“李主任插手了,他要林志江把郑萍茹关在家里,谁也不准说,这对丁主任可是一件大丑闻,为了明年的人事安排,这个案子必须排除丁主任干扰,万一郑萍茹被策反了,这个事的杀伤力就没有那么厉害。”

    “你也知道,李主任得到日本特务机关的支持,要把丁主任一脚踢出去,但特务委员会的周主任,不愿意特工总部被李主任一个人把持,日本人也不能不给周主任面子,事情正在僵持着呢!”刘妮娜说道。

    狗咬狗一嘴毛,都特么的不是省油的灯,李仕群为了独霸特工总部,也算是费尽心思了,揪住了丁墨村的尾巴,当然不能松手。

    “林志江不是丁主任的人吗?怎么会听李主任的话?”陈明翔抓到一个模模糊糊的信息。

    “这你就不懂了,树倒猢狲散,丁主任眼下已经没招了,警政部长的职务被搅黄了,林志江也懂得见风使舵。”刘妮娜说道。

    刘妮娜之所以打电话对他说这些事,一方面是两人“关系密切”,另一方面这也是八卦新闻,女人最喜欢传播这些,事情都发生了,没有保密的必要,却不知道就是因为她的这番话,给了陈明翔一个启发。

    “好姐姐,我和郑萍茹来往过几次,如果她真的是山城方面的人,不会牵连到我吧?”陈明翔故意说道。

    这是一个不知情者最正常的反应,陈明翔在细节方面丝毫不敢大意,毕竟刘妮娜也是个有特殊身份的女特务。

    “关你什么事啊,你现在是特高课的红人,谁敢对你动手,宪兵司令部和特高课绝对不答应!”

    “吴四保那个混蛋倒是提议对你做调查,理由是你和郑萍茹交往很多,结果被李主任否决了,说他是猪脑子,你身上有什么机密值得郑萍茹色诱?”

    “涩谷队长也很不高兴,认为吴四保是无事生非,要挑起特工总部的内斗,不利于团结和工作,吓得那家伙赶紧溜了。”刘妮娜说道。

    挂了电话后,陈明翔点了支烟,坐在办公室想办法,可惜,这个事情的性质太恶劣,棘手的很,一时半会哪有什么主意?

    如果调动军统沪市区的全部力量,当然能把郑萍茹救出来,林志江的家里顶多十来个人,再多两倍也不怕,可这样脑残的想法是不能实施的。

    用军统的人救中统的人,戴老板知道肯定把他大卸八块的,这是原则性的问题,军统和中统还不是狗咬狗一嘴毛?

    门铃响了。

    这大晚上的谁会来自己家,难道是师妹或者特高课的人?

    刚吃完晚饭的陈明翔,正在为郑萍茹的事情脑门疼,他一点也没有想到该如何去做。

    听到门铃响,他拿出自己的勃朗宁手枪打开保险,到大门口趴在门缝一瞧,竟然是两个穿着风衣戴着墨镜的人。

    两人身后还有一辆汽车,后备箱是打开的,里面放着一个大木箱。

    “陈经理,我们知道你自己在家,我是中统沪市区的负责人,总部特派员陈栋桦,身边这位是中统沪市情报站的站长陈栤,开门聊聊吧!”自称是陈栋桦的人说道。

    他们的确是很大意,如果不是中统的身份,陈明翔瞬间就能杀掉两人,他可是有枪的,也是训练有素的秘密特工。

    “这是什么东西?”陈明翔看着两人抬到客厅里的木箱问道。

    麻痹的,这里面不会是炸药吧?

    你们中统要是真让我做这样的事情,对不起,你们就是我在七十六号的晋身资本了,反正戴老板也讨厌你们中统的人。

    可是,陈明翔的眼睛都瞪圆了!

    半箱子黄金,而且是大黄鱼,数量至少不低于五十根,还有几摞美元和一捆捆的法币,光是这些黄金的价值就是十五万法币!

    “你不用怀疑我们的身份,如果是特工总部或者特高课要试探你,还不值得动用这样的规格。”

    “沪市区的副区长和特派员张芮经被手下出卖后遭到逮捕,他是知道郑萍茹身份的,我作为行动的直接策划人,是有主要责任的。”

    “为了营救郑萍茹,我把整个沪市区的全部经费都拿出来给你,没钱在特工总部是行不通的。”

    “这里面一共是三十万法币,你怎么使用我不管,过程我也不管,可郑萍茹一定要活着救出来。”陈栋桦说道。

    “陈区长,我只是特工总部的一个小翻译科长,手里没有什么权力,陈区长是不是找错人了?拿着这些钱,贿赂那些实权人物,这才是最明智的选择。”陈明翔摇了摇头说道。

    三十万法币啊,这是个什么概念呢?

    现在法币还没怎么贬值,大约是一块大洋一元法币的兑换比例,币值还是很坚挺的。

    举个例子,沪市最大的纺织厂三个加起来,一万工人一个月的薪水,也不过如此了!

    美元这时候属于稀罕物,按照兑换比例,一百法币能兑换三十美元,但在黑市,三百法币才能兑换三十美元,等于是一比十。这次中统居然搞到了一万美元,也就是十万法币,真是神通广大的很。

    当然,帐不是这么算的,沪市的百万富翁、千万富翁甚至亿万富翁,加起来也有几百人,华通贸易公司一个月的利润,就有几十万法币,关键看怎么比较了。

    中统难道很有钱吗?答案是否定的,高官显贵有钱那是个人的,中统这个机构本身需要靠政府拨款。

    军统局去年刚开始组建的时候,政府拨款才一个月五万法币,沪市区作为军统的最大派出地方机构,一个月的费用也只有两千法币。

    再举个难听点的例子,七十六号给叛徒的卖身费,一个人才五百块法币,不要以为现在的法比不是钱。

    中统沪市区的费用,不会比军统沪市区更多,可见为了救郑萍茹,陈栋桦这是把家底都给搜净了。

    “萍茹曾经向我提起过,如果有一天她落到七十六号的手里,唯独你陈科长有能力营救她。”

    “不用谦虚,中统调查过你,丁墨村和李仕群对你都很赏识,你又是特高课的财神爷,这多重身份能让你做到很多事情。”

    “你是华夏人,不求你杀日本人杀汉奸,你也没那个胆量和本事,在别的地方为政府效力,将来是很有好处的。”陈栤说道。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