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了解沪市一些重点场所的情况,对自己执行任务会有很大帮助,尤其是港口,这里已经成为日本侵略者进行战争的桥头堡,掠夺华夏财富的中转站,尽管已经没落了,可是目前还有英美德等国家的商船在这里装船卸货。

    日本政府暂时还不敢和英美开战,英美商人的货物运输暂时还正常进行,这也是华通贸易公司的重要运输途径。

    宋博海有没有能力先不说,从警察局调集资料是轻而易举的,眼下的沪市,警察和帮会勾结也不是什么新闻,这叫做充分利用资源。

    “师兄,警察局的人为什么要对你这么恭敬?”陆琨瑜好奇的问道。

    “你也知道,日本人对国统区实行经济封锁政策,而沪市的对外贸易是相当发达的,为了禁止战略物资进入国统区,日本宪兵司令部准备在明年组建稽查队,挂靠在特工总部下面,目的是要管控沪市的所有物资进出。”

    “这是个要害部门,权力非常大,如果没有稽查队的放行条,一旦宪兵发现有违禁物资,轻者没收罚款,重者就要挨枪子。”

    “日本宪兵不会说华夏语,我偏偏是外语专业,前段时间解救那些被扣押的商人,为特高课捞了一大笔钱,可能要出任稽查队和宪兵司令部之间的翻译,等于是宪兵司令部的代表。”

    “我能跟日本人说上话,而这个宋博海想到稽查队上班,就是想捞钱,所以找我走关系,他是警察局长卢应的外甥,如果这个事情成了,你在警察局都能横着走。”陈明翔笑着说道。

    “还好只是当稽查队的翻译,做的事情也是物资稽查,在老百姓眼里还算不上大汉奸,真到了什么警卫队、行动队抓捕抗日分子,我天天都要为你提心吊胆的。”陆琨瑜似乎松了口气。

    从陈明翔被逼着进入特工总部开始,他就已经是汉奸了,好在属于文职,手里没有沾染抗日志士和老百姓的血,属于可以原谅的那种。

    但陆琨瑜没有想到,陈明翔居然得到了日本人的赏识,要到关键部门工作,陷的是越来越深了。

    在大马路的洋行给陆琨瑜买了两件皮衣、两套裙装和两双鞋子,又买了两条围巾和两个皮包,转眼之间就是上千块法币,看的陆琨瑜目瞪口呆。

    “琨瑜,今天买了这么多的东西啊,我瞧瞧,天啊,全都是进口货,价格好贵的,平时我也就是只敢看看,你家里这么有钱啊!”到了报社,对面的女同事凑过来一瞧,顿时大呼小叫起来。

    的确,以报社的工资来计算,普通记者一年也攒不下这些钱,但在沪市已经属于不低的收入了,纺织厂的熟练工一月也就是三十多法币。

    陆琨瑜看到陈明翔的钱包里,最少也有三千多法币,按照现在的粮食价格,一石米也就是一百二十斤米,售价才四十法币,换算下来太惊人了。

    这个陈诚轮一个下午都没有出来,到底搞得什么名堂?可惜自己没有助手,没法二十四小时都等着他,势单力孤啊!

    把烟头扔在地上,陈明翔转身刚要回到自行车旁边,一个十来岁的少年从旁边经过的时候,不小心撞了他一下。

    “小子,没想到你动作倒是挺利落,可惜你今天选错了目标。”陈明翔抓住了这个少年的手,而脏乎乎的小手,抓着他的钱包。

    少年看上去也就是十五六岁的年纪,虽然眼睛又黑又亮很招人喜欢,但是面黄肌瘦,身上的衣服也破破烂烂的,布鞋露着脚趾头。

    “叔叔我错了,您就饶了我这次吧!”少年哀求着说道。

    这次的确选错目标了,对方的手比他还快的多,而且手的力道相当强,想逃跑都没有机会。

    “你小子还是个惯犯啊,行了,你也别跟我装可怜相,给你十块钱,算你这次没有失手,回去不会被老大打死。”陈明翔从钱包里拿出十块钱法币。

    沪市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据说就有些杀千刀的混蛋,专门逼着一群孩子做小偷,偷到了有饭吃,偷不到就挨饿挨打。

    这些孩子们就算被抓到,当事人顶多打两巴掌踢两脚,谁也不会真的送到警察局,那是闲的蛋疼呢!

    少年看着陈明翔的钱包,眼睛都要瞪出来了,里面最少也有上千法币,看起来普普通通的人,居然这么有钱。

    “我又不是专门做贼,要不是因为逼得没办法,谁愿意做这样的行当,叔叔,您是个好人,救救我们一家人吧,我做牛做马报答您的大恩大德。”少年居然当场就要跪下。

    “别在这里出洋相,趁着我心情好,你跟我说说怎么回事。”陈明翔一把拽住了他。

    少年名叫薛小鹏,是北平人,在日军攻占北平的时候,跟着父母和姐姐来到沪市的亲戚家避难。

    谁曾想,日军没多久又攻占了沪市,在大轰炸的时候,父母和亲戚一家都没能逃过一劫,也说得上是多灾多难。

    姐弟两个目前暂时住在公共租界的棚户区,姐姐薛琳来之前是个学生,靠着卖香烟赚两个钱买米。

    好在薛琳找了个对象叫李镇东,家人也都死在大轰炸中,他在码头上当搬运工,勉强能维持三口人饿不死。

    可惜现在姐夫卸货的时候出了意外被砸断了腿,不但没有钱治疗,连吃饭都成了问题。

    看到家里的情况,当街卖报的薛小鹏只能铤而走险,这小子天天在沪市街头混,这种事情倒也熟门熟路学过两手。

    可真正有钱的主,他偷不到也不敢偷,加上经验欠缺动作不够敏捷,还挨了两次揍,幸好没被人打死。

    “我跟你去家里看看,你说的是实情,我可以考虑帮你们一把。”陈明翔笑着说道。

    沪市几十万的难民呢,他是没能力帮助太多的人,可既然已经撞上了这档事,不管也有点说不过去。

    一家三口人的生活也没几个钱,三十块钱足够了,对他来说是小事一桩。手指头缝稍微漏点出来,就够吃饱饭的。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