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资料是军统局最为宝贵的财富,倒不是戴老板对陈明翔有多放心,而是军统自从上海沦陷后,被特工总部抓到的多达数百人,这里面还有几个是位高权重的少将级特工。

    沪市区绝大多数成员的资料,估计特工总部都有档案,日本特高课方面的资料说不定更为详细,即便是联络点出了意外,甚至是春风出了意外,这些东西也不会给军统局带来多少威胁。

    再跟踪陈诚轮的时候,发现这货居然上了火车,回金陵了!这让陈明翔感觉到有些莫名其妙,这是要闹什么玄虚呢?

    但他作为特工的直觉认为,事情肯定不会就这么结束,既然牵涉到了汪大汉奸,怎么可能虎头蛇尾呢?

    “郑主编,小赵在日租界采访的时候,被海军陆战队的士兵抓走了,您看这个事情该怎么办?”一个记者冲到主编办公室焦急的说道。

    事情说起来也不复杂,《新闻日报》的实习记者赵书翰,在日租界采访的时候,看到两个日本浪人,居然在大街上欺负一个华夏女孩子。

    于是义愤填膺的他,立刻冲上去保护这个女孩,和两个日本浪人扭打起来,结果被巡逻的海军陆战队士兵给抓走了。

    “这事有点麻烦,我们打交道的都是英美租界,法租界也有点关系,可是日租界,特别是海军陆战队,从来都没有打过交道,琨瑜,你那个在特工总部当翻译科长的师兄有没有路子?”郑同辉问道。

    看到这样的事情必须要管,赵书翰是个很不错的进步青年,做的也没有错误,瞅着自己的姐妹遭到日本浪人的欺凌而漠视,那是禽兽行为。

    “我不知道,他好像在日本宪兵队、警察局和特工总部有关系,没听说他和海军陆战队有联系,不属于一个部门。”陆琨瑜摇了摇头说道。

    陈明翔自身就在特工总部,这方面是没有问题的,屁大点的事,谁也得卖他个面子,宪兵司令部和警察局也能使上劲,唯独海军陆战队,从来没有说过有这方面的接触。

    “我先找找关系,实在不行你找他想想办法,日本人蛮横无理是出名的。”郑同辉无可奈何的说道。

    组织的力量分为多条线,相互之间没有联系,这也是安全起见,特殊的环境下有特殊的措施。

    郑同辉这条线属于物资采购和运输,目前在沪市的力量比较薄弱,像是租界的警务处、法租界的巡捕房、警察局,都有自己的同志,但是对于日本军队,实在是有心无力。

    陈明翔坐在办公室一直考虑这几天的收获,他认为这个陈诚轮的身份,与眼前的事实并不相符。

    汪经卫的亲笔信,很可能是个诱饵,是用来钓大鱼的,绝对属于很有分量很有价值的那种目标,而且目标针对的是汪经卫。

    换句话说,是军统刺杀组的可能非常大,中统方面在沪市像老鼠一般东躲西藏,没这个本事,地下党的可能性也排除了。

    到目前为止,戴老板派来沪市刺杀大汉奸的有两个小组,第一小组暴露后,戴星秉被军统沪市区转移并保护起来,吴庚述暂时没有危险。

    第二组的两个少将,都遭到了叛徒的出卖,以至于被七十六号给抓起来,并且投降了,但杀手却被救了。

    难道这个青年人是吴庚述?

    哪怕自己的猜测是真的,陈明翔也不敢轻举妄动,他只是一个潜伏特工,只有示警的责任没有配合行动的职责。

    还有,说不定这是人家安排好的局,一旦自己插手了,万一事情有所变化导致失败,倒霉的绝对是自己。

    刺杀民族第一大汉奸汪经卫啊,那是戴老板最关心的事情,或许也是委员长最关心的事情,自己有几个脑袋,敢承担这样的责任?

    好在已经发现了这个事情的脉络,等于是占据了先手,如果找不到陈诚轮的线索,那就盯着特工总部,抓人的时候自己总能察觉吧!

    “师妹啊,什么事情?”接到陆琨瑜的电话,陈明翔有些奇怪。

    距离这么近,直接骑车过来不就行了,干嘛要打电话?难道说,她遇到什么麻烦事了?

    “明翔哥哥,我们报社的一个同事叫赵书翰,他在日租界采访的时候,碰到两个日本浪人欺负一个姑娘,他上前阻拦和浪人打了起来,被海军陆战队的巡逻队,给抓到第四巡逻队的队部去了。”

    “我们主编找了很多关系,都没有办法救他出来,那些日本军人下手非常狠毒,再晚了会出人命的,你能不能想想办法帮帮我同事?”陆琨瑜说道。

    其实郑同辉就在旁边站着,他也费尽了心思,能找的关系都找了,可惜没有任何作用,谁也没有与日本海军陆战队沟通的渠道。

    日本军队的陆军和海军是一对奇葩,做事情根本尿不到一个壶里,总喜欢对着干。

    海军陆战队只负责日租界的治安巡逻,并不和特工总部、警察局包括宪兵司令部打交道,实在是一块难啃的骨头。

    而且更为严重的是,第四巡逻队坚持认为赵书翰殴打日本侨民,造成人身伤害,非要扣押他不可,不允许保释,狮子大开口要一千法币的医药费。

    这可不是一笔小钱,郑同辉即便拿得出来,也不舍得,地下党的经费非常紧张,还得给根据地采购物资,最后只能找陆琨瑜想办法。

    日租界这个词并不准确,实际上叫做日本占领区,只是和公共租界搭边,加上是一个性质,所以才被称作是日租界。

    “你先别着急,我打个电话问问,你等我消息吧!”陈明翔倒是没觉得事情有多大。

    很快,海军陆战队情报处办公室的电话就响了。

    “是陈桑啊,给我打电话一定有事情吧?”小野中佐笑着说道。

    “中佐阁下,我未婚妻的一个报社同事,叫赵书翰,刚才在日租界与贵方的闲散人士发生了冲突,被海军陆战队第四巡逻队给抓了,能不能请阁下出面,把他保释出来,医药费方面我来承担。”陈明翔说道。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