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戴星秉暴露后,吴庚述就藏身于法租界,继续执行戴老板交付的任务,汪经卫在日本宪兵的保护下,想近身都是不可能的,如果要刺杀他,就得安插内线。

    他到金陵利用同学关系,找到了在内政部警务司的科员陈诚轮,这货以前也算是汪经卫的学生,这是最好的掩护身份。

    吴庚述做事情那是威逼利诱无所不用其极,特别是对付汉奸更是如此,以生命为要挟把这货逼到死角,要他假意投靠汪经卫,以便于进行刺杀或者下毒。

    陈诚轮也没有辜负吴庚述的希望,很快就拿到了汪经卫的亲笔信,居然还是要去给大汉奸当秘书,这等于计划成功了一大半。

    秘书每天都要接触汪经卫,下毒是非常容易的事情,而且吴庚述也认识大汉奸的字体,相信了这货的话,这个藏身地点也随之暴露了。

    一瓢冷水从天而降,自己还在高兴距离刺杀大汉奸的事情快要成了,谁知却是敌人的圈套,陈诚轮这货必须要死。

    吴庚述把纸条烧掉踩得粉碎,小心抹去痕迹。

    能向他暗中示警的人,必然是军统的潜伏特工,他很好奇,什么人这么大的本事,居然藏身在特工总部的心脏,还能接触到这么机密的事情?

    戴老板并没有交代这个人,由此他判断,这位兄弟必然是由总部直接掌握的,负有特殊使命的绝密特工,只负责情报不参与行动。

    大约两个小时候,门被敲响了,吴庚述从门缝里一瞧,是陈诚轮来了,看起来神色如常,但是眼神里却有深深的恐惧和不安。

    “特派员,既然我已经成了汪经卫的秘书,咱们下一步怎么操作?”陈诚轮的语气有些轻微的颤抖。

    “老同学,潘搭什么时候到这里啊?”吴庚述似笑非笑的说道。

    陈诚轮顿时脸色大变,变得苍白无血,直接从椅子上滑到地上,他目光呆滞思维陷入了空白状态,全身都在剧烈的颤抖。

    吴庚述是怎么知道潘搭要来抓他的?

    难道说,这件事情原本就是吴庚述的算计,是他计划的一部分?

    如果是这样的话,拿自己可就惨了,吴庚述的行事风格是出了名的翻脸不认人,自己完了!

    麻痹的,居然吓成了这个熊样,吴庚述鄙夷的眼神里也有一丝惭愧,觉得自己该检讨了,这样的人,怎么能担负起刺杀大汉奸的重任呢?

    “特派员,我什么都告诉你,看在同学的份上,你饶了我这一次吧!”陈诚轮抱着吴庚述的大腿连哭带叫的。

    法租界的执法权在巡捕房手里,为了避免麻烦,抓捕吴庚述之前,丁墨村造了个假象,先让潘搭和法租界巡捕房联合办案,去一个假地址抓人,这当然是要扑空的。

    等到法租界巡捕房的巡捕撤离,潘搭和宪兵掉头就来到吴庚述的住处,包围了这里,撞开门就冲了进去。

    “不好,快趴下!”随行的宪兵大喊。

    轰的一声巨响,当场就血肉横飞,吴庚述在大门放了两颗手雷,这是军统局从美国引进的高端装备之一,体积小携带方便,威力不容小觑。

    死了一个宪兵,伤了两个宪兵,特工总部三死两伤,连潘搭也挂了彩。

    “你麻痹的陈诚轮!”潘搭怒吼着对着屋里就是一通开枪。

    可惜啊,陈诚轮再也不能回答他了,此刻这货被绑在椅子上,身体都僵硬了,血流了一地,嘴里堵着一块毛巾。

    对待叛徒和汉奸,吴庚述就是这么的血腥,这也是军统局的作风,要让那些汉奸们瞧瞧,出卖国家和民族的下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出了这么大的纰漏?”岗村少佐的眼神想要杀人,这次可是死了一个宪兵,另一个也半死不活的。

    “陈诚轮一直都掩饰的非常好,和丁主任是单线联系,拿到汪先生的亲笔信之后,已经取得了吴庚述的信任,能把住处告诉他,就证明了这一点,今天开会通报情况到出发,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间。”

    “第四处所有人都在待命,没有外出或者打电话,而且他们是在出发的时候才知道具体的任务,在特工总部泄密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李仕群也迷惑不解。

    丁墨村看着李仕群,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把他十八代祖宗骂遍了,和我单线联系,消息不是从特工总部泄露的,那就是我的人泄露了?

    “也不太可能是我身边的人泄露,知道这个消息的,除了我就是陈副秘书长,警卫虽然见过陈诚轮,可具体的情况并不知道,如果真是他们泄露,陈诚轮怕是早就死了。”丁墨村说道。

    这一点也说得很有道理,岗村少佐是认可的,丁墨村是最先接触到陈诚轮的,也是这个事情的直接策划者,失败的责任,第一个就是他,反倒不可能是泄露者。

    “丁主任,不管怎么说,这次严重的失误导致了一个大日本皇军的宪兵死亡,特工总部也死了三个行动处的人,这个责任必须要你来承担!”

    “李桑,对这件事不能轻视,从现在开始,把所有特工总部的人挨个梳理一遍,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只要是这个时间段外出或者打电话的人,必须监控起来。”

    “话不要说得太绝对,第四处的人不会泄密,你敢保证吗?谁知道特工总部没有军统的间谍!”岗村少佐冷冷的说道。

    抓不到吴庚述虽然遗憾,但这还不是最主要的问题,关键是死了一个宪兵,这可是日本人,特高课也要承担责任的,在鬼子心里,哪怕特工总部的汉奸们都死绝了,也比不上一个日本人的分量重要。

    对特工总部来说,吴庚述是军统刺杀汪先生的重要执行人,这次没能抓住他,据说汪先生很不高兴,认为这是特工总部无能的表现,板子打的不止是丁墨村,李仕群也感觉到了压力。

    计划不可谓不周详,措施不可谓不得力,知情者就是在场的几位,丁墨村、李仕群、潘搭外加涩谷准尉,别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到底是从什么渠道泄露的,真是活见鬼了!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