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家在沪市经营多年,与商家工厂都很熟悉,如何开展业务,交给你出面洽谈,与宪兵司令部和警察局打交道,则是由我出面,年底有你百分之二的分红。”

    “你这个副经理尽快把招人的广告打出去,小师妹不是在《新闻日报》报社当记者吗,这也算是给她拉了一笔业务,你先进行第一轮面试,我参加第二轮面试。”陈明翔在办公室说道。

    华通贸易公司的经理当然是陈明翔,可是他不可能天天在公司坐镇,毕竟还要到稽查队上班,那才是他最主要的工作。

    公司的副经理主管日常工作,不但要知根知底,还要具备相当的关系网和能力,想来想去,陈明翔就把周海文找来担任这个职务。

    周家在沪市的根子很深,主要经营五金和油漆等商品,还有几家高端奢侈品店,因此,周海文几乎认识所有在沪市有点知名度的商人。

    “琨瑜,你的这个师兄挺有本事的,居然舍得花这么多钱打广告,占了整整一版,这可是两百块大洋的费用。”主编郑同辉笑着说道。

    “陈明翔是我父亲的得意门生,精通英语和日语两门外语呢,前段时间也是倒霉,居然被逼着进了特工总部,不是和特务打交道就是和日本宪兵打交道,惹得我父亲很不高兴。”陆琨瑜说道。

    “你师兄在特工总部工作?”郑同辉眼睛一亮。

    “是啊,他外语水平很高,不知道怎么被七十六号的特务知道了,就逼着他做了翻译,现在还成了翻译科长。”

    “但我听他说,翻译科没有什么权力,连机密文件都触碰不到,就是负责和租界工部局警务处的对接,你可不要把他当汉奸,他没有做过任何欺负老百姓的事情。”陆琨瑜说道。

    “沪市是沦陷区,大环境就是如此,判断一个人是不是汉奸,要看他有没有做过出卖和危害国家人民的行为。”

    “不是所有给维新政府和日本人做事的华夏人,都是汉奸,如果按照这样的说法,东三省那得有多少汉奸?”

    “你师兄有这层身份,这家公司的买卖倒是有很多便利条件,至少警察局和宪兵队,对他的买卖会放松监管力度。”郑同辉说道。

    “我师兄不喜欢在特务机关工作,可目前是身不由己,这家公司的副经理周海文也是我的师兄,他说公司有日本宪兵司令部的免检通行权力,将来对沪市的工商界,是有一定便利的。”陆琨瑜说道。

    《新闻日报》是在租界办公和印刷发行,规模并不大,日本和维新政府的势力,暂时无法干预其发行,所以整个报的气氛相对宽松,经常有抗日言论和批判维新政府的言论。

    但这家报纸报道的新闻,都是沪市发生的时事新闻,词锋并不尖锐,远远比不上几家著名报纸那么犀利,对日本人和特工总部来说,就成了一块鸡肋。

    不管吧,隔三差五就有让他们很不舒服的文章,管吧,人家的言论并不激烈,而且别的报纸也都在报道,头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组织上对陈明翔做了详细的调查,陆琨瑜说的这些的确是事实,他是复旦大学的毕业生,外语专业,几个月前才到特工总部担任翻译,为人很低调,也确实没有什么权力。”

    “可以通过陆琨瑜和陈明翔的私人关系,做做他的工作,我们需要采购和在沪市中转的各种物资,如果能够得到他的配合,将会顺畅很多。”

    “陈明翔在特工总部工作,虽然只是翻译科长,但这样的环境就算不刻意关注,也能收集到一些情报,目前陆琨瑜的情况怎么样?”地下党一位负责人问道。

    “陆琨瑜的父亲是位留学英国的教授,复旦大学搬迁后,宁愿接一点报社杂志的翻译委托养家糊口,也没有接受维新政府和日本人的工作。”

    “在父亲的影响下,陆琨瑜对日本侵略者和汉奸非常痛恨,接受我党理论和思想的速度很快,是个值得培养的进步青年。”郑同辉说道。

    “陈明翔毕竟是在特务机构工作,频繁接触或许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这件事情不要着急。”负责人说道。

    沪市宪兵司令部要成立稽查队的消息,像是飓风一样刮过沪市的日伪大小衙门,伪政府、伪警察局、特工总部等等,有点地位实力的人物,都在关注这个机构的组建。

    以后进出沪市的物资,必须要经过稽查队的确认,这是关系到个人收入的关键机构,顿时引发了一场不大不小的地震。

    日本宪兵只认稽查队,别的统统都要靠边站,特工总部是近水楼台先得月,陈明翔成了大家眼里的热门人物。

    “林厅长,您怎么有时间来翻译科了,快请坐。”陈明翔有点惊讶。

    特工总部第二厅的厅长林志江,在七十六号也算是一号人物,对自己这个小科长,平时根本就不搭理。

    再说翻译科和警卫队也没有什么交集的地方,这次林志江居然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事有反常必为妖啊!

    林志江是原本军统沪市区第二行动组的组长,曾经刺杀过一个有名的大汉奸,也算是有功之人。

    但去年投靠了七十六号之后,就成了李仕群的一把利刃,军统和中统,包括沪市的许多抗日志士,也惨死在他的手里。

    “我就不坐了,今天晚上略备薄酒,为陈科长荣升稽查队翻译庆贺一下,还请陈科长赏光,下班的时候我来接你。”林志江根本不容陈明翔推辞。

    陈明翔看着林志江的背影,眼神里满是鄙夷的神情,什么庆贺自己荣升啊,我和你有这么好的私人关系吗?

    还不是因为稽查队的稽查大权在自己手里,他们想要继续向国统区走货捞外快,就得找自己放行?

    特工总部的东南贸易公司也有这样的权力,还是梅机关全力支持,但李仕群把这家公司视为自留地,不会给他们多少好处。

    而沪市的赌台等阴暗场所,吴四保占据了大头,他的胃口更大,别人也捞不到多少利益,谁还不喜欢大黄鱼?

    人的贪欲是无止境的,看到别的路走不通,就把主意打到了自己身上,想要通过自己的公司向外面出货。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