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后天下午乘船赶往沪市,先到你叔叔家里住下,然后到法租界的中央银行分理处找一份工作,这对你来说是轻而易举的。”

    “等你稳定下来,我会给你安排一个地方发报,电台就设在里面,还有一个秘密的情报接收地点,平时没有接到发报任务的情况下,就监视即将成立的汪伪政府中央储备银行动向。”

    “为了让你和春风的‘相遇’不那么突兀,年前你们暂时不能见面,你要利用自身的条件和优势,参与租界的社交活动,成为一个新的沪市名媛,这种身份才配得上春风眼下的地位和能量。”

    “你叔叔在租界有一定的人脉关系,与一些市政府的官员有来往,可以帮助你完成任务。记住,你要尽快搬出来,自己租个小院,这样行动起来方便。”

    “明月当空照,春风绿江南,这是我给你们第一次见面设计的暗语,将会登在《沪市晚报》的文艺版面,你们要时刻关注这份报纸,一旦出现这个标题的散文,你们就要接头开始联系。”

    “春风对山城政府和军统的意义巨大,你要时刻应对复杂的局面,他身边盯着的眼睛太多,一个不留神就会落入圈套里,如果你和他公开来往,无论是宪兵司令部特高课还是特工总部,都会对你做详细调查。”

    “为了保护春风,必要的时候你要有牺牲的心理准备,无论如何不能牵扯到他,对军统局来说,他的价值达到了不惜一切代价的程度!”潘琦吾说道。

    最后的一句话听起来似乎很残酷,可现实就是如此,既然春风的工作是不可替代的,那王真就要准备为他牺牲自己,反过来也是一样,假如王真的价值高于春风,那做好牺牲准备的就是春风了。

    从民国二十六年开始,沪市的战斗就没有停息,军统特工们前赴后继,死了一批又顶上来一批,对于戴老板来说,为了完成与侵略者和汪伪政府对抗到底的目标,死再多的人都是值得的,这就是上位者的意志力。

    春风之所以受到这样的高待遇,是因为他的价值体现,假如没有这么多的成绩作为支撑,战略潜伏早就改变为战术潜伏了。

    “请局座和主任放心,我接受任务的那一刻开始,就有了这样的信念,用生命保护春风,帮助他完成自己的使命。”王真站起来说道。

    “不要总是想着牺牲,我需要你活着和春风一起战斗,为了给你们创造更多的有利条件,我会安排一个行动组潜伏在沪市,危险容易暴露的事情,就由他们来负责。”

    “军统局在沪市的直属站已经暴露了,我决定由春风兼任直属站的中校副站长,行动组长是展森,你担任情报组长,并担任直属站的督察,以这个名义对全站发号施令。”

    “春风只有你能联系,他的命令由你来传达,其余的人只服从命令行事,直属站如果遇到涉及沪市区的紧急情况,可以联系沪市区的陈恭树,但沪市区不能联系直属站,这是纪律。”

    “直属站的经费由春风负责,联络点由他来安排,他现在可是富得流油,等一切都办理妥当,你给局本部发报,电台设备和枪械,我会尽快安排送到沪市区。”戴老板说道。

    展森是刺杀季云卿的军统杀手,枪法非常准,而且单兵作战能力很强,只是当年出了纰漏,差点被特工总部抓到,为此,戴老板一直把他藏在沪市郊区的忠义救地盘,憋得他实在够呛。

    “局座,这个事情是不是要告诉毛主任一声?”潘琦吾问道。

    他坐着戴老板的车,离开了这个院子,王真等到所有人都撤离之后,才独自返回租的房子。

    涉及到一个直属站的编制,配发的经费和武器弹药,联络电台和密码本,这些事情肯定瞒不住军统局秘书副主任毛仁凤。

    实际上现在的秘书主任是郑杰民,但他是军令二厅的副厅长,只担任虚职并不到军统局上班,由毛仁凤来行使职权。

    “也好,我估计他早就对你的行为起了疑心,说开了也好,免得他整天疑神疑鬼的瞎猜,我和他谈谈吧,你们两个关系好,有些问题难以回答。”戴立笑着说道。

    戴立在军统局的心腹很多,但是他最为信任的,一个是毛仁凤,当之无愧的二号人物,一个就是潘琦吾,尽管现在不担任高位,实权却很大,这两人私下的关系自然铁的很。

    “局座,我想再去趟沪市,一是帮助春风了结这个直属站的架构和人员组成,他几乎是两眼一抹黑,上手很不容易,二是要告诉他王真的情况,以后配合起来速度更快一些,减少磨合的时间。”潘琦吾说道。

    “如果不是陈明翔实在不方便,我都想见见他,你考虑的很周全,明天就可以动身,顺便见见陈恭树,催他抓紧时间除掉傅箫安。”

    “汪伪政府正在筹备中储银行,沪市肯定是最为激烈的战场,这个家伙可是金融方面的大行家,有了他在后面搞鬼,形势不容乐观。”戴立说道。

    那么,傅箫安这个大汉奸,真的精通金融,对中储银行的货币发行有令人忌惮的杀伤力吗?

    这要从傅箫安的履历说起,他是赫赫有名的晚清大人物,也是曾洋务派代表人物,从一品大员盛宣怀的亲信,通商银行的实际控制人,对于企业经营和银行运营都是门清。

    至于被山城政府的银行联合起来,搞得他黯然离开通商银行,这个事情暂且不说,那属于经营方面的问题。

    他投靠日军,担任伪沪市政府的市长后,先后成立了三家银行,苏洲的苏民银行、杭洲的浙民银行和沪市的中亚银行,这就证明他对金融方面的手段。

    中储银行发行货币,首先要应对租界内的山城政府各大银行,双方必然要有一场恶战,在这样的时候,对山城政府恨之入骨的大汉奸傅箫安,如果不趁机报复,那就不是他了。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