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们,终于来活了,接到督察转达的副站长命令,要我们行动组尽快制裁伪中央储备银行沪市分行专员兼中储券推广主任季翔卿,这可是第一次执行任务,千万不能搞砸了,督察说这是直属站的第一枪,必须来个开门红。”展森兴奋的说道。

    “总算是等到副站长下达指令了,这段时间吃的好睡得好,可就是浑身不得劲,每天不擦擦枪就难受,组长,交给我来执行吧。”李桥笑着说道。

    一个月两千法币的经费,这可是一笔大钱,天天喝酒吃肉都花不了,碍于局本部的严令,他们也不敢私自行动,憋得是抓耳挠腮的。

    局本部安排的身份是无懈可击的,除了展森之外,另外六个人都是外地区调来的,尽管大大方方的外出。

    展森这个组长作为总联络员,有两个组员做小生意摆摊卖水果,有两个开了小卖部和杂货铺自己当老板,还有两个居然跑到出租车公司当了司机。

    租界与外部是两个环境,这里黄包车遍地是,出租车也不少见,据统计,高峰时期有一千多辆轿车。

    比如美国商人开办的云飞汽车公司,拥有两百多辆汽车,六百多个雇员,规模是非常惊人的。

    摆摊的目的是熟悉租界环境,长期监视警务处的行动,而且必要的时候丢掉摊子撒腿就跑,也损失不了几个钱。

    开小卖部和杂货店,是为了执行任务的时候物料方便,也是为了紧急时候有个藏身的地方。

    至于当出租车司机,那就更简单了,自家用车的时候很方便,全当是租了两辆福特轿车,保证随时能有车用。

    “你小子想的倒是挺美,大家都憋着劲呢,这次全都去,督察的原话是,此次任务必须做到万无一失,先开始调查季翔卿的情况,摸清楚行动规律,然后再制定刺杀方案。”展森听到有任务也正在手痒痒!

    特工总部的行动变本加厉,一手拿着中储券一手拿着枪买东西,这也就算了,可是居然连柴米油盐这类生活物品的小杂货店也监视!

    除此之外,李仕群以特工总部的名义,勒令沪市所有的银行和钱庄必须办理中储券业务,否则就要使用武力。

    整个沪市被特工总部和伪中储银行搞得怨声载道,背后里不知道多少人骂他们的祖宗,实在是太无耻了。

    但日本人这时候却偏偏成了聋子和瞎子,因为中储券的发行对他们有利,也是未来军队的主要财源,以战养战的策略不就是体现在这方面吗?

    “你说什么,吴四保这个混蛋居然在大街上开枪杀人?他这不是激化矛盾吗?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玩意!”陈明翔暗骂这货不得好死。

    沪市的商家也不是全都不敢怒也不敢言,今天中午就有几个大点的店铺,对警卫总队的行为非常不满,与吴四保的人发生了口角争执,可能背后有点关系有点势力。

    但是吴四保听到这个事情,直接开车来到地方,也不说话,举枪就把这几个人当众打死了,这货可是个神枪手,手枪射程以内百发百中。

    “吴四保认为没时间盯着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不杀几个人,起不到足够的震慑效果,反正他手里的人命有的是,不在乎多几条。”刘妮娜说道。

    也是,吴四保这样的汉奸走狗,可能早就做好了准备,随时被人给打死的准备,他们只求眼前一时的舒服,毕竟未来对他们太遥远了。

    “叮铃铃......”

    办公室的座机响了,陈明翔一边拿电话,一边说道:“这群无法无天的混球,自己拉了屎还得我来擦屁股,你敢和我赌一把吗,绝对是有人找我说这事。”

    “我可不和你打赌,你当着特工总部的督查室主任,管的就是这些烂事,人家不找你找谁啊?”刘妮娜笑着说道。

    还真让陈明翔猜对了,打电话来的是警察局长卢应。

    “老弟,你可是特工总部督查室主任,吴四保等人在大街上公然随意开枪杀人,这个事情你得管管,性质太恶劣了!”

    “刚才市长把我喊到办公室一顿狠批,要我立刻恢复市面的秩序,不要引起社会动荡。”卢应打电话来说道。

    特工总部的这种做法,迅速引起了强烈的反弹,沪市不是只有特工总部,汪伪政府的下属机构,还有市政府和警察局。

    沪市现在被搞得人心惊恐不安,很多店铺甚至不敢开门营业,大街上的人流也少了很多,这些特务们穷凶极恶,谁想在这个时候自己找倒霉啊?

    眼看就要到春节了,正是买年货的时候,应该是最热闹的场景,可街面越来越萧条,陈恭波觉得自己被打脸了。

    他知道中储券对金陵政府的意义,以后市政府的经费也要靠着中储券,但是麻痹的,老子刚到沪市上任一个多月,椅子还没有坐热乎呢,你们特工总部偏偏搞出这种事情来,这是想要谁好看呢?

    他也知道自己根本管不了李仕群这个特务头子,这家伙仗着背后有日本人撑腰,根本就不把市政府放在眼里。

    更何况,特工总部敢这么做,也有中央储备银行在幕后使劲,等于汪经卫和周坲海的授意,中储券发行不顺利,最着急的就是这两位。

    于是,陈恭波直接把警察局长卢应喊到办公室,严厉斥责他没有维护好沪市的社会秩序,勒令必须尽快解决。

    这是典型的柿子挑着软的捏,于是,卢应就被逼急了眼。

    “老兄啊,你也知道我这个特工总部的督查室主任,不过就是个摆设,和庙里的泥胎也差不多,你让我管吴四保,太看得起我了吧?”陈明翔说道。

    这个事情的脉络很清晰,吴四保是奉了李仕群的命令行事,而李仕群是受到了汪经卫和周坲海的指示,陈明翔犯不着这个时候出头。

    做人得有自知之明,涉及到的层次太高了,伸手容易被敲断手腕子,他能做的,就是在特工总部的层面解决问题。

    “现在市长大人急眼了,我的日子很不好过,老弟,你得帮帮我啊,我欠你一个人情!”卢应焦急的说道。

    。顶点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