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箫安被刺杀后,目前的市长职务由秘书长苏锡文代理,谁都知道这不过是个过渡而已,汪伪政府绝对不会放弃这块大蛋糕。

    赔本了啊,陈明翔心里觉得吃亏,傅箫安临死之前的一顿饭,是自己提供的,还搭上了两瓶好酒,结果第二天就挂了,这让他的心里很不爽。

    “我代表戴局长,向铲除傅箫安的沪市区有功人员,宣布由委座亲自签署的军政部特别嘉奖令!”

    “授予第二行动大队大队长陈莫,二等宝鼎勋章一枚,晋升为陆军上校军衔,授予第三行动大队大队长蒋安化,三等宝鼎勋章一枚,晋升为陆军上校军衔,各自奖励一万元法币。”

    “戴局长为沪市区集体记功一次,奖励五万法币,希望诸位再接再厉,为抗日事业做出更大的贡献。”潘琦吾神态庄重的说道。

    这是在沪市区的联络站,参加这次会议的全都是沪市区的中高层,接到傅箫安被除掉后,戴老板非常高兴,特别向委座为沪市区请功,表现出色战斗在第一线的陈莫和蒋安化,被点名授勋晋升,这也是极大的荣耀了。

    陈恭树虽然没有得到嘉奖,可是他在锄奸行动中领导有功指挥有方,军统局的档案自然要添上浓重的一笔。

    眼下戴老板的职务军衔是少将,他也是少将,晋升是没有希望的,总不能高过戴老板,那不是找麻烦吗?

    “潘秘书,沪市区想要开展一次长久性的战斗计划,专门对沪市的日本人展开刺杀,希望您回到山城,代替沪市区向戴局长请示。”陈恭树说道。

    面对着潘琦吾,即便身为军统少将的陈恭树也得小心翼翼,他知道面前的这位,是戴老板的心腹,不敢有些许怠慢。

    “老弟尽管放手去做,只要是对抗日有利的事情,局本部肯定大力支持,但是你们也要多加小心,我们的老对手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张骁林和傅箫安都是日本人非常看重的大汉奸,他们的死必然激怒日伪,用不了多久,特高课和特工总部,就会对沪市区采取行动。”潘琦吾说道。

    日本人能咽的下这口气吗?绝对不可能!

    傅箫安的死,也让所有投靠日本鬼子的汉奸们吓得腿肚子转筋,震慑力是相当强大的。

    为了维护自己占领军的实力形象,对军统采取打击是最为简洁有效的手段。虽然没有实力攻打国统区,但对付占领区的军统特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直属站原来的那些成员,我已经通知尽快撤离,电台留给明月,你以后尽可能不要再发报了,准备一个情报传递点,通过电台告诉我,明月会接手这个事情。”

    “抓紧时间在租界找到一处合适的联络点,安排行动组的人藏匿起来,给他们预备武器,别忘了经费。”

    “戴老板虽然允许你从货物交易的款项里扣除,但你不要这么做,军统局的经费也很紧张,你小子捞钱是把好手,这几个人的开支难不住你。”潘琦吾笑着说道。

    自己这个学生在日伪机关,掌握着华通贸易公司和稽查队两个极其重要的机构,可以说是富得流油,别说是几个人,就是几百人也没有问题。

    “您放心老师,学生不是贪财的人,只是没有花钱的地方,他们来了正好派上用场,为了抗日,我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也不心疼,可以不用局本部一分钱。”陈明翔说道。

    他的确不看重钱财,而且家产多的能当百万富翁,以前是身在敌营,想花钱也不敢花,对着自己的下属和弟兄们,就没有这么多顾虑了。

    “你啊,我没说让你一直负担直属站的运转,以后经费还是得申请,要说专业方面的能力,火候的确到了,可是要论到做官的经验,还嫩得很呢!”

    “军统这个组织人员结构很复杂,也是派系林立,有些人的资格老背景很强硬,连戴老板也不能做到绝对掌控。”

    “浙省出身的最为强势,戴老板和毛主任都是这一派的,还有两个派系,一个是粤省的一个是湘省的,相互之间也是勾心斗角。”

    “你在沪市执行潜伏任务,不了解这些事情,但是现在当了中校副站长,也进入军统局的中层,必须要多动动脑子,谨慎才是王道。”

    “个人表现的太抢眼,等于是出头的橼子先烂,你的代号在军统高层也不是秘密,情报方面出色也就算了,可别的方面,还是收敛一些的好。”潘琦吾语重心长的说道。

    做老师的有义务要教导学生逐步成长,潘琦吾也是这样的想法,随着陈明翔身份的变化,他觉得也该给陈明翔一个警告。

    这个学生太年轻了,毕业后没两年就参加了军统,一直接受单独的秘密训练,缺少对军统的认识。

    “难不成还有人敢对着我下黑手,向日伪方面泄露机密?”陈明翔听到老师的话大为震惊。

    对他来说,军统局就是第二个家,也是最为信赖和为之奋斗的寄托,突然之间听到这样的谈话,顿时心里变得冰凉一片。

    我特么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与敌人周旋,你们在后面暗箭伤人,麻痹的,你们的良心被狗吃了?

    “目前来说你被保护的很好,暂时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可谁也不敢保证以后不出现这样的情况!我教导过你,特工永远都不要说不可能这三个字,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的,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你要做的就是把可能扼杀住,不要轻信任何人,不要轻信任何事,大胆推测小心求证,这是我们的生存法则。”

    “你一个人用自己的收入养着一个地方站,表面上是为戴老板分忧了,可在别人眼里,你这是什么行为?你的钱是不是从华通贸易公司和局本部的交易中克扣贪污的?”

    “你是我的学生,也是戴老板的学生,别人就认为你是浙省派系的,现在你人微言轻,还不要紧,等你在军统的职务越来越高,权力越来越大,又会是个什么局面?”

    “我上升挡了别人的路,你上升自然也是如此,内幕永远都是血淋淋的,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斗争,利益是能杀人的!”

    “未雨绸缪,你要时刻记住我的话,低调一点是没错的,你现在还没有高调的资本!”潘琦吾说道。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