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业务顺利完成后,紧接着更多的业务就来了,除了棉纱之外,国统区的多家客户,向华通贸易公司订购了种类多样的商品,有面粉、砂糖、食用油、五金工具、油漆、油墨、纸张等二十余种。

    华通贸易公司要做的,就是把订单给沪市的商人,协助生产中的原料和运输问题,赚取中间的差价,把无本万利做到了极致。

    一个月的时间,陈明翔从贸易中得到了高达四十余万法币的利润,交易数量还没有完成一半,由此可见,日本人从沪市掠取了多少财富。

    二十一万法币换算下来就是七十根小黄鱼,虽然比上次陈明翔从沪市富豪手里拿到的赎金少,但那样的事情只是个例,这种细水长流的钱,更为宪兵司令部和特高课看重。

    “陈桑,你在商业方面的天赋,出乎我的预料,这么短的时间华通贸易公司就走上正轨,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由此也表现出你的能力和价值,宪兵司令部和特高课会加强对你的支持。”

    “钱的确要赚,但是也不能忘记你的职责,梳理沪市的商界,与蒋统区的商人建立良好的私人关系,从而得到对手的经济情况,但这个事情不着急,毕竟公司刚起步,等到局面稳定下来再做也不迟。”岗村少佐笑着说道。

    既然有了收成,陈明翔自然要宴请岗村少佐进行分红,或者说是分赃,冢本大尉、中岛少尉和涩谷准尉都来了,看到眼前厚厚的二十一捆法币,心情非常的愉悦。

    有免检通行的特权做买卖,盈利并不是什么难事,可想在起步阶段就能得到这样丰厚的收获,纯粹是个人能力的体现。

    商人逐利是不假,可商人不会随便就会相信一个人,在特高课的猜测中,陈明翔最少需要三个月或者半年时间,才能到现在的程度。

    他能够这么快就打开局面,联络到蒋统区的商人,虽然靠着同学家里的关系,这也是一种本事。

    日本人哪里知道,这些商人大部分都是军统安排的,戴老板对春风的支持力度非常高,也很容易掩饰春风的身份。

    国统区遭到日伪的经济封锁,缺少大量的生产生活物资,既然华通贸易公司能做到这一点,所有的贸易就成为正当理由。

    “岗村课长,给特工总部那边怎么分红?”陈明翔问道。

    “等明年汪先生的新政府成立,盐井公馆削减费用的时候再说,眼下还不用单独拿出一块,你还是按照原来的比例操作就是。”岗村少佐说道。

    看到实实在在的钞票,与想象中的感觉的确不一样,想到要给特工总部分红,特高课的几个人就觉得牙疼,谁舍得把钱往外推?

    “华通贸易公司实现当月开张当月盈利,这样的成绩让特高课非常满意,岗村课长特意对你做了表扬,昨天开会的时候,周主任还说起稽查队的问题,但对你来说是个好消息。”

    “等到新政府成立,物资管控是非常重要的工作,汪先生也希望把这项权力移交给新政府,目前正在与日本方面沟通,只要做出成绩来,进入新政府出任要职也不是不可能。”

    “以后有什么事情直接向我汇报,特工总部和租界工部局警务处的接触,还得由你来完成。赤木阁下对你比较赏识,上次特意提到你,如果我没有时间,你就代替我到工部局警务处办理手续。”李仕群说道。

    对陈明翔来说,这倒是个意外之喜,至少能够提前得到犯人名单,给军统留出营救的时间。

    他并不知道,由于这段时间忙着做买卖,没有到特工总部上班,李仕群带着翻译沈更梅去了工部局警务处,结果遭到的赤木的冷遇。

    堂堂的特工总部,拿着日本政府那么多钱,居然连个像样的翻译都找不到,身为副主任,身边的翻译和秘书,一身打扮居然像个风尘女子,你自己出洋相不说,还给大日本帝国丢脸,找个正儿八经的翻译就这么难吗?

    “主任,您也知道这家公司的实际情况,方方面面都需要打点,实在拿不出更多的分红,这点心意还请主任笑纳。”陈明翔紧接着来找丁墨村。

    说再多的话也不如这四万块法币实惠,为了以后的长远战斗考虑,他有必要结交丁墨村。

    这个家伙怕死的厉害,在家里居然有八个保镖负责安全,周围还有警察巡逻,否则倒是可以为民除害了。

    “我明白你的难处,在这个时候还能想着我,我已经很高兴了,眼下的局面你也清楚,我是有职无权,也帮不了你什么忙。”

    “你好好干,明年新政府成立之后,如果你愿意到金陵,我倒是可以帮你安排个好职位,但未必就比现在实惠多。”丁墨村笑了笑说道。

    华通贸易公司现在是宪兵司令部和特高课罩着,有特别通行权力,在眼下的大环境下,必定是财源广进,真到了高层部门,到处都是关系户,还真比不上留在沪市好。

    “主任,外面有一个说自己在内政部警务司工作,名叫陈诚轮的求见,说是奉了汪先生的指示。”保镖进来禀报说道。

    “既然您有工作需要处理,那我就不打扰了,改天再登门拜访。”陈明翔急忙起身告辞。

    “今天就不留你了,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来找我,在新政府成立之前,我还是特工总部的主任。”丁墨村这次不但起身了,而且破例把他送到客厅门口,给的面子的确不小。

    这家伙鬼鬼祟祟的,看着陈明翔的眼神躲躲闪闪,甚至很刻意的把头低下,根本是做贼心虚的表现。

    尽管只是和这个叫做陈诚轮的人打了个照面,陈明翔已经把他的相貌特征牢牢记在脑海中,这也是作为特工的必要能力。

    但是回家的路上仔细回忆军统局提供的沪市日伪汉奸资料,并没见过名单里有这么一号人物,想来也就是个小喽啰。

    陈明翔却对陈诚轮有了浓厚的兴趣,这货是奉汪大汉奸的指示,在晚上来找丁墨村,那这个事情的背后藏着什么,就值得思量一下了。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