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明翔是特工总部的翻译科长,从这个职务来说,等于是宪兵司令部特高课的直接下属,三浦作为宪兵司令,夸奖他是合情合理的。

    特高课是受梅机关领导的,说是梅机关的下属也不能算错,影佐这话说得也没毛病。

    可实际上呢,特工总部名义上还得受汪伪政府特务委员会管辖,周坲海才是他正儿八经的上峰的上峰。

    大人物们说两句话就很给面子了,岗村少佐示意陈明翔离得远远的,这种层次的谈话他不适合听。

    刚走了没两米,就有人把他拉住了,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穿的倒是西装革履的。

    “陈科长,我是警察局的卢应。”中年人说道。

    卢应,现在是沪市的警察局长,手中的权力极大,算是沪市的大佬级人物,自然也是汉奸败类。

    “原来是卢局长,请恕我眼拙,以前也没能接触到您这样的大人物,失礼了!”陈明翔急忙说道。

    “老弟说的哪里话,你现在是特高课和宪兵司令部的红人,是我有点冒昧,咱们找个地方说话。”卢应很客气。

    堂堂的沪市警察局长居然要找自己谈事情,要不就是为了走货,要不就是为了稽查队的人事安排,或者是两方面都有。

    但陈明翔知道,他不能拒绝卢应的要求,以后还得求着这个汉奸办事呢,警察局长的权力可不小,卢应真要是呲出牙来,李仕群也得头疼。

    “卢局长有话尽管吩咐,只要是我能做到的,都好说。”陈明翔先让着卢应坐下,然后自己才坐下说道。

    卢应点点头,对陈明翔的印象倒是不错,没有仗着和日本人的关系好,就怠慢自己这个警察局长,属于懂事知道进退的那种,最喜欢与这样的人打交道。

    要不说细节决定成败呢,陈明翔在特高课现在红的发紫,掌握着第二家能免检通行的贸易公司,两个人真较劲的话,卢应别看是警察局长,照样灰头土脸奈何不得陈明翔。

    可陈明翔对他很是尊重,做出下属的姿态先让他坐,这就是为人谦虚有教养,比七十六号那些流氓地痞组成的行动队强多了,那就是一群祸害。

    “不敢说是吩咐,只是请老弟给个面子帮帮忙,一个是我手里有些比较紧俏的货,想要通过你的公司往外走,另一个是警察局有些关系户,想进入稽查队上班,这两件事都得经过你老弟同意才行。”卢应说道。

    警察局也属于特殊机构,可交通要道、港口、火车站,都是由日本宪兵把守的,他说话不好使,宪兵不买你的账,查到货物说扣就扣,就算能找到宪兵司令部的关系,但次数太多日本人也会反感的,不如找个安全稳定的渠道。

    整个沪市能够光明正大向国统区走货的地方只有两个,一个是李仕群的东南贸易公司,背后有梅机关撑腰,卢应不敢走这条线,李仕群也绝对不答应,顺风船是那么好搭的吗?

    其次就是宪兵司令部特高课支持,陈明翔的华通贸易公司,这条线比较稳妥,宪兵们不可能连自己家的货物都调查。

    “走货倒是没有问题,卢局长的面子我一定给,这也是我的荣幸,可稽查队的人事安排,您可找错人了,这事是特高课决定的,我说不上话。”陈明翔实事求是的说道。

    “我听岗村少佐的意思,稽查队的编制除了一个翻译、一正两副三个队长,联络办公室之外,下面会分为港口、火车站、码头、交通要道四个执行科,还有机要科、总务科、宪兵班、货场管理科和车辆办公室等科室,八十多个人的规模,也不算小了。”

    “特高课已经调了警察局的档案,从里面挑了三十多人,其中有两个是我朋友的孩子,至于怎么安排,岗村课长说要听听你的意见,到时候还请陈科长多多美言,不管成与不成,我都领你这个人情。”卢应说道。

    “请卢局长明示,想把这两个人安排到什么岗位,我可以向岗村少佐推荐,但不保证结果。”陈明翔说道。

    既然通过了特高课的调查,那就是说,他们进入稽查队是没问题的,卢应的要求必然是安排他们当官,但是当什么官,那也是有讲究的。

    堂堂的的沪市警察局长发话,最少也得是科长级别,想要走货顺利,必然要走水路,但他也不能开口就把港口和码头两个职务一起拿走,那叫不懂规矩,在特高课那里也绝对不会通过。

    陈明翔对谁当官并不在意,眼下他是个光杆司令,正缺人手呢!他不害怕让人给架空了,稽查队的特高课翻译,等于拥有最终决定权,不但掌握着稽查队的印章,宪兵队也会听从他的安排。

    如果有不开眼的蠢货想造反,自然也会有人盯上空缺出来的岗位,向他通风报信,作为晋身的资本。稽查队随便一个小办事员,油水也是不低的。

    再说,一群乌合之众能成什么大气候,他好歹也是职业特工,要是连这点事也应付不了,干脆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如果有可能,最好是一科和四科的科长,你放心,他们到了稽查队以你马首是瞻。以后老弟有什么事情,警察局方面都好说,大家互惠互利嘛!”卢应笑着说道。

    “这两个人,谁当一科的科长呢?”陈明翔问道。

    这个汉奸倒是真好意思张嘴,两个科室的科长,果然是什么人有什么样的胃口,也不怕撑死了。

    一科是负责港口的,也是最主要的运输途径,这可是要害科室,得到的实惠也会更多,含金量很足。

    四科就要差得远了,沪市向外走货的主要目标是国统区,陆路的关口多而且运输时间长,容易惹麻烦,卢应在这两个人里面肯定有所偏重。

    “一个叫宋博海,是我远方亲戚的孩子,另一个叫姜安平,是市政府一位要员的亲属。”卢应说道。

    “我尽量保证宋博海的职位,其次是姜平安,特高课或许有自己的想法也不一定。”

    虽然没有点出来,可陈明翔自然明白该怎么做,笑着端起酒杯和卢应碰了一杯,事情就算是达成了一致。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