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我这次到美国最多待一周时间就要回来,没必要带太多的衣物,你也知道延州的环境,这些进口洋装、皮衣、化妆品、皮包和珠宝首饰,都留在家里吧,一个皮箱就够了。”陆琨瑜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道。

    她自然能够感觉到,最近几天爱人的心情不怎么样,还以为是自己要离开长达一年时间,他有点不舍得。

    可她也舍不得这个温馨的小家,从小到大,她还没有出过这么远的门,也没有独自在外面生活长达一年。

    “穷家富路是老话,但是眼下的局面很混乱,我给你带上一千美元作为路费,到了延州应该不需要多大开销,等你到了给我来封信,我通过报社给你捎过去两千法币和日常用品。”陈明翔说道。

    陈明翔从保险柜里取出准备好的一千美元,深绿色的,有一元、五元、十元和五十元的面额,这是为了陆琨瑜花起来方便。

    给陆琨瑜的钱包里装一点,衣服里塞一点,箱子夹层放一点,论现在的购买力,这些足够她一年的开支。

    他不是没有钱,也不是不舍得给小师妹钱,而是不能给出远门的她带的太多,自己又不在她身边,万一被人瞧见,会有生命危险的。

    一千美元似乎是不多,可这个时期就是一笔巨款,估计到了美国,这个傻丫头一定会给她的吸血鬼哥哥留下一半,但他阻止不了这样的事情。

    至于延州,到了地下党的核心所在地,美元和法币都没有市场,使用的是一种叫做代价券的货币,也就是边区货币的前身。

    “等会早点休息吧,我要和两位同志一起上船,别耽误了时间。”陆琨瑜红着脸说道,她知道等会要发生些什么,也需要这样的告别方式。

    也不知道为什么,陈明翔和她的哥哥陆琨珩,从见面开始就有矛盾,相互之间看不顺眼,她哥哥护妹心切,认为陈明翔不是她的良配,蓄意接近是不安好心。

    而陈明翔认为她哥哥陆琨珩是狗眼看人低,看不起出身低微的人,但自身的野心远远大于实际能力,为此两人还发生过两次冲突,但陆琨珩却被陈明翔揍趴下了。

    对此陆琨瑜也觉得很无奈,这两个,一个是有着血缘关系的亲哥哥,一个是最为亲密的爱人,她是左右为难。

    就像现在,陈明翔明知道她到美国去找陆琨珩,却不肯多给她一些钱,当然了,如果她哥哥知道一年时间花的钱,是从陈明翔手里得到的,估计会把所有的钱连本带利还给陈明翔。

    离别的日子还是到了,陈明翔开着车把她送到了码头,一路上陆琨瑜都在迷迷糊糊的睡觉,应该是半睡半醒,道路不太平坦。

    都是年轻人,分开这么长时间,昨天晚上没有节制力也是很正常的,陈明翔倒是不要紧,可是陆琨瑜撑不住啊!

    十六铺码头是稽查队的地盘之一,也是客货混用的码头,旅客正在检票上船,日本宪兵则是站在旁边虎视眈眈的看着。

    稽查队的人正在检查和登记货物,看到老大来了,虽然陈明翔已经失去了以往的权力,但科员们还是纷纷问好。

    “陈君,您怎么来了?”宪兵小队的小队长小岛鞠躬行礼。

    “我的未婚妻要到美国探亲,我送她来上船,没有什么异常情况吧?”陈明翔笑了笑说道,随手递给小岛一盒雪茄烟。

    小岛对着陆琨瑜也是一鞠躬,陆琨瑜也不知道怎么办,笑了笑就算了。

    “琨瑜没有出过远门,这一路要烦劳两位照顾她了。”陈明翔来到船舱的客房,对着一对年轻夫妇说道。

    给陆琨瑜捎带了一些沪市本地的小吃和糕点,还有咖啡和茶叶,另外就是几样干果,全当在旅途解闷用。

    这一男一女就是地下党要去纽约的两位同志,从神态和动作来看,两人的关系应该是夫妻,年纪在三十六七岁的样子。

    女的面容很清秀,穿着剪裁合体很素雅的旗袍,一派大家闺秀风范,男的戴着金丝眼镜,穿着长袍,文质彬彬的像个知识分子。

    “陈先生客气了,请放心,我们会照顾好她的。”男青年接过陈明翔递来的雪茄,笑着说道。

    这对夫妻的身份特殊,有些秘密是有知情权的,而且这次和陆琨瑜一起到美国,组织上事先告诉了两人一些陆琨瑜的情况。

    陆琨瑜的未婚夫陈明翔,在沪市的日伪机构做事情,关系维持的很不错,一旦出现紧急情况,可以通过陆琨瑜求得陈明翔的帮助。

    陈明翔暗地里帮华中根据地运输物资,还赠送过一大批医疗用品,救治了大量的伤员和群众,虽然不是自己人,但也属于可团结的人士。

    刚才两人才知道,组织上表达的用词还不准确,何止是关系维持的不错,陈明翔在日伪机构的关系是非常强硬!

    陈明翔送三个人上船的时候,负责检查的日本宪兵,非但连三人的证件都不看就立刻放行,还对着陈明翔鞠躬。这样看起来,此人的身份地位还有价值,远超过组织的判断。

    “你的未婚夫在沪市是做什么工作的?”等陈明翔走后,男青年很随意的问道。

    该问的问,不该问的不问,这是做地下工作的基本纪律,所以,他问的问题不属于保密范围,稍微一打听就知道的事情。

    “他是日本宪兵司令部军管企业华通贸易公司的负责人,也是经济物资稽查队的负责人,沪市物资进出都属于他管,还对国统区进行走私生意。”

    “他还挂着金陵政府特务委员会特工总部督查室主任,警政部监察室主任这两个职务,但都是闲职,就是多领两份薪水。”陆琨瑜说道。

    这对夫妻立刻震惊了,好强悍的身份啊,难怪日本宪兵对他那么客气有礼,原来陈明翔本身就属于宪兵司令部的人。

    但两人没有继续聊这个话题,要不要更深入的接触或者发展陈明翔,利用陆琨瑜的身份,为工作提供掩护和便利条件,这是沪市地下党的同志们需要考虑的问题。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