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郑同志,一个小时前有人把电话打到了报社找你,我说你不在,他就让你给他回个电话,神神秘秘的,问他是谁,他说你听到西凤酒三个字就知道。”报社的小组成员,找到了郑同辉。

    山城政府故意挑起事端,削弱地下党的军事力量,压缩活动范围,这也引起了根据地的高度重视。

    全撤是不可能的,地下党不是山城政府的提线木偶,但是考虑到抗日大局,最后决定做一下让步,把皖省的部分主力先撤到江北。

    在江南地区活动的,可不止皖省这一支军队,其余的部队还是要坚持战斗,发展壮大自己。

    在沪市的物资采购小组,今天晚上与沪市的地下市委开会,商量如何支援其他的根据地建设,结果郑同辉却收到这样一个消息。

    “我知道这是谁,马上就找个公用电话给他回复。”郑同辉猜得出来,这个自称西凤酒的人,就是陈明翔。

    估计是出了生死攸关的重大事件,否则,与地下党来往极少的他,不会直接把电话打到报社。

    没过三分钟,郑同辉就跑到开会的地方,一脸的焦急,脑门都冒汗了。

    “郑同辉同志,出什么事情了?”地下市委的书记急忙问道。

    “得到准确消息,山城政府的军队在泾县设下埋伏,要对我们的部队实施伏击,数量多达八万人,赶紧通知部队绕开这个区域!”郑同辉说道。

    在场的同志们顿时大惊失色,山城政府的那群人,居然丧心病狂到了这样的程度!

    而这时候天色已经发亮了,地下市委还是赶紧用电台,把情报发给了根据地的首长,但所有的人心里都很沉重,时间怕是来不及了。

    “是潜伏在敌人内部的同志传出来的?”地下市委的领导问道。

    “不是,但他的身份非常可靠,也非常特殊,暂时需要保密。”郑同辉摇了摇头说道。

    陈明翔也是一夜没有睡,昨天他在宪兵司令部的酒会,实在没法离开,不但见到了第十三军的司令官泽田茂,也见到了兴亚院华中联络部的部长,海军中将津田静枝,除了物资采购的事情,还谈到了伪钞的事情,等散场的时候快到两点了。

    他离开宪兵司令部之后,急忙到租界找了个公用电话亭,打给了报社,偏偏郑同辉没有在。

    为了自身的安全,陈明翔只能用暗语表露自己的身份,等他回到家里,喝了杯浓咖啡,抽了支雪茄,郑同辉才打来了电话。

    两人的交谈只花了一分钟,至于事情的结果怎么样,陈明翔没有任何办法,能做的都做了,他只是个特工,不是神仙。

    而且这样做,已经违背了自己需要遵守的原则,军统局可是把地下党视为敌人的,如果戴老板知道这个事,肯定要动用家规处置他。

    汪伪政府的中央储备银行粉墨登场了,同时,中央储备银行兑换券,也就是所谓的中储券,也正式进入发行阶段。

    中央储备银行发布公告,中储券暂时与法币等价流通,所有汪伪政府辖区内的军队、政府和各机构,发放工资全都是中储券,

    汪伪政府的中央储备银行,与日本内阁印刷局签订协议,在日本东京印制的储备券,分为一元、五元、十元和五十元面额,还有一分、两分、一角和五角面额的辅币券。

    “我和兴亚院方面沟通过了,也和杉机关方面交换了意见,对于可能发生的伪钞倒流,暂时没有什么好办法解决,但是不会让华通贸易公司因此陷入困境,兴亚院的津田静枝部长提出,用中储券来弥补你的损失。”

    “你也知道,中储券是在日本印刷的,根据我们和金陵政府中央储备银行的秘密协议,皇军有权力使用军票兑换中储券,按照十八比一百的比例,兴亚院给你足够的补偿,你损失多少,兴亚院就补充给你多少中储券。”木下荣市笑着说道。

    “将军阁下,我担心那些收了伪钞的蒋统区大客户,会用这笔钱在沪市采购物资,这样就扰乱了沪市的金融秩序,伪钞的事情也就掩盖不住了。”陈明翔说道。

    “你考虑的的确周全,兴亚院也有这样的担忧,但中储券想要替换法币,还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法币不能彻底退出市场。”

    “杉机关认为,这些伪钞的仿真度很高,只要不是存在银行,就不会有被发现的可能,如果真收了伪币,只能怨自己倒霉,皇军也会适当的给一部分中储券。”木下荣市说道。

    按照这样的说法,日军给那些走私商人弥补中储券,那陈明翔的计划不是出现了大漏洞吗?

    事情可不是这么来看的,中储券毕竟是新发行的货币,想要得到市场的认可,需要时间来运作。

    可那些收到伪钞的走私商人,未必能等这么长时间,拿着一堆买不到东西的中储券,流动资金链彻底被斩断,跳楼的心都有了。

    “皖省那边的事情结束了吗?”陈明翔问岗村少佐。

    他一直担心地下党在皖省的主力部队被消灭,那是抗日力量不可弥补的巨大损失,所以想要在特高课,打听一下如今的态势。

    “派遣军总司令部对这个事情很重视,派出飞机进行侦察,特高课的人员也盯得很紧,双方还在激烈战斗呢!”

    “地下党的军队经常和皇军作战,实战经验很丰富,山城政府的军队想要一口吞掉,也没有那么容易,我估计怎么也得十天。”

    “可惜的是,其他地方暂时没有发现有这种围剿,地下党的军队活动范围很广,皖省、鄂省、苏省、湘省、浙省和豫省,都有所谓的根据地,如果山城政府真要发动攻击,皇军倒是很乐意提供帮助。”岗村少佐说道。

    陈明翔松了口气,他发现自己进入一个误区,在他看来,山城政府的军队以逸待劳,以八倍的兵力伏击地下党的军队,顶多两三天就能结束战斗,双方的武器装备也不是一个层次的。

    没想到,对方的战斗力,远比自己想象的要高很多,岗村少佐说的十天,必然是根据战场情况做了大致的评估。

    。顶点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