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侵略者为了掠夺华夏的财富,每占据一个地方就要扶持一批汉奸,作为自己的工具来压榨占领区的华夏民众,而货币就是重要手段。

    伪满洲国是日本占据最早的地区,由伪满洲中央银行发行了货币,但不同的是,伪满洲国的钱币和日元是等值的,充分显示出日本要长期霸占东北的狼子野心。

    华兴券,是原伪维新政府名下的华兴商业银行,发行的一种货币,在沪市基本上不怎么使用,谁都不承认。

    但是在汪伪政府没有成立之前,华兴券却是关税关金必须使用的钞票,现在也是一样,发行量非常小,大约就是六百多万的样子。

    联银券是日本扶持的华北地方势力成立的伪政府,以联合准备银行的名义,发行的一种货币,被称为汉奸票或者走狗票。

    这种伪钞,伪政权发行的钞票自然是伪钞,日本人随便支取,伪政府也大量印刷,等于是抢夺人民血汗的一把刀。

    “满洲国是日本人的亲儿子,金陵政府只是抱养的,待遇能一样吗?别说是流通到满洲国,就是华北也不会使用中储券的,金陵政府成立的时候,人家就是来捞个名分,实质性的让步一点没有。”

    “中储银行准备以一百元华兴券,兑换二百四十元中储券的比例,完成华兴券的回收,至于联银券,暂时还没有洽谈好。”

    “金陵政府想要用中储券吃掉联银券,可华北那些人不答应,实际上你就当没这回事吧!”丁墨村说道。

    这就是大汉奸想要吃小汉奸碗里的肉,小汉奸就是不答应,麻痹的,大家都是汉奸,凭什么你要吃我的?

    荣升为汪伪政府警政部长的李仕群,在王宝和酒楼大摆筵席,菜肴是非常的丰盛,喝的是陈年绍兴黄酒。

    不但特工总部的大小特务们全部出席,连梅机关的晴气中佐和警察局长卢应,也被邀请到了庆祝宴会。

    宪兵司令部只来了特高课的中岛信一少尉,他是东南贸易公司的日方负责人,岗村少佐对李仕群的感觉很差,自然不会来捧场,而木下荣市是日军宪兵少将,李仕群根本请不动。

    陈明翔这次看到了钱信民,暂时挂着一个特工总部机要室副主任的职务,看起来心情很低落,也不说话,低着头默默的喝酒。

    这可是堂堂的军统少将啊,居然沦落到这样的地步,陈明翔看着都觉得心里发酸,换做别的时候,自己见了钱信民还得主动敬礼呢!

    特工总部的特务们是喝的很痛快,场面喧闹不堪,自家的老大步步高升,权力越来越大,手里有的是肥缺。

    李仕群喝酒的时候自然得意的很,特工总部主任的确是有权力,可是职位不怎么好听,特务头子嘛!

    成了汪伪政府的警政部长,一听就是高大上的重要职务,进入部级领导的序列,所以啊,凡是敬酒的几乎是来者不拒,喝多了酒,说话就有些狂妄。

    “老卢,我听说市政府要收回沪西的警察权,准备成立沪西警察署,如果这个事情办成,局长就由我们特工总部的人来做吧,都是警政部的人,以后你可要多帮衬哦!”李仕群笑着说道。

    沪西本身是指沪市西部地区,但实质上还是指公共租界,特别是越界筑路形成的地区。

    这些地方本来不属于公共租界的范围,但是租界却找借口以修路的方式,把这些地方占为己有,由巡捕房行使警察权。

    沪西的租界和虹口日占区,汪伪政府自然不敢惦记,可这些越界筑路形成的地区,却要和租界争一争,一方面是有日军在背后撑腰,一方面是租界违反了协议,私自扩充地盘。

    傅箫安活着的时候,就在和租界洽谈这个事,谈到半截被军统给杀了,陈恭波当了市长,自然也要继续下去,这也是他的“政绩”之一,收回被公共租界霸占的地区执法权。

    公共租界的范围按照协议是二十二平方公里,但是所谓的越界筑路,光是增加的部分,就达到了三十一平方公里!

    越界筑路地区可不是荒无人烟的空地,像极司菲尔路、静安寺路、大西路、愚园路等等,都是高档居住区,其繁华程度不亚于租界内部,越界筑路单纯沪西就增加了二十八条路。

    听到这个消息,特工总部的特务们顿时竖起耳朵,这个警察署的署长,那是绝对的肥缺。

    卢应笑了笑没作声,陈明翔看得出来,这个老家伙的心里很不爽。他可是沪市警察系统的一把手,李仕群摆出警政部长的架子,在公开场合谈论沪西警察署的任命,不等于是打他的脸吗?

    “等市政府方面和租界方面谈判完毕,签署完正式文件,再说人事方面的安排,现在还为时过早。”晴气中佐笑着说道。

    陈明翔在旁边是冷眼旁观,他对这种狗咬狗的事情从来不愿意插手,沪西即便设立警察局,他也不可能去担任这个职务,一块流着油的肥肉,抢着吃的狗能少得了吗?

    不过,用这件事给特工总部找点麻烦倒是可以的,李仕群真的下决心要抢这个职务,估计阻力不会太大,但谁来当这个职务,那就有说法了。

    警卫总队的吴四保、潘搭,行动总队的万利浪和林志江,中统的胡俊贺和苏成德,还有李仕群沾亲带故的亲戚,谁不想要捞一把?

    “什么狗屁警政部,也就是个虚名而已,各地的警察局都归各地宪兵队管理,他李仕群伸伸手试试,不敲断他的手腕子才怪!”喝多了的卢应,对李仕群的得意很看不惯。

    沪市警察局就是例子,卢应只服从梅机关和宪兵司令部的管辖,对于特工总部履行配合义务,李仕群也别想指挥他,警政部长又怎么样,那特么的就是个摆设。

    “好歹也是名义上金陵政府辖区警察部门的最高领导,人家高兴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你都知道部长是个虚名,又何必计较呢?”陈明翔说道。

    。m.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