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市各大报纸刊登了市政府的任命公告,基本上保留了原来傅箫安时期的组织架构,可几个重要的市局,更换了陈恭波的人,社会局的局长是凌贤文,财政局的局长是袁厚直,公用局的局长是叶学松。

    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堂堂的市长要是连这几个地方都把控不住,当这个鸟市长还有什么意思?

    最让人们感兴趣的是,金陵政府特务委员会特工总部经济物资稽查队的翻译陈明翔,出任社会局副局长,这就太刺激人了。

    早晨起来,王真就骑着自行车来到静安寺,在西南角的大树下停住,看看周围没有人,从墙根的碎砖头里摸出一张纸条。

    王真此刻的心情非常激动,这可是与春风的第一次情报传递,意义可谓非常重大。

    这里是陈明翔和王真约定的情报传递点,纸条上面用密写药水写着字,必须要用特殊方式才能看到,肉眼发现不了,即便是被人无聊的拿走,也不会造成情报泄露。

    每天的七点半,王真或者安然,就要到华通贸易公司的门口瞧瞧,如果看到粉笔画的圆圈,就到这里来取情报,没有就不用来。

    如果是三角形,那就是另外一处地点,紧急情况下陈明翔会把情报直接放在思南公馆她们住处的信箱里,或者是从墙外丢到墙角。

    “看到没有,人比人该死啊,陈主任坐着不动,天上都能掉馅饼,市政府第一大局的副局长,位高权重的职务,麻痹的,好事怎么总是他的啊!”

    “本来就是沪市最大的走私头子,又是缉私的老大,现在连物资管控也掌握在手里,真成了财神爷了。”林志江感觉到忿忿不平。

    “别说这些屁话,这都怪我们自己没本事,听说陈恭波是日本海军方面极力推荐才当上市长的,而陈主任和日本海军的关系非常密切,也就是年纪轻点,否则社会局的局长都是他的。”万利浪说道。

    “昨天晚上李主任说了,市政府准备在沪西设立警察署,我觉着这个职位我们行动总队必须要争一争,否则肯定便宜警卫总队的人。”张进庐说道。

    陈明翔的途径一般人是学不来的,他已经把走私玩到了极致,连日本海军和陆军都绑在自己的船上,这种本事谁有?

    沪西警察署的职位也是一个肥缺,肥的流油,只要担任了老大,就可以放手收取保护费,什么赌场、烟馆、娱乐场所,大把大把的收钱。

    “这个事情有些难办,沪西按照区域划分,是警卫总队的地盘,吴四保要抢这个位置是名正言顺,可我们行动总队要是伸手,很难说李主任会怎么想,关键是,要问问陈主任的意思。”万利浪想了想说道。

    林志江和吴四保都是特工总部的总队长,论级别已经是高层了,不可能再去兼任沪西警察署的署长,那样吃相太难看了,手下的弟兄们也会很不满。

    旱的旱死,涝的涝死,哪有这种做事方式的,你们倒是吃的满嘴流油,让我们干看着流口水?

    张进庐是个女的,在目前的大环境下,压根不可能出任警察署长这样的重要职务,开什么玩笑呢?

    所以,特工总部符合条件当署长的,就是三个人,一个是万利浪自己,一个是潘搭,第三个是胡俊贺。

    回到思南公馆的王真,来到书房拉上窗帘,安然拿着手枪在下面警戒,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春风的情报只能由她自己发送,这是铁的纪律。

    用药水涂抹纸条,上面很快就出现了陈明翔的字迹,她一看内容就愣住了,自己的搭档这是又兼任了一个重要职位?

    作为有针对性训练的她,对沪市的各个衙门并不陌生,也知道社会局是市政府的第一大局,权力可以说是非常大,可随之带来的,却是数不清的麻烦,汪伪政府的政府官员,除了干坏事还能干嘛?

    “局座,明月发来了密电,汪伪政府的中央储备银行,将在一月六日正式成立,由周坲海担任银行总裁,钱大魁担任副总裁和沪市分行的行长,中储券也在同一天公开发行。”

    “根据金陵方面的消息,中储券在初期将会和法币保持等值,并以二百四十中储券兑换一百华兴券的比例,逐步收回华兴券,联银券暂时先不管,中储银行与华北方面没有谈拢。”

    “中储银行也知道中储券的发行,将会遭到我们的抵制,因此,周坲海把警政部长的职位给了李仕群,拉拢特工总部冲在前面卖命,未来一旦发行不顺利,特工总部必然以暴力手段强行推动。”潘琦吾说道。

    这次的情报也是意义重大,明月开始接手春风的发报工作,也给春风的安全性增加了不少。

    “什么狗屁警政部长,不过就是挂羊头卖狗肉罢了,瞧瞧里面,全都是特工总部的人,连吴四保这样的流氓地痞,居然还是警政部专员,我们的春风同志,甚至是督查室主任!”

    “中储券的发行是个大事,我马上去见委座,接下来要和孔部长以及宋董事长谈谈,正好我们军统的经费严重不足,他们发行货币,这是个非常好的机会!”

    “日本人能够制造法币假钞,我们也能制造中储券假钞,我就不相信,中储券粗制滥造,山城的专家无法破解其中的秘密!”戴立说道。

    “还有一个好消息,春风在日本海军的推荐下,正式成为沪市社会局的副局长,专门负责战略物资管制的工作,昨天已经见过陈恭波了,还送了一份厚礼。”潘琦吾笑着说道。

    “他在日伪那边倒是如鱼得水官运亨通啊,做的官是越来越大了,职务也越来越重要,现在都混到市政府了。”

    “说起来也是有意思,他是沪市最大的走私头子,也是沪市缉私的头子,现在又要管着沪市的工商业,简直成了一条龙!”

    “陈恭波这人不难对付,他喜好文墨而且生性风流,你告诉春风,只要从这两个方面下手,关系就会进展飞速。他在沪市那么大的关系网,淘换点好东西应该是不难的,我就不给他操心了。”戴立也笑了。

    。m.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