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女人是南造云子,她要是不感觉熟悉才是怪事呢!

    两人的经历基本类似,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女特工,而且是精英级训练的女特工,差别是在年龄和经验方面。

    王真虽然不知道南造云子的身份,却不想让自己引起对方的注意,女孩子的直觉有时候相当敏锐,她便提前离开了酒会。

    “云子和你说了吧,她现在得到了梅机关的支持,影佐将军专门拨了一笔经费,用来维护她的情报网。”岗村少佐阴沉着脸说道。

    拿自己的下属无可奈何,这是身为上司的耻辱,岗村少佐万万没有想到,南造云子居然利用土肥圆的关系,直接和梅机关挂上了钩。

    这可是大本营设在华夏的最高情报机构,特别是汪伪政府辖区内的日本情报机构,全都服从梅机关的指挥和调遣。

    沪市宪兵司令部特高课,尽管是宪兵系统的情报机构,但性质还是陆军省直辖,照样也得受到梅机关的制约。

    “课长,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谁让人家有个好老师呢,背靠大树好乘凉啊!”刚跳舞回来的陈明翔开始刺激他。

    岗村少佐的拳头攥的咔吧响,可是面对只能仰视的土肥圆,他实在是无计可施,人家只需要一封电报,他的布局全都废了。

    虽然一心想要杀死南造云子,不过,每次抱着她香软的身体,陈明翔心里就觉得很邪恶,他有种要扭断她脖子的冲动。

    在回家的路上,想到岗村少佐像是死了爹的表情,他就想笑,只不过,南造云子和岗村少佐,包括那位土肥圆老前辈,都不知道一件事,戴老板可是通过潜入山城的特务,正一点点挖掘这条网的间谍呢!

    “先生,那些枪支弹药和物品,我已经亲自送到了您指定的地方。”周国骏汇报说道。

    “我也是没办法,既然迈出这一步,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你就烂在肚子里吧!”陈明翔说道。

    让周国骏给行动组送武器,这也是陈明翔不得已的做法,要说这个手下不怀疑自己的身份,那是自欺欺人,除了跟踪日本人就是跟踪汉奸,这能是一般人做出来的事情吗?

    与其心里犯嘀咕,还不如做出自己被胁迫的假象,他为了活命,只能与那些抗日组织合作,提供情报信息和武器。

    第二天早上,陈明翔开着车先到思南公馆一趟,放下了不少东西,然后开车来到复兴公园,把几串钥匙放到了垂柳的根部,这是昨天晚上通过电台约好的地方。

    卿本佳人,奈何从贼!

    陈明翔第一次见到莫果慷,就有些惋惜,这位大汉奸的女秘书,也是个很漂亮的女人,当然,不漂亮也不会让陈恭波如此着迷。

    她穿着一件黄色的旗袍,纯金的三件套,金项链金耳坠金手镯,手指上戴着宝石戒指。

    皮肤很是白嫩细腻,眼睛水波盈盈,很是娇俏动人的感觉。身材高挑曲线优美,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走动间摇曳生姿,从旗袍的下摆还能看到时髦的丝袜。

    “陈局长,市长正在办公室等着您呢,请随我来!”莫果慷笑着说道。

    她被陈恭波视若心肝,自然是有她的长处,一个美丽而聪明的女人,所以她知道陈明翔的分量究竟有多重。

    昨天晚上的酒会结束后,陈恭波回来的时候虽然醉醺醺的,却叮嘱她要接待好今天上午来接受任命的陈明翔。

    这是一个有着日本陆军和海军双重保护的特殊人物,千万不要得罪他,而且,和陈明翔打好关系,得到的绝对是意外惊喜,沪市最大的走私头子和沪市最大的缉私头子。

    莫果慷没想到陈明翔会是如此的年轻,虽然称不上美男子,但是却有陈恭波不具备的优势,全身洋溢着青春活力,可能是久居高位惯于发号施令的缘故,她感觉这个男人有一种霸气,猛的冲撞到心里最深处。

    “莫秘书,都说市长身边有一位绝代佳人做秘书,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初次相逢,我也没有带什么礼物,这点小意思请你收下吧,以后还得请你多多关照。”陈明翔递上了一套木盒包装的珠宝首饰和一个红包。

    一千美金的大红包,顿时让莫果慷笑靥如花,这可是稀罕东西,珠宝的价值也相当昂贵,璀璨的宝石和钻石,把她的眼睛都耀花了。

    “陈局长真是名不虚传啊,知道女人对这种东西是没有抵抗力的,谢谢,我就收下了,改天单独请你吃饭。”莫果慷笑着说道。

    昨天晚上身为酒会主人的陈恭波,估计没睡几个小时,眼睛里全是血丝,全靠着咖啡来提神。

    “日本海军方面提议让你在社会局担任专职副局长,负责全沪市所有的战略物资管制工作,我已经和你的上司,也就是社会局长凌贤文打过招呼了,他今天会派人给你整理办公室,明天上午你就可以上任。”

    “凌贤文也是刚刚到职,对社会局的事情也不熟悉,你可以自行决定人员和编制,我会全力支持你。我希望你们两个可以精诚合作,把市政府第一大局的工作做出成绩。”陈恭波说道。

    莫果慷刚才来通报的时候,说起陈明翔送了一套名贵珠宝和一千美金作为礼物,陈恭波当然要释放善意。

    “我听说市长先生清廉刚正,只是领取一份薪水而已,这种品格值得下属们敬重,但这里是沪市,十里洋场的花花世界,市长代表着市政府的形象。”

    “您刚刚搬家过来,想必手头不太宽裕,我作为下属,略微表示一点心意,这也是符合惯例的。”陈明翔说道。

    没有什么比黄金这种东西更加诱人,十根大黄鱼的光芒,照亮了陈恭波的眼睛,其实加起来也就是能够兑换五六千法币,但黄金就是黄金,甚至比旁边厚厚的两万法币都更能吸引人。

    “沪市,亚洲最大的国际都市,工商业最发达的城市,果然是一个充满财富的聚宝盆!”陈恭波看着抽屉里的金条和法币,心里有些震惊。

    他以前职位很高,却没有多少家产,改组派在山城政府不吃香,直到当了汪伪政府的二号,手里才慢慢的有了积蓄,谁曾想刚来到沪市当市长,就收到了一大笔钱。

    。m.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