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汪先生的政府就要成立了,特工总部也将迎来新的变化,你和特高课的关系很不错,就没有什么想法?”刘妮娜倒是什么都敢和他说。

    “可我除了翻译什么都不会做啊?不会玩枪也不会刺探情报,我也想不出有什么职务适合我。”陈明翔苦恼的说道。

    “你个小傻瓜,搞行动刺探情报那都是要命的事情,姐姐怎么会给你出这样的主意呢?”

    “你和特高课关系搞得这么好,不就是因为能搞到钱嘛,我觉得你做买卖是把好手,想要继续维持,没有生钱之道是不行的。”

    “有个消息说,特工总部要成立银行和贸易公司,作为经费的补充来源,为了管控战略物资,特高课也要成立稽查队,由宪兵司令部协助,挂在七十六号的名下。”

    “这都是很不错的职位,油水丰厚手握大权,加上有日本人撑腰,比你这个翻译强多了。”刘妮娜说道。

    陈明翔大喜,进入七十六号以来,对她刻意结交拍马屁,这种润物细无声的手段,今天终于发挥了作用。

    再厉害的女人终究还是女人,感性高出理性,说白了,她从事的工作太肮脏,满耳朵听到的都是辱骂,满眼看到的都是鄙夷,内心深处也喜欢自己这样的男人对她接近。

    刘妮娜这是真心为他考虑,说的都是要害部门,没多少危险但是来钱快,日进斗金丝毫不用质疑。

    宪兵司令部特高课的几个军官,包括课长岗村在内,都尝到了大黄鱼的甜头,自己要是提出来要到这些部门任职,可能性非常大。

    “如果这次事情办成了,刘姐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吩咐,我到时候会向特高课打报告,把你要过来咱们一起干,看你天天冒着危险搞行动,还得伺候那些叛徒,当弟弟的心里不好受。”陈明翔说道。

    话肯定是假话,刘妮娜能给自己带来梦寐以求的情报,这样的渠道万金难求,怎么能轻易中断呢?

    但是话必须要这样说,女人的内心还是很柔弱的,渴望男人的保护,也渴望得到关爱,做情报工作,脸皮是不能要的,对刘妮娜说这样的话,这货的心理负担压根不存在。

    刘妮娜果然大受感动,抱着他就亲了一下,说道:“你的心意我领了,但是你不明白我的事情,好好干,在大沪市也混出点名堂来。”

    等到她离开后,陈明翔第一件事情就是赶紧漱口,麻痹的,你这张嘴还不知道被多少汉奸亲过,恶心死老子了。

    萧家居的事情军统总部当然要低调处理,这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接到陈明翔的报告,很罕见的,大老板没有发脾气,他早就有心理准备了。

    “你的想法非常好,我会认真向晴气中佐建议的,只要是忠诚于大日本帝国,你想要的一切都会实现。特高二课本来就有这样的职能,到贸易公司或者稽查队,能够更好的开展工作。”岗村少佐喝着清酒说道。

    陈明翔邀请几位特高课的军官到家里喝酒,目的就是要为年后的事情提前打招呼。

    所谓的“理由”很简单,作为翻译他屁事不管,无法为特高课提供高层的信息动态,希望在年后南京政府成立的时候,可以换个岗位。

    对于陈明翔的想法,岗村少佐是心知肚明,但是并不反感,人往高处走,谁甘心一辈子只做个小小的翻译?

    这家伙是复旦大学外语的高材生,精通英日两国语言,属于现在稀缺的高学历人才,在翻译科当个狗屁科长,手下连个兵都没有,天天喝茶看报纸,待遇又不高,没有这种念头就成圣人了。

    但岗村少佐不会反对,还要大力的促成,陈明翔通过一件事,就让他拿到了这辈子最大的一笔财富,几十根金灿灿的大黄鱼,早就让他花了眼。

    “陈桑,其实特高课也希望由你这样的朋友,来担任更重要的职务,吴四保那个混蛋,做事情太过于嚣张,把沪市的社会秩序搞得乱七八糟,严重影响了新政府的形象,必须要有人来约束他。”冢本大尉说道。

    日本这个国家,是典型的又做表子又立牌坊,想要搜刮华夏的财富,又想搞虚假繁荣,证明自己是来“帮助”华夏的,为了实现长期控制的战略目标,汪伪政府是其中最重要的环节。

    想要立足日军的占领地,与重庆政府分庭抗礼,汪伪政府最主要的就是两手,一手军队一手经济,但军队也是需要花钱的,沪市的财政收入几乎占据了一半的份额。

    陈明翔知道,岗村既然这么说,事情就算是成了,李仕群再不愿意,难道还敢和特高课翻脸不成?

    “你有没有什么具体的计划?”岗村少佐问道。

    “课长,我想先在沪市开一家小型贸易公司试试手,早点摸清楚沪市商界的情况,编织一张进货销货的网络,这样做,能迅速接手新工作,不会让课长丢脸,但物资运输和储备,需要特高课的授权。”陈明翔说道。

    陈明翔虽然不是商人出身,但现在的局面,只要能拿到日军的授权通行,做什么买卖都是有赚无赔。

    日军占领沪市之后,对粮食、食油、汽车、五金、橡胶、化工原料,还有药品等物资,实行限期登记。

    如果在申报期没有完成,物资就要被宪兵司令部没收,最终落入日本企业之手,而所给的价格,仅仅为市场价格的百分之十五。

    随后宪兵司令部又对重要的工业原料及制品,大米、小麦、面粉和煤炭,也包括棉纱、棉花和布匹实行军事管制。

    “特高课可以给你授权,现阶段属于试验,可以不收取费用,还能给你一部分资助,但是后期一定要给特高课一个拿得出手的借口。”岗村少佐说道。

    做实事的人自然会得到更多机遇,陈明翔这种积累经验,为新工作做准备的做法,他是非常赞赏的。

    本来对陈明翔一个外语人才,去当贸易公司或者稽查队的负责人,他心里还有些疑虑,毕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可现在,就变成了坚定的支持。

    因为他知道,陈明翔一定不会忘记特高课的存在,无论是自己还是特高课的军官,都会从中得到好处。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