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餐饭可不便宜,日本菜的材料费工夫很多,陈明翔要求的就是正宗地道,要让日本人吃出家乡的风味,这些家伙虽然是禽兽,可也是会想家的。

    “陈桑,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吧,有什么可以为你效劳的?”

    礼下于人必有所求,涩谷也不是傻瓜。

    “是这样的,我一个同学的父亲叫做周保明,因为季云卿被杀案,遭到了七十六号的逮捕。”

    “这次也是想要麻烦涩谷队长,看看他到底有没有嫌疑,没有的话,是不是能够放他出来。”陈明翔说道。

    “你放心吧,周保明和这个案子没有任何牵扯,事情很简单,你明天去找我,我要行动队把他放出来。”

    涩谷仔细看了一遍随身带着的名单,回答说道。

    “我知道诸位都是天皇的勇士,是为实现崇高的理想和目标来到华夏,我对诸位非常的敬重和钦佩。”

    “这点东西是周保明先生向你们致以的慰问,可以为家乡的父母妻儿买点当地的特产,请不要拒绝华夏人的敬爱之意。”

    陈明翔打开自己的公文包,拿出了六根大黄鱼。

    “这个,陈桑,不大好吧,我们来华夏可不是为了钱。”

    中岛信一少尉犹豫着说道,但是眼睛里的贪婪,却暴露了他真实的心思。

    冢本大尉和涩谷准尉,看着六根大黄鱼也眼睛放光。

    麻痹的,吴四保这个混账王八蛋,对宪兵队居然一点孝敬也没有,真是该杀。

    还是陈明翔这个日本人的朋友靠得住,即便在日本,这也是一笔巨款。

    日本是一个资源匮乏的国家,发动战争以来经济崩溃,日本军队的待遇是相当低的。

    士兵的月工资不到十日元,国内更是物价飞涨,很多士兵四处抢劫,攒点值钱的东西寄回家里改善生活。

    作为情报部门的军官,这三个人虽然待遇高,可也没有到大鱼大肉的地步,只有那些高级军官和将官,才不会为生活发愁。

    “日本是全世界最富强的国家,诸位身为天皇的军官,待遇一定很高,但这几根金条意义不一样,是你们做出贡献的回馈,”

    “为了沪市的安定繁荣,宪兵队也是尽心尽责,到处都需要花钱,这些不算什么,请不要放在心上,收下吧!”陈明翔说道。

    这种无耻的话,刚开始说第一句还觉得别扭,陈明翔发现,说多了也就无所谓了,反正权当是喂狗了。

    “吆西,陈桑,你这样为皇军考虑,我们会给你更多的机会,这张名单都是特高课多次严格审核过的,你可以联系他们尽快释放,皇军不会亏待你的。”冢本大尉笑着说道。

    “可是放人的权力在吴队长手里,我要是出面,会引起他的不满,以后在特工总部会遇到麻烦的。”陈明翔说道。

    “放心吧,事情由涩谷君出面,和你没有关系,吴四保这个混蛋要是敢对你无礼,他会吃到苦头的,如果不是看在他还对帝国有用,这次将军一定不会放过他。”

    中岛信一少尉冷笑着说道,眼睛里满是鄙夷和嘲讽的神色。

    三个日本下级军官这顿饭吃得非常尽兴,一人两根大黄鱼,换算成日元,大约是六百日元,开战初期日元和大洋几乎是一比一。

    三人不但唱起了日本歌,还跳日本舞,吴宸虽然一脸崇拜的样子,心里却在犯嘀咕,这不成了群魔乱舞了吗?

    “八嘎!”

    涩谷在放人的时候,看守所的头头还想着找吴四保这个警卫队长签字,结果涩谷多一个字都不说,一巴掌打过去。

    这货连个屁也不敢放,周保明顺利出来了。

    “陈桑,这次看你的面子,但是,如果以后出了问题,你是有连带责任的!”涩谷把人交给陈明翔,顺嘴说了一句。

    当天晚上,周保明在家里摆大席宴请陈明翔。

    他自然明白,能从七十六号这种地方出来,到底是谁出的力。

    多亏儿子和陈明翔是同学,这几天可把他吓坏了。

    看守所里面被关押的地下党和军统,个个被特务们打得血肉模糊,伤口都腐烂了,发出了刺鼻的味道。

    特别是那些地下党,被打成这样还是不屈服不投降,可军统有这种骨气的却是凤毛麟角。

    “明翔啊,你和海文关系好,我也是你的长辈,这次被捕的还有一些老关系户老朋友,你能不能想想办法,把他们也给捞出来?”

    周保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爸,明翔进那个鬼地方本来就是被逼的,为了你,拉下脸居然去和日本人做交易,又是请吃饭又是送礼的,这都快变成汉奸了,你就不要难为他了。”周海文急忙说道。

    “是啊老头子,你能出来咱家就烧高香了,怎么还能为别人的事情麻烦明翔呢?”

    “孩子不是说了吗,他只是个翻译,刚上班没多久,这次能捞你出来都是撞大运了。”

    周太太也说道。这个世道,自管扫净门前雪,休管他家瓦上霜啊!

    你们还真是给我帮倒忙啊,我现在就盼着有人来找我呢,要不然怎么和日本人拉关系,我怎么赚差价啊?

    这件事情做好了,那是一箭三雕,一是结交日本人讨好两个主任,二是让这些人对吴四保恨之入骨,三是自己还落了实惠。

    陈明翔倒是不着急,有涩谷牵制着吴四保,那些人想放出来是不可能的,而且他知道那些富商们一定会登门,而且是登周家的门。

    自己不认识这些人,他们家里人是提着猪头找不到庙门,只能是找周家。

    “兄弟,我对不起你啊,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周海文大晚上跑到陈明翔家里,陆琨瑜也来了。

    不过看起来小师妹是一脸的不情愿,估计是被这货拖来当说客的。

    “咱们弟兄有什么说什么,干嘛进门就给我道歉,怎么回事啊?”

    刚下班的陈明翔明知故问,周家肯定是顶不住压力了。

    “我爸倒是放出来了,他那些商场老朋友的家里人,把我家的门槛都给踩烂了,知道是因为你的缘故,求着我爸来找你。”

    “老爷子拉不下这个脸来,只能撵着我来,我也是没办法,你就勉为其难再帮我一次吧!”周海文差点哭了。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