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侵略者扶持汪伪政府的用意,就是为了掠夺华夏的资源,奴役华夏的人民,但日本人做事情,往往是又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非得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掩饰自己的狼子野心。

    为了显示汪伪政府,是华夏“正统”的政府,日本人也在逐步从台前退居到幕后,比如中储券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汪伪政府想要维持自身的运转,的确需要开辟财源,这些汉奸们不会有什么创新,会做的就是压榨商人和老百姓,所以想要物资统制大权,虽然顶多跟着喝点汤,总比没有强吧?

    “早就听说陈局长年轻有为,是沪市冉冉升起的明星,今天晚上既然遇到了,能请您跳支舞吗?”和卓贤带着甜美的笑容来到面前。

    稀里糊涂的与双胞胎姐妹花各自跳了支舞,引来一片羡慕的眼神,陈明翔心里纳闷得很,她们并没有对自己提出什么要求,只是留个电话号码就算了,这是什么意思?

    “感谢陈君对帝国军队的慷慨馈赠,也感谢陈君对帝国的支持和忠诚,过几天宪兵司令部的酒会,我们可以聊一些更为亲近的话题。”第十三军司令部的新任司令官,陆军中将泽田茂说道。

    这是日军将官里面少见的独眼龙将军,一只眼睛被摘除了,他属于陆军里面的激进派,主张和德国结盟。

    日本驻华夏海军的最高司令官岛田大将,并没有和陈明翔多说几句,握了握手,说是海军陆战队司令部酒会的时候再聊。

    元旦前夕,陈明翔动用华通贸易公司运输队的十几辆卡车,把大批的“慰问”物资,送到了各个情报机构和驻军司令部。

    这些礼物显然很对这些日方高官的胃口,特别是军官级别的,而且数量之多档次之高,也是前所未有的,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场面话自然要说的漂亮。

    有点奇怪的是,在这样的场合并没有看到南造云子,这简直不像她的风格,陈明翔有种不好的预感。

    上次军统局本部沪市直属站被抓了两个弟兄,就是南造云子私底下搞出来的,难不成她又有了新发现?

    “陈局长,我有一个陕省的朋友,带来几瓶窖藏多年的西凤酒,我就不到你家里拜访了,中午的时候一起坐坐吧?”郑同辉打来的电话。

    “行,在你们报社附近找个餐馆吃顿川菜吧,你也真够抠门的,我给你们报社那么多业务,几瓶酒把我打发了?”陈明翔笑着说道。

    睡到上午十点还没有醒的陈明翔,顿时来精神了,郑同辉的意思很好理解,肯定是陆琨瑜给自己来信了。

    郑同辉说了个地址,陈明翔洗了把脸刚要出门,电话又响了。

    “陈君,下午两点钟来一趟,有些事情需要和你商量一下。”这是杉机关的阪田诚盛打来的。

    自从上次的试验失败后,杉机关一直都没有找陈明翔,忽然之间要见面,估计是伪钞计划再次启动了。

    距离报社一个路口的川菜馆,郑同辉要了个单间,能在租界开起来的餐馆,装修都不会太差,一般都有几个单间,毕竟消费水平摆在这里。

    打开一张折叠了多层的白纸,上面出现了陆琨瑜那熟悉的娟秀字体,这是一封平安信。

    她没有提名字,而是以坏家伙作为代称,说已经到了目的地,正在紧张的学习中,这里的条件虽然非常艰苦,但她的精神很充实。

    报平安只有短短几句话,其余长达数千字的内容,就是两人之间私密的“悄悄话”了。

    虽然陆琨瑜用词很婉转,可陈明翔能从字里行间,感觉到她浓浓的思念之情,一直在自己的呵护之下生活,突然到了陌生的环境,不想家才怪!

    “既然她平平安安到了地方,那我就放心了,等到临近春节的时候,我为你们学校赠送一些年货。”

    “我听说延州也有少量的石油出产,这样吧,为了掩人耳目,我会买你们一点汽油,作为运输队的油料,以高于市场价采购。”陈明翔虽然舍不得,但还是烧掉了这封信。

    延州的石油开发和提炼,在华夏来说也具有重要意义,因为这代表着石油工业的起步,说起来甚至可以追溯到清朝时期。

    清政府曾经聘请日本技师购买日本蒸汽钻机,在延州地区打了两口井,但由于产量偏小外加运输困难,最后还是放弃了。

    民国二十三年,山城政府成立了陕省北部油矿探勘处,从国外购买了一批机器工具和材料,截至根据地成立前,共有油井二十余口,同样产量很小。

    眼下整个华夏,能够称之为油田的,也就是玉门,民国二十八年正式勘探开发,民国二十九年正式投产,产量也不是多大。

    陈明翔听走私商人说,延州的根据地能够产油几千桶,按照每桶二十五斤来计算,就是二十多吨原油,由于炼制技术比较落后,每月汽油和柴油的产量非常少。

    他倒不是真的看重这点油料,而是想要借此机会,为自己打打掩护,地下党的根据地有多穷,他是亲眼看到过的。

    稽查队没收的日常物资,已经堆满了两个大仓库,五花八门什么都有,以这个名义换点汽油来,想必也没人敢说什么。

    特别是华通贸易公司的汽车运输大队,常年跑长途,耗油量是非常惊人的,偏偏宪兵司令部和特高课有分红,即便知道这些汽油是来自根据地,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汽油是战略物资,眼下的价格非常昂贵,每英制加仑能够达到六块钱,黑市已经达到了八块钱,一加仑大约是四点五升,这可是不小的开支。

    “我今天向上级汇报这个事,明天下午给你答复,根据地的生活水准比较低,陈先生慷慨解囊,我代表根据地先谢谢你了。”郑同辉说道。

    虽然油料的产量很低,但也是根据地政府的重要收入来源,如果陈明翔能够以高于市场价收购,那也是个很不错的消息,年底的财政宽松一些。

    。顶点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