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宪兵驻沪司令部,居然以贪污、渎职和走私的三大罪名,一次枪毙了稽查队五个副科长以上领导。

    随即,稽查队开始大规模的严查行动,各个关口封锁的严严实实,违禁品根本就没有漏洞可钻。

    与往常完全不一样,检查站的人态度非常坚决,送钱不要、人情不顶用,日本鬼子用血淋淋的事实警告了稽查队的人,侵略者一旦呲出牙来,那是会要人命的。

    两月前被宪兵司令部剥夺权力的稽查队老大陈明翔,再次执掌了权力,这个事情也引起了走私商人的注意,于是,大家疯了一样的到稽查队送钱。

    但是陈明翔没有去队部上班,似乎在刻意躲着这些走私商人,但这些人神通广大,居然找到了他的家里。

    “课长,能不能请两个宪兵到我家坐镇一下,三更半夜都有人来按门铃,我这里都要成菜市场了!”陈明翔打电话说道。

    “这也在我的意料之中,走私商人的活动是不会停止的,你做做样子也好,明天我就派一个宪兵班给你站岗值班,大日本帝国的忠诚朋友,当得起这种待遇。”岗村少佐笑着说道。

    书房的保险柜里塞得满满的,光是这一次宪兵司令部的分红,就有法币二十六万元、美金四万元、大黄鱼五十根和小黄鱼一百根,还有金银首饰、古玩玉器和字画一百余件,汽车两辆。

    为了安全起见,陈明翔不得不向美国洋行订购了两个大保险柜,他准备放在自己的新家,还要挖个地下室,顺便说一句,新家装修完毕后,他还没有住过一天呢!

    木下荣市的确要比三浦三郎大方很多,眼光也更加的长远,谁也想不到他会给陈明翔这么多,这个老鬼子知道,与以后的长期利益相比,这点钱根本不算什么。

    “主任,这次宪兵司令部处理稽查队的贪污犯,我也受到了奖励,稽查队是在您的领导下工作,前段时间为我受累了,这点小意思请主任笑纳,算是属下给您赔罪了。”陈明翔说道。

    别人不知道这件事的内幕,可绝对瞒不过李仕群,要是没点表示,很难说他心里会怎么想。

    更何况前几天为了营救平组人,已经引起了他的怀疑,沟通的最好方式,就是金钱,毕竟这对夫妇的贪婪是无止境的。

    “我们兄弟之间就不要这么客气了,稽查队的这个矛盾现在不爆发,早晚都会冒出来的,人员背景那么复杂,你的难处我知道。”

    “正好,今天马晓天他们从金陵回来述职,晚上我请客,在王宝和酒楼包场,庆祝你重新掌管稽查队。”李仕群笑着说道。

    六万块法币的现金,还有几样珍贵的古玩,李仕群对陈明翔的表现很满意,这样的下属再多也不嫌多。

    宪兵司令部要对稽查队下手,稍微脑袋有点智商的人都会判断出来,否则不会放任这些人那么疯狂的为走私大开便利之门。

    日本人的心肠何其歹毒,日本企业的心肠何其贪婪,看着物资大量流出沪市却一言不发,这摆明了是要秋后算账。

    陈明翔躲在后面,不但免于受到日本企业的告状,还借助这次宪兵司令部的行为清理了内忧,多划算的一笔账啊!

    “仕群,我不认为陈明翔是中统或者军统,他的言行举止根本连边也不沾,这几天我仔细梳理了他自从加入特工总部以来的情况,实在是找不到疑点,除了给中统救了两个人。”叶寄卿说道。

    陈明翔判断的非常正确,李仕群和叶寄卿的确是怀疑他,但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严重,以往的印象和不断的贿赂,形成了坚不可摧的保护伞。

    最为重要的是,陈明翔平时根本不往特工总部凑,这对汉奸夫妇想怀疑也没有理由。

    “按照陈明翔的行事作风,我认为不可能是军统,否则他一定会接触情报和行动,你瞧瞧他的行为,除了钱以外对别的都不感兴趣,特工总部这个最容易搜集情报的地方,他一个月也来不了两次。”

    “他一共给我求过两次情,一个是郑萍茹,一个是平组人,都是中统的成员,从这一点判断,他有可能更近似于中统。”

    “但我感觉他不是中统的正式成员,或许连外围都算不上,主要担负着中统和特工总部之间的小事情沟通,否则,我们抓了那么多的中统成员,怎么不见他张嘴救人?”李仕群说道。

    身为特工,不是要得到情报就是要采取行动,想要做到这两点,必须得融入到特工总部的环境里,陈明翔有多远躲多远,怎么完成任务?

    “那你准备怎么对待陈明翔?”叶寄卿问道。

    她舍不得陈明翔,类似这么懂事又这么有能力,还源源不断提供财富的男人,是她最为欣赏的,一旦双方的关系紧张起来,她可是损失惨重。

    更何况,陈明翔可不是让特工总部随便拿捏的主,人家背后靠的是宪兵司令部和特高课,靠的是日本海军陆战队司令部。

    哪怕李仕群有这样的心思,没有铁证,还得是足够分量的铁证,想要收拾陈明翔,搞不好自己都要惹麻烦。

    “别说陈明翔只是中统的一个棋子,就是外围成员也无所谓,他能做到的事情非常少,特工总部最大的敌人是军统,中统翻不起什么浪花来。”

    “这是个很聪明的人,做事情很有分寸,只要他保持现在的状态,我们没必要去针对他,特工总部一大半都是军统和中统过来的,他的情况反倒比那些人更值得信任。”

    “他可是我和宪兵司令部,以及海军陆战队司令部的联系纽带,我不会做傻事的,找个机会提拔一下,或许是将来的一步好棋,鬼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变化。”李仕群笑着说道。

    李仕群就出身于中统,对这个组织的内幕是再清楚不过了,不会威胁到特工总部的工作,对汪伪政府和日本人也不具备杀伤力。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丁墨村,中统前后刺杀了几次都不成功,还差点把郑萍茹栽进去,这样的手段和军统相比,就该集体去自杀!

    瞧人家军统沪市区采取的行动,张骁林是何等严密的防御措施,硬是被撕开口子,自家的保镖居然被策反了,最后在准备当高官的时候见了阎王爷。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