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明翔刚要出办公室的门,可是又被李仕群给叫住了。

    “丁主任毕竟还是特工总部的主任,这么重要的事情,你过去和他打个招呼吧!”李仕群笑着说道。

    麻痹的,这货还真是心眼够小的!

    丁墨村明年就要被排挤出特工总部了,还要自己去汇报,这不是在他的伤口上撒盐吗?

    胜利者有权力奚落失败者,可什么叫做毕竟还是特工总部的主任,瞧这话说得多有内涵。

    “你开办的这家公司,是特高课在后面支持,现在又接下为特工总部筹集资金的担子,日后肯定是前途无量的。”

    “你还能这么尊重我,这让我觉得很高兴,看到今天的机构整合了吧,我这个主任怕是过完年就离开特工总部了,大多数人连这点场面也不愿意做。”丁墨村淡淡的说道。

    墙倒众人推,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现在特工总部李仕群得势,特务们自然要选择抱住大腿,至于他这根胳膊,就被人无视了。

    李仕群睚眦必报的性格大家都很清楚,这个时候还不表忠心站队,等到李副主任成为主任之后,一定会找人算账的,为了自保,谁还敢和丁墨村走得太近,那不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吗?

    “以主任的能力何必担心呢,日本人和汪先生对您一定会重用的,特工总部的权利虽然不小,始终是个情报机构,怎么能和掌管军政大权的省主席,绥靖公署主任相提并论。”

    “加上您在汪先生的身边工作,机会要比一般人大很多,就算有两年的蛰伏期,那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陈明翔笑着说道。

    四处撒网是组建情报网的重要手段,丁墨村即便不是特工总部主任,未来也会在汪伪政府有重要地位,这种有野心有手段的汉奸,在落难的时候伸伸手,未来肯定会得到他的帮助。

    要说丁墨村没有能力,或者说是钻营的本事,鬼都不会相信的,这样的汉奸怎么会跌一跤就爬不起来呢?

    维系好这段关系,对情报工作很重要,天知道这场抗日战争要打几年?说不定以后就有什么事情求到他头上,不但要说好听的,还得有点实惠。

    “说得好,你小子就是心思灵敏,我其实一直都很看好你,要不是因为日本人器重你,我会带着你到金陵上任的,以后可以常来坐坐。”丁墨村笑着说道,算是收下这份心意。

    他这样的大汉奸,肯定不会因为几句好话,就推心置腹当成嫡系,可这样的情况下,对陈明翔的好感是急剧上升的。

    陈明翔出来到了总务处,领取了两万法币的现金,处长叶邀先前天喝过一次酒,也是熟人,所以办理手续非常快捷,这就是利益关系带来的便利。

    “陈桑,你怎么有时间来我这里了?”涩谷准尉笑着说道。

    “这不是特高课给了我指令,要我尽快落实公司的业务,所以李主任批了两万法币作为启动资金,现在沪市的街面混乱,我骑着自行车不安全,想让涩谷队长派辆车送我去银行。”陈明翔说道。

    “这当然没问题,不着急,先喝杯茶再说。”这点小事涩谷准尉没放到心上。

    涩谷走到门口刚要把茶壶里的陈茶泼出去,就在这时候,林志江忽然来了,他没有看到陈明翔,所以也就没有刻意的压低声音,两人在门口的谈话,让陈明翔听到了一点点。

    听到戴星秉、法租界、晚上和隆盛旅馆几个词,陈明翔就明白了,七十六号这是找到了戴星秉的藏身处,今天晚上要进行抓捕。

    陈明翔等到林志江走后,不动声色喝了半小时的茶,这才坐着宪兵队的车到了银行,随后抓紧时间到租赁的院子,向沪市区的电台发报。

    这可是戴老板要保下来的军统少将,事情的成败也关系到自己日后在军统的前途,陈明翔要求陈恭树立刻到法租界把人接走,暂时安排到联络点,等候总部的进一步指示。

    “区长,接到署名春风的电文,要求我们立刻到法租界的隆盛旅馆,把藏身在那里戴星秉将军接到联络点,由戴老板决定下一步如何安排。”沪市区的军统译电员,到陈恭树的办公室说道。

    “这个代号春风的同志真是神通广大啊,连我们都不知道戴将军的踪迹,他却能得到如此精准的情报,看起来戴老板在沪市,还有一支神秘力量。”

    “提前得到七十六号的行动,我们决不能浪费,通知第一行动小组在旅馆附近设下埋伏,我们要给李仕群点颜色看看,老板对沪市区的工作可是不大满意。”陈恭树说道。

    尽管人员还没有完全到位,可是第一笔生意已经来了,这个叫做刘奎旭的商人,专门在国统区做棉花和棉纱买卖,经过周家的网络关系,打听到华通贸易公司有特殊权力,于是就主动上门寻求合作。

    “我需要二十支棉纱一千件,贵公司需要送到国统区的码头卸货,有周家的担保,发货的同时钱一次性支付,希望陈经理能给我一个合理的价格,咱们两家都能赚到钱。”刘奎旭笑着说道。

    “刘叔叔,咱们两家也是老关系户了,先把话说清楚再谈交易,二十支棉纱的价格,目前在沪市每件提货两百三十元,我给你两百八十元,你到国统区最少能卖到三百二十元甚至更多。”

    “我看起来似乎赚的很多,每件五十元的利润,但里面一大半都要作为打点费,像是宪兵司令部和警察局,再有就是日本海军,折算下来每件不到十块钱的收入,否则就要出问题,我想您也能明白这里面的门道。”周海文说道。

    “虽然价格贵了点,可也是实情,就按这个数结算,以后我还需要大量的棉花和棉纱,到时候贤侄可要多帮忙。”刘奎旭说道。

    能从沪市倒卖棉纱,这样的公司简直是凤毛麟角一般,有这样的渠道,在国统区肯定财源滚滚。

    那么多的纺织厂想要开工,就是缺少棉花和棉纱,谁做了这样的生意,等于握住了一座金山。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