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呸!”

    一口带着鲜血的口水,吐在了一个女人的衣服上。

    这是行动失败后被活捉的军统沪市特区行动队成员。

    他知道自己必死无疑,看着兄弟们的尸体,也只能用这个动作表示自己的怒火。

    “啊!”

    行动队队员发出了惨叫声。

    他的手掌,居然被这个女人高跟鞋的鞋跟,硬生生的给踩透了!

    这份痛苦有几个能受得了?

    带着墨镜的女人踩完一只手,接着又把另一只手给踩穿了。

    这份狠毒的心肠根本就不是人!

    在一家日本酒馆窗户边坐着的陈明翔,看着这一幕心如刀绞,这都是自己军统的兄弟啊!

    “你看起来倒是像个硬骨头,我就不相信你到了宪兵队,尝尝那里的滋味后不开口说话!”女人冷笑着说道。

    “臭婊子,你别做梦了!”

    “快掰住他的嘴,他要把舌头咬断!”

    “啪!”

    陈明翔看到,这个想要咬断舌头的军统特工,竟然被这个恶毒的女人一枪击毙了!

    第一次袭击,军统沪市特区一个小组六个人,无一活口。

    第二次袭击,军统沪市特区一个小组十二人,照样无一活口,嘴里全都含了剧毒。

    “老板电令,暂时取消锄奸行动,但是这个事情绝对不能放松,找到机会继续执行。”陈恭树黑着脸对手下们说道。

    为了铲除秦忠良这个叛徒,军统沪市特区损失了十八个人。

    但问题是,损失如此惨重,结果却是没达到。

    眼前的这处老宅子,是舅舅的遗产,三间平房加一个棚子,说起来也是独门独院。

    日本军队攻打沪市的时候,陈明翔带着家里的房契地契,到祁门县躲避战祸,因此,这所院子是属于他的。

    “孩子,你回来了,你舅舅临死的时候都没有见到你。”

    看到拎着包的陈明翔,邻居刘大爷语气里带着惊喜,眼里带着一些泪花。

    “我去给舅舅上过坟了,说起来还得感谢你们这些老街坊,让我舅舅入土为安,我收拾收拾就去家里看您。”陈明翔给刘大爷跪下磕了个头。

    “现如今的世道,能平平安安活着就好,好孩子,快起来,晚上到家里吃饭。”刘大爷急忙扶起他。

    当天晚上,陈明翔买了酒买了肉,和街坊们吃了顿饭,送了齐门红茶作为礼物,也说了说自己的经历。

    听到他在皖省的齐门县一所中学当老师,街坊们还是为他感到庆幸,日本轰炸沪市的时候,死了多少人啊!

    转眼就是十天过去了,陈忠良得意洋洋回到虹口旅馆,手里提着一个公文包,鼓鼓囊囊的。

    在他后面跟着两个有点漫不经心的特高课特工,距离至少有一百多米,要是军统这时候发动袭击,一百个秦忠良也是死路一条。

    军统两次损失惨重,显然放弃了暂时行动。

    特高课也不能把精力全放在这种叛徒身上,因为叛徒实在太多,所以象征性派人保护他。

    虹口旅馆的前台有个人在叽里呱啦打电话,使用的是日语,陈忠良也没有在意,刚要上楼,却被这个人喊住了。

    “陈桑,我是特高课南造课长派来的,有些话需要和你私下交代。”

    一个戴着墨镜留着胡须的男人走了过来,语气生硬的说道。

    这人说的是日语,又是在虹口旅馆,陈忠良自然不会怀疑什么。

    特高课已经任命他为汪伪沪市特别市警察局侦缉总队的副总队长。

    人逢喜事精神爽,他的警惕性减弱了很多。

    “妈妈桑,刚才上楼的秦桑呢?”一个特工问道。

    这两个货都是日本人,刚才在门口抽了支烟,这才慢悠悠的进来。

    “刚才有日本人找他,两人上楼了。”老板娘说道。

    日本人找秦忠良,不对啊,怎么自己两个人不知道?

    或许是南造课长有什么吩咐吧,他们两个属于行动科,情报科方面的事情根本不清楚。

    而这时,陈明翔拿着一个皮箱,不慌不忙的从旅馆后面的巷子里,坐着黄包车往租的房子赶。

    日本人的确很大方,秦忠良这个王八蛋,居然在房间里藏着十根大黄鱼和二十根小黄鱼,还有一些法币和大洋。

    大黄鱼指的是重十两的金条,小黄鱼指的是一两的金条。

    按照现在的行情,一根大黄鱼价值三百法币或者三百大洋,一根小黄鱼价值为十分之一。

    国民政府发行的纸币叫做法币,是前年刚开始实施的金融改革,一法币兑换一块大洋。

    这么多钱也算一笔小财,不能放在自己的家里。

    “课长,经过解剖发现,秦忠良身体没有别的伤痕,死亡原因是被人扭断了脖子。”

    在宪兵司令部的特高二课,军医向课长汇报说道。

    “秦忠良对我们已经没有多少价值了,死就死了,我倒是对这个杀他的人很感兴趣,据说是个中年人,会说一口流利的日语。”

    一个穿着军装的女人坐在办公桌后面,依然没有取下脸上的墨镜,她的军衔是少佐。

    日本正规作战部队是没有女军人的,但是情报机构例外,这是因为情报工作的特殊性。

    “课长,秦忠良第一次被扭断脖子后,当时并没有立刻死亡,因为杀手反方向又重复了一遍。”

    “这也可以确定,凶手是个出道不久的新手,他手法很精准,但是还不够熟练,或许是第一次执行任务。”军医说道。

    “拿着叛徒练手,这个人倒是很有意思,秦忠良也够倒霉的,居然碰到这么一个人。”女少佐微微一笑。

    虽然带着墨镜,可是此刻展露出来的风情,也把军医看的神魂颠倒,真不愧是大日本帝国的间谍之花。

    “局座,我向您报喜来了。”潘其武高兴的来到了局长办公室。

    “哦,有什么好事,说说看。”戴老板的心情不大好。

    军统沪市特区连续发动两次突袭,不但没有把叛徒执行家规,反而损失了十八个人,这件事让戴老板骂了几天娘了。

    “春风发来消息,他昨天下午扮作日本人,直接到虹口旅馆干掉了叛徒秦忠良。”潘其武急忙说道。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一脸郁闷的戴老板顿时大喜。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