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三九年沪市的夜晚,霓虹闪烁灯光璀璨,一派繁华的景象。

    虽然已经被日军侵略者占领了,可老百姓的日子还得继续过下去。

    算起来离开沪市已经一年多时间了。

    陈明翔溜溜达达回自己租的房子,看着周围大街的夜景,心里倍感亲切。

    现在还不到十点钟,正是街上最热闹的时候。

    他出来买了包烟,别看才二十四岁,烟瘾却不小。

    随着发动机的响声,他转头一看,两辆架着机枪的六轮卡车,满载日本兵从身边驶过。

    大约有四五十人的样子,他们的胳膊上带着袖章,一看就知道是日本宪兵。

    卡车后面还跟着两辆福特轿车,没看清里面什么人,但陈明翔觉得应该是重要人物。

    “啪啪啪!”

    距离住处还有两百多米的陈明翔,忽然听到一阵枪声,心里顿时大吃一惊,嘴里的烟也掉在了地上。

    联想到刚才驶过的那些日本兵,他的心里顿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枪声越来越密集,陈明翔偷偷摸摸溜到自己租的房子附近,看到了让他最担心的一幕,日本宪兵正在和旁边旅店里的人交火。

    周围全都被封锁了,里面的人绝对跑不出来,连傻子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任务泄密了!

    麻痹的,这才刚到沪市,日本人是怎么知道的?

    出叛徒了,这是陈明翔的第一个念头。

    但他顾不得多想,快跑几米,一个弹跳双手扒住租赁房子的院墙,迅速翻进了院子,从大门口观察日本人的情况。

    “轰”的一声巨响,地面都轻微的颤抖了一下,旁边硝烟弥漫尘土四溅,巨大的爆炸力,把周围一些住户的玻璃都震裂了。

    与此同时,也响起一片惨叫声和惊恐的喊叫声。

    陈明翔痛苦的攥紧了拳头,指甲几乎把掌心刺破了。

    他知道,这是旅店中军统特别行动队的同志们,拉响了炸药,和日本宪兵同归于尽了!

    一辆福特轿车的旁边,站着一个穿着风衣的俏丽身影,墨镜遮住了半张脸,看不到她真实的面貌。

    她的旁边站着一个家伙,卑躬屈膝的说着什么。

    陈明翔看着这个混蛋,眼睛差点喷出火来,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

    秦忠良!军统沪市特区的行动联络人,今天下午就是他把别动队安排在这家旅店。

    难怪刚来到沪市第一晚上就被日本人知道了,联络人叛变,怎么可能安全的了?

    陈明翔不怕死,参加青浦特训班的时候,他就已经有了这样的觉悟。

    这次任务居然出师未捷身先死,这个结果就难以接受了,关键在于,还特么是军统叛徒告的密。

    “你是这支别动队的联络人,军统估计明天才会收到准确消息,我会安排你住在虹口旅馆,派专人保护你,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让陈明翔意外的是,女人居然带着秦忠良,来自己小院的大门洞附近说话,不由得小心翼翼压制呼吸,生怕被两人听到。

    “军统沪市特别区得知别动队全军覆没,肯定猜到是我做的,只要课长在旅馆设下埋伏,他们一定会自投罗网,军统对于叛徒,从来不惜任何代价。”这家伙说道。

    两人都没有想到,什么叫做隔墙有耳,说的这些话,全被门里面的陈明翔听到了。

    “报告课长,军统别动队一共五人全部都在,可惜没有留下活口,我们也损失了八个宪兵,有四人受伤。”宪兵小队长说道。

    “高桥君,辛苦了,虽然很遗憾,但是能一个不剩全歼别动队,已经达到了目的。”

    “这次算他们幸运,要是被活捉了,我会把他们剁碎了炸熟了喂狼狗!”女人淡淡的说道。

    她的声音非常的好听,带着一种奇特的魅惑力,可是字里行间暴露出来的阴毒,把陈明翔都听得寒毛直竖。

    陈明翔和别动队员,虽然只是下午见过短暂一面,但他能够感觉到,这些兄弟们都是真正视死如归的好汉子!

    作为别动队的联络员,陈明翔没有出现在总部的对接名单上,因为他还有别的任务要执行。

    这次他提前赶到上海,是要准备秘密电台,因此没有和别动队一班船到码头,是在旅店里接上头的。

    也幸亏这样,秦忠良并不清楚别动队一共有六个人。

    “陈恭树这个有眼无珠的混蛋,竟然给别动队安排了一个叛变的联络人,他作为军统沪市特区的区长,太让我失望了。”戴老板接到消息后大怒。

    这个别动队是从青浦特训班侦谍组挑选出来骨干,精通爆破、刺杀和射击等技术,刚到沪市就被日本人全歼,实在让他心疼的跳脚。

    “局座,陈恭树刚到沪市没多久,人员还没有熟悉过来,用得还是以前王天牧的班底,这也不能全怪他。”机要主任潘其武说道。

    “马上给他发电报,要他两天内干掉这个叛徒,要不惜一切代价,不能让中统看我们笑话!”戴老板咬牙切齿的说道。

    “局座,春风对这个事情比较清楚,是不是也让他临时加入沪市特区的锄奸小组?”潘其武问道。

    “春风的表现倒是让我很意外,临危不惧,还打探到了叛徒的藏身地点,由此证明,秘密学员的培养很有成效。”

    “他继续执行原定计划,不能和你以外的任何人直接联系,也不能暴露他的身份,我期待他给我更多惊喜。”戴老板说道。

    接到总部命令的陈恭树,看着电文有点挠头,别动队全军覆没这个纰漏,责任的确在他。

    你说选谁不行,选来选去单单选了个叛徒,戴老板骂他有眼无珠,说的一点也没有错。

    “别动队刚到沪市就被特高课一网打尽,也难怪老板生气,可现在刺杀秦忠良绝非最好的时机,日本人布下天罗地网,等着我们去呢!”行动队长皱着眉头说道。

    “看到老板的命令了吗,是不惜一切代价必须铲除这个叛徒,我们即便全死了,也得完成这个任务,还是考虑一下怎么执行吧!”陈恭树无奈的说道。

    陈恭树何尝不知道这件事情操之过急,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现在沪市不是军统地盘,出了租界就是日本人的势力范围。

    更何况这次任务是在虹口旅馆执行,那特么是日本人住的地方,想逃都是个问题。

    可戴老板的指示绝对不能打折扣,陈恭树很清楚这一点,既然窟窿是自己捅出来的,就必须自己补上。

    “奇怪啊,总部怎么知道秦忠良住在虹口旅馆,难道特高课还有另外的情报人员活动?”行动队长百思不得其解。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