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总部的经费被削减,其实也不是没法操作,梅机关能够拨款进行帮助,盐井公馆虽然掌握着核发费用的权力,还管不到梅机关的头上。

    可这样做也有风险和弊端,梅机关有管理和领导所有沪市情报机构的权力,但不具备核发活动费用的权力,自身也是靠着军部拨款运作,换句话说,梅机关的资金也是有限制的。

    无可奈何的晴气中佐,只能从陈明翔的这家华通贸易公司打主意,可这样做,侵犯了宪兵司令部和特高课的利益,也降低了他自己的收入。

    眼看着准备好了锅准备好了柴,油盐酱醋齐备,就等着肉来了,谁知道偏偏被特工总部给拖累了,特高课的情报官们对此非常不满。

    可这是梅机关的命令,他们也没办法,只能扩大对外出货的数量,弥补这一块的损失,所以岗村少佐才要陈明翔抓紧时间动起来。

    因为战争,日本绝大多数家庭都穷的兜比脸干净,这些日本军官就想着多捞点钱,为家里解决吃饭问题。

    “课长请放心,我一定在最短的时间开张,拿出一个漂亮的成绩,不会辜负您的期望,有宪兵司令部和特高课的支持,公司的利润不成问题,我做事也会格外小心谨慎,至少不会太明目张胆。”陈明翔说道。

    晴气中佐说的是最好不要,换句话说就是遇到买卖也可以做,只要不是大张旗鼓的销售,宪兵司令部和梅机关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你说的很对,我对你的能力和做事的分寸一点不怀疑,好好做吧,将来我可以安排你加入日本籍。”岗村少佐对这个回答很满意。

    回到自己租的院子,陈明翔就把情况立刻上报给了总部,要想迅速赚到钱,需要大老板的支援,当然,给特工总部上眼药的事情,也就成了他的功劳。

    “局座,春风发来密电,说关系网发展的非常顺利,通过接触丁墨村的小情人郑萍茹,联系到了日本驻沪海军陆战队情报处和盐井公馆,趁机给特工总部上了眼药,把东南贸易公司的事情捅了出来,导致盐井公馆把特工总部的费用降低了六万日元。”

    “为了弥补这块损失,梅机关要求宪兵司令部的特高课,从春风开办的贸易公司找补,春风请求总部给予支援,尽快促成国统区的商人到沪市进行贸易,除了军火之外,其余的都可以商量,他需要赚钱打点特高课。”

    “另外,宪兵司令部要成立稽查队,挂靠在特工总部下面,监管所有进出沪市的物资,特高课已经任命春风担任稽查队的翻译,实际控制这个要紧机构,李仕群也答应要给他在明年安排新的职务。”潘琦吾说道。

    “好极了,好极了,自从沪市沦陷以来,我们军统和七十六号的战斗中,只有春风不断带给我惊喜,其余的都是些废物,天天被李仕群牵着鼻子走!”

    “瞧瞧春风,关系网在不断的扩张,连日本海军陆战队情报处和盐井公馆也搭上关系,现在居然还成了一个重要机构的实际负责人!”

    “按照他的意思去做,秘密派人到沪市去和春风联系,他能提供的货物,可都是我们国统区的紧俏货,根本不用考虑卖不出去的问题,说不定还能为总部赚取一大笔经费。”

    “你告诉他,等他上任稽查队的翻译,我也会给他一个惊喜,单独一个人在敌人心脏战斗,的确是太危险了,他也需要有自己的团队自己的力量。”戴老板心情大悦。

    从宪兵司令部特高课回来的路上,陈明翔就一直在考虑,为什么从来没有见到特高一课的课长南造云子!

    大老板已经把击毙这个女特务的任务给了自己,可到现在为止呢,无论是宪兵司令部还是特工总部,连她的人都没有见到过!

    南造云子的狡猾是出了名的,否则也不会多次逃脱军统的追杀,陈明翔已经把她列为自己最难对付的敌人。

    想要杀她,首先就是掌握她的行踪,要达到这个目的,必须让两人逐渐熟悉起来才能找到机会,可现在的情况,一点头绪都找不到。

    “弟弟,你现在成了大忙人,想见你一面可真不容易。”刚打开门,刘妮娜就来了。

    “我也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本来是想开家公司赚点钱,谁曾想却被特高课给了具体要求,这次回来,我就是要向丁主任和李主任请示,这个月不能正常上班了。”陈明翔说道。

    门外传来一阵叫骂声,一听就是吴四保的声音,陈明翔探头一瞧,对面的审讯室门口,特务们从一辆轿车里拽出一个人,斯斯文文的,拳打脚踢的拖到了里面。

    “这是谁啊,看起来像个富商,吴队长这是又抓到大鱼了?”陈明翔随口问道。

    吴四保的警卫队坏事做尽,敲诈勒索的事情几乎天天都有,这一幕场面已经很熟悉了。

    “还真是条大鱼,但不是你想的那种富商,军统想要联系傅箫安市长刺杀汪先生,这个叫徐天闵的就是联络人。”

    “可惜啊,傅市长怎么可能去抱委员长的大腿,不如日本人的大腿粗嘛,所以就向七十六号告密,吴队长亲自出马把他抓了回来。”刘妮娜说道。

    “军统的刺杀组呢,这次怎么没有一锅端了?”陈明翔顿时警觉了。

    上次老师来电,特意交代要自己注意戴星秉和吴庚述两位少将特工的消息,联络人暴露,他们的处境肯定很艰难。

    “这次军统派来两个少将执行任务,一个叫戴星秉,一个叫吴庚述,都是戴老板的心腹爱将,据可靠的消息,他们眼下都躲在法租界里。”刘妮娜说道。

    “少将也太不值钱了吧?万利浪前几天刚抓了两个少将,现在又冒出两个,难道派驻沪市的大特务,都是少将吗?”陈明翔问道。

    “沪市是世界闻名的国际大都市,也是委员长和汪先生的钱袋子,军统和中统聚集了四面八方的精英,没有足够分量的人,是镇不住场子的。”刘妮娜笑着说道。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