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天上班,陈明翔捂着嘴从审讯室跑出来了,静若处子动若脱兔,这一刻得到了完美的诠释。

    扶着墙角,就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干呕,好歹没有吐出来。

    “兄弟,你胆子这么小,怎么在特工总部混啊,这里大多数的人手里都沾着血呢!”

    “也对,特么的,我忘记你以前是当老师的了,读书人握的是笔杆子,没下吓尿了裤子就算不错了。”

    从审讯室里后,看着脸色很不自然的陈明翔,张路摇了摇头说道。

    七十六号这个特务机构是日本人的鹰犬爪牙,也是大汉奸的打手帮凶,其罪行罄竹难书令人发指,而审讯室是最直接的表现。

    第一天上班,张路非要拖着陈明翔到审讯室瞧瞧,说是让他开开眼界。

    里面有的是刑具,有的是折磨人的办法。

    像是什么吊打、坐老虎凳、灌辣椒水、电刑和钢针刺指等等,这还不算是最残酷的。

    被吊着的那个人,全身血肉模糊,根本看不到巴掌大完好的皮肤,屋子里还弥漫着古怪的味道。

    据张路说,这是烙铁和人体接触后产生的味道。

    陈明翔当时胃里翻江倒海,差点就吐在审讯室。

    他也是特工,可理论和学习毕竟不等于实践,以前哪见过这样的手段?

    上班的翻译科,就在警卫队长吴四保办公室隔壁。

    环境倒是还不错,办公桌、皮椅,还有一组沙发茶几,这都是全新的。

    桌子后面还有一组铁皮文件柜,屋子里很是冷清,办公桌上有两部电话,一部是外线,一部是内线。

    “张哥,怎么翻译科就是一张办公桌,难道就我一个翻译?”

    陈明翔强忍着不舒服,大惑不解的问道。

    “加上你在内,七十六号有三个翻译,丁主任会说日语不需要翻译,李主任的翻译叫沈更梅,在二楼办公。”

    “电讯处有一个翻译,负责和日方的电报稿,上班就在电讯处值班,也不在这里办公。”

    “这里就是你老弟的天下,看看需要添点什么,和总务处说一声就行了。”张路笑着说道。

    “张哥,是不是抓进来的人,都要这么严刑拷打?”陈明翔请张路坐下,先递了根烟。

    “怎么可能呢,照你这样的说法,再加十个审讯室也不够,还不得把弟兄们都给累死?”

    “我告诉你吧,十个被抓的有九个都是被误抓的,只要人没有什么大问题,交了钱就能领出去。”

    “这也是特工总部的一项福利,行动队那些人,很多时候故意把那些家产丰厚的人抓进来,不搞个倾家荡产不算完。”

    “好好在特工总部混,以后分东西的时候,你也能沾点光。”张路得意洋洋的说道。

    这些丧尽天良的畜生们,居然用这样的办法敛财!

    陈明翔看着张路说起这种事情毫无掩饰,就明白这属于七十六号的潜规则。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下面的地痞流氓得不到好处,谁也不会卖力的。

    丁默村和李仕群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或许最大的收入,就在他们的手里。

    “这是翻译科。”

    桌子上的电话响了,陈明翔接起来说道。

    “我是李仕群,你马上到门外等我。”

    李仕群的声音传了过来,说完后就直接挂断了。

    所谓的工部局,指的是英国和美国组成的公共租界工部局,等同于租界的最高行政管理机构。

    法国当时也参与过,但是很快退出了,自己关上门玩,管理机构称之为公议局,日租界称居留民团行政委员会事务所。

    工部局有日方的席位,今天李仕群要见的,就是警务处的特别副处长,也是日方的代表人物赤木亲之。

    他去年才调入工部局警务处,等于是日本政府的监督代表,警务方面的日本负责人。

    “李桑,请坐!”

    四十岁的赤木亲之看似彬彬有礼,却难以掩饰自己骨子里的傲慢。

    对陈明翔这个翻译,正眼都不带看一下的。

    他也略懂一些华夏语,只有在关键词汇方面,需要陈明翔的翻译。

    “阁下,那些抗日分子把租界当成了据点和老巢,碍于帝国和英美等国家的微妙关系,七十六号很难达到彻底摧毁他们的目的。”

    “即便巡捕房能把人交给我们,时间差也会影响到我们的行动,导致对方展开营救或者切断联系,转移联络点。”

    “您也知道,情报需要速度和时间,阁下能不能向工部局方面施加压力,允许我们携带武器到租界抓捕?”李仕群说道。

    作为翻译,李仕群说完之后,陈明翔立刻使用日语,把这段话清晰的说了一遍给赤木亲之听。

    非常的流畅和熟练,用词很是精准,赤木亲之眼神中有了少许赞赏。

    这个翻译看起来虽然很年轻,但是专业水准却非常高。

    不像原来那个女翻译,结结巴巴的说不清楚,而且身上还带着难闻的香水味。

    一点也不知道规矩,把自己当成什么了,语气居然像是在撒娇献媚,简直令人作呕!

    “汪先生的国民政府还没有正式成立,沪市目前只属于大日本帝国的占领区,这点在短时间内难以改变。”

    “公共租界工部局虽然同意帮助我们打击军统、中统和地下党,但是却对大日本帝国保持警惕,对宪兵进入租界非常排斥,需要有足够的耐心。”赤木亲之说道。

    “阁下,七十六号从抓获的反对势力变节者那里,也得到了不少线索,对租界的据点的情况掌握了一些。”

    “派遣机关要求我们扩大战果,但这些人龟缩在租界很少外出,我们有实际的困难。”李仕群说道。

    赤木亲之说了三点。

    第一,七十六号如果发现了或者是得到反对势力的线索,可以便衣进入租界监视,等到对方离开租界的时候再行抓捕,或者是通知他安排巡捕实施抓捕。

    一切都要以大局着想,不能发生国际纠纷,造成尴尬局面。

    第二,他代表大日本帝国向工部局施加压力,警务处答应先把巡捕房抓的那些中统、军统和地下党的嫌疑人,陆续移交给沪市宪兵司令部,然后特工总部到宪兵司令部接收。

    第三,七十六号跟着特高课的人,到各个巡捕房甄别嫌疑人的身份,十四个巡捕房给两周时间,然后由宪兵司令部和警务处移交。

    “这是人员的名单,你可以走了。”赤木亲之淡淡的说道。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