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明翔有些懊恼的回到家里,南造云子这个女特务的警惕性太高,对单独一个人来说,这今天晚上这种环境不可能完成任务。

    他虽然接受过军统局青浦特训班的格斗训练,但是还没有狂妄到一个人挑战九个日本特务程度,这是作死的行为。

    对着整个军统局的大仇人却不能动手,这种滋味实在太难受了,当然,他也不是没动手,是把陷入到半疯狂状态的南造云子从身上推开。

    麻痹的,如果他态度稍微软弱一点,今天晚上南造云子绝对能把他留在家里,他也能尝到帝国之花的风情。

    可惜,两人注定是要做生死搏杀的仇敌,只能是敌对关系,就像是两条平行线,永远不可能有交叉点。漂亮的女人有的是,无非就是南造云子的身份,给男人一种刺激而已。

    “你们暂停监视南造云子的任务,她现在有了极大的疑心,对身边出的每个人都有可能做出调查,先休息两个月吧,平时盯住万利浪的行踪就可以了。”陈明翔吩咐周国骏说道。

    南造云子两个关押地点在极短的时间就被军统发现,她一定会想到这是自己被盯上了,会使出种种手段进行反跟踪。

    周国骏他们的单兵作战能力很强,但对于这样的工作不是内行,在南造云子的眼皮子底下活动,很容易会露出破绽。

    “特工总部的行动总队,现在忙着到处收购紧缺物资,这么长时间一点异常动静都没有。”周国骏说道。

    他带领的这个小组,分出四个人专门盯着万利浪,可是直到现在,也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事情。

    “他们大部分都是老资格的军统特工,要是随便就能让人监视到自己的秘密,那不是笑话吗?你们要有打持久战的思想准备,做这样的工作必须有足够的耐心,我这个给钱的都不急,你们慌什么?”陈明翔笑着说道。

    连续一周的时间,南造云子没有调离宪兵司令部特高课,也没有继续和陈明翔联系,估计是土肥圆这个老特务起了作用。

    陈明翔对她能够留下来很高兴,只要她在沪市,总有一天会找到刺杀她的机会,这是目前唯一一个没有完成的任务。

    “云子,都这么长时间了,你好像和陈明翔之间,好像没有实质性的进展?”儿玉与士夫笑着说道。

    华通贸易公司是目前沪市和国统区,管制物资交易量最大的特殊机构,陈明翔的这个物资网络,向来是儿玉机关所垂涎的。

    问题是,华通贸易公司的后台是宪兵司令部,交换来的军用物资,必须要分给陆军四成,等到大轰炸合作结束,海军方面得到的数量将会更少,这让儿玉机关感到了深深的担忧。

    儿玉机关下属的几家企业,一直也想建立这样的网络,为海军采购需要的战略物资。只可惜,陈明翔的网络铺得太快,合作伙伴的背景太强,别人没法和他相比。

    在这样的情况下,儿玉与士夫为了从华通贸易公司分一杯羹,只能打陈明翔的主意,南造云子就是他的杀手锏,男人哪有不好色的,更何况是美艳动人的帝国之花!

    “这是个典型有色心没色胆的男人,我看得出来,他内心深处很渴望得到我,可惜,大概是我的身份太敏感,我几天前的晚上把自己送给他,他都不敢接受。”南造云子谈论这样的话题,丝毫没有尴尬的意思。

    作为日本情报机构培养出来的高手,南造云子即便和陈明翔有了突破性的发展,也不会影响到自身的判断和能力,的思想,早就在她心里根深蒂固无可动摇了。

    前几天和陈明翔在一起喝酒,南造云子的确不排斥发生点什么,但陈明翔却明显的在躲避,这货就是个胆小鬼。

    “或许是我的判断出现了失误,陈明翔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对待这样的事情也很有克制力,知道什么能碰什么不能碰。”

    “他在特工总部有兼职,也明白你的身份意味着什么,与其享受暂时的欢愉却带来无穷的麻烦,还不如干脆躲远点。”儿玉与士夫说道。

    刚过了两天舒心日子,陈明翔的麻烦来了,陆琨瑜回娘家商量去美国的事情,他自己在家里吃饭,突然听到门铃响了。

    从大门的缝隙中往外一瞧,他的眉头微微一皱,还是把门打开了。

    来得是熟人,中统沪市区负责人兼总部特派员陈栋桦,中统沪市情报站的站长陈栤,当初为了挽救郑萍茹的生命,两人来找过他一次,以三十万法币的价格请他出手。

    “看陈主任的神态,我们好像是不怎么受欢迎啊!”陈栋桦笑着说道。

    “看到你们二位,我好像看到了麻烦两个字,请进吧!”陈明翔不咸不淡的说道。

    两人在客厅落座后,陈明翔冲了一壶茶,点着烟等着两人开口。

    “我就有话直说了,中统在沪市潜伏的一位同志,前段时间被日本宪兵队抓了,我们希望陈主任能帮忙救他出来。”陈栤说道。

    “这不可能,宪兵队抓的人,我连边都不能沾,我看你们是太高估我的身份了。”陈明翔一口拒绝。

    要是人在特工总部关押,或许还能伸伸手,但人在宪兵队司令部,那就是天大的麻烦。

    倒不是说陈明翔没有这样的面子,而是为了军统局的潜伏任务着想,不要说是中统的特务,哪怕是军统的弟兄,也是这样的回答。

    “他叫平组人,是中统苏省第三区的行政督察专员,管辖着七个县的事务,被捕后虽然宪兵队严刑拷问,却始终没有叛变,现在已经转到了特工总部的监狱里看押。”陈栋桦说道。

    “平组人?我没有听说过这个人物啊?既然是个小角色,关押一段时间也就放出来了,没必要闹腾的动静太大。”陈明翔说道。

    他的确不知道平组人的名字,刘妮娜和徐彩立也没有提起过,所以断定是小角色。他现在接触的层面很高,不是那些位高权重的大人物,根本就放不到眼里。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