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长的意思是,只要是对帝国有利的事情,他是会支持的,但这个事情必须在可控的范围内。”涩谷准尉笑着说道。

    等于是说,如果南造云子愿意把自己的情报网交给特高课掌握,那岗村少佐也不介意给她经费。

    毕竟发展情报网络,也是特高课的职责,对日本是有利的,在这个大前提下,私人恩怨必须要放在后面。

    但是陈明翔对此却不抱乐观态度,南造云子的性格非常要强,一方面是不想把辛辛苦苦组建的情报网白白交给特高课,这些内线来之不易。

    从寻找到发现目标,从接触到引诱目标,从突破到延续现在,她付出了太多的代价和心血,这也是她在特高课的资本。

    另一方面是职业特点决定的,内线的身份极度保密,知道的人越少就越安全,每个人负责自己的情报来源,别人不能插手干预,这是行业的规则。

    岗村少佐这个老资格的日本特务,难道不知道这些情况吗?显然不是!

    他就是要把南造云子的依赖消除掉,让她彻彻底底的服从自己指挥,特高课不需要个性太强的人,哪怕你很有能力。

    对陈明翔来说,岗村少佐和南造云子撕咬的越厉害,他受益就越大,一直以来的煽风点火,还有实施的救援行动,终于把两人的矛盾彻底激化了。

    制造矛盾不但是门技术活,而且还很考验人的耐心,岗村少佐和南造云子本来就有些不对付,陈明翔就采取手段无限放大,开花结果是必然的。

    “主任,有个事情找上了我,不知道该不该说。”陈明翔在李仕群家里一边喝茶一边说道。

    他是特工总部极少数有资格随时登门的角色,每个月都得来两次,目的就是为了送钱,对待他这样的财神爷,叶寄卿和李仕群是非常欢迎的,就像现在,叶寄卿亲手给他泡的茶,这种待遇可是很少见。

    特高课的事情,短时间内看不到什么成效,陈明翔又开始忙着为中统救人了,陈栋桦满足了他的要求,送来了一万块美金。

    为什么他敢向李仕群说救人的话,这种时期凡事都没有那么绝对,敌人能变成朋友,朋友也能变成敌人,关键是看自己的利益需求。

    与军统相比较,李仕群对中统的态度更宽容一下,因为中统的存在感相当差,不搞刺杀这类的行动,也不和日本人正面对抗,行事风格温和到了极点,释放中统的人,他也不担心会养虎为患。

    “你我之间还遮遮掩掩的干嘛,有什么就说什么,在我能力范围内,能办就给你办。”李仕群笑着说道。

    陈明翔拿出了两千美金放在桌上,连叶寄卿也觉得眼前一亮,倒不是说这笔钱的数目,而是因为,这可是美金啊!

    一万美金只给李仕群两千美金,是陈明翔太贪心了?

    这么想可就大错特错了,如果他一把拿出一万美金,李仕群绝对不敢放了平组人,那代表这家伙是个重要人物。

    这个大汉奸虽然喜欢钱,也知道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千万不要触碰日本人的底线。

    “主任,中统沪市区前天晚上派人接触了我,希望您能把平组人一家人和司机放掉,他们不方便和您接触,这点小意思就当是请您吃饭了。”陈明翔这话说得很有技巧。

    “平组人?你说的这个人我有点印象,应该是宪兵司令部前段时间送来的,在特工总部的监狱关押有两个多月了。”

    “他在沪市秘密宣扬抗日言论,被宪兵队察觉后抓了起来,从行动来看,应该是中统的宣传人员,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宪兵司令部也认为是小喽啰。”

    “可是,中统为什么要花这么多钱救他一家,用的还是美金,难道他有什么秘密身份?”李仕群怀疑了。

    放一个小人物无所谓,可千万不要把大鱼放走了,虽然他能承担得起,可谨慎一点总是没有错的。

    这就证明了陈明翔对人性的分寸把握相当到位,连两千美金李仕群都怀疑,要是一万美金砸过来,平组人就死定了。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只听和我接触的人说,说平组人的老婆很快就要临盆了,估计中统也是觉得于心不忍,才急着把他捞出去。”陈明翔说道。

    李仕群点了点头,这个理由听起来倒是成立的,中统也担心落下个见死不救的名声,特别是小孩子出世,传扬出去是个大麻烦。

    可问题是,这是美金啊,不是法币,总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这年头能拿出这么多美金来的人也不多。

    “你们两个大老爷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情况,这笔钱未必是中统拿出来的,我倒是听说平组人一点新闻!”叶寄卿笑着说道。

    “这话怎么说?”李仕群感兴趣的问道。

    “平组人的确不是什么大人物,但他在沪市也有点小名气,因为有个红颜知己,是赫赫有名的电影明星,还出身名门,是沪市的名媛之一,仕群,我前天晚上和你说的那场电影,就是她演的。”叶寄卿说道。

    “啊,我知道了,原来是她啊,那这件事情就能说得通了,这小子倒是有福气,居然俘获了一位名媛的芳心,行吧,我给你写张条子,明天你去监狱把他一家人放出来。”

    “宪兵司令部把人送来,从来也没有问过,估计已经忘记了,每天抓的抗日分子那么多呢!”李仕群“恍然大悟”的说道。

    之所以这么痛快,是因为特工总部掌握的中统沪市区高层人员和重要人物的名单里,并没有平组人的名字。

    加上李仕群自己就是出身中统,也从来没听过这人,中高层既然不会出问题,那风险就几乎不存在了,特工总部的监狱现在人满为患,对那些不太重要的犯人,放了也就放了。

    陈明翔却差点把中统的陈栋桦和陈栤骂死,早和我说有这么一个背景嘛,我干脆就说是电影明星拿着钱赎人,岂不是更为简单?

    李仕群的疑心病那么重,刚才很明显就有一丝犹豫了,如果不是叶寄卿说话,差点就坏了事,要是办砸了,你们自己找地方哭去吧!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