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格来说,陈恭树领导的军统沪市区,在局本部叫做沪一区,属于军统在沪市的主力,麾下拥有一千多名军统特工,实力相当强悍。

    另外还有个沪二区,由姜稍模为区长,陈组康为副区长,两人也是少将军衔,但主要做情报搜集工作,并不进行刺杀活动。

    沪市在整个华夏都具有重要地位,无论是工业、商业、金融等方面,曾经是山城政府的财政赋税重地,因此,军统局也是投入了最多的资源。

    除了沪一区和沪二区,年初的时候,局本部又秘密成立了一个直属站,任务是搜集情报,刺杀汪伪政府成员。

    直属站设有一个站长、一个书记、一个译电员、两个交通员和两个后勤人员,情报组四个人,行动组四个人,全加起来也没有二十个人。

    成立半年时间,也没有被特工总部和特高课察觉,就是因为直属站的人数太少容易隐蔽。

    “戴老板在沪市到底还安插着多少力量?这两个被特一课抓捕的弟兄,我们根本就不知道来历,还有那个神秘诡异的春风,我们沪市区压力很大啊!”齐庆斌看着电文说道。

    局本部下达命令,要求沪市区最迟明天晚上,采取强硬措施,到指定的地方把指定的军统人员救出来。

    “最可怕的不是局本部在沪市有多少人,你看这份电文内容,竟然把被捕兄弟所在的地点和特一课人员配置,说的一清二楚,我们只需要有针对性的制定营救方案就可以马上采取行动。”

    “这意味着什么,特一课南造云子那个女特务的行踪,被人盯住了,这是我一直都想做却没有做到的事情!”陈恭树惊叹的说道。

    南造云子是军统局的死敌,陈恭树领导的沪一区,也想要找到这个日本女间谍,可惜,南造云子实在太狡猾,到现在也没有达成心愿。

    没想到,居然有人钉死了这个女人,把她的行动锁定了,而且直接向局本部报告,这会是谁呢?

    “是春风?我感觉这种神出鬼没的手段,很像是春风的风格,他具备把不可能变为可能的本事。”齐庆斌说道。

    “先不要讨论他了,给第二行动大队的陈莫发报,要他到霞飞路一六七零弄十六号公寓,把这个叫傅临的兄弟救出来,给第三大队的蒋安化发报,要他到工部局医院,把张进宝救出来。”陈恭树说道。

    “有个问题需要先解决啊,张进宝既然在医院,那肯定是在特一课抓捕他的时候反抗,导致受到了重伤。我们把他救出来容易,放在什么地方养伤呢?”齐庆斌皱着眉头说道。

    “我知道有个人能帮助我们做这个事,告诉蒋安化把受伤的兄弟送到仁善诊所,我现在亲自去会会他!”陈恭树笑着说道。

    “你是说陈明翔?对,他的确是最好的人选,我也去,这个人最大的爱好就是钱,作为军统局的合作伙伴,我们不能太得罪他,万一这家伙一状告到局本部,戴老板会给我们颜色看的。”齐庆斌说道。

    陈明翔在租界可是有家大名鼎鼎的西医诊所,里面的大夫连开胸手术都能做,西药也比较齐全,都是市面上很难买到的管制药品,诊所的装修相当奢华,给人的感觉很舒服,也很上档次。

    所以呢,尽管诊所的收费比较昂贵,但是慢慢的也有了固定客源,租界很多达官显贵,都指定这里作为看病的地方。

    “陈主任,很冒昧的打扰你了,我是军统的陈恭树,久仰你的大名,一直没有机会认识一下,今天有点事情想找你聊聊,到诊所见个面吧?”陈恭树直接就给陈明翔打了电话。

    “有什么事情直说,我和你见面,有点不太方便。”陈明翔冷淡的说道。

    说实话,他还是很激动的,陈恭树毕竟是军统的弟兄,自己身边不是汉奸就是叛徒,再就是日本人,好不容易能听到自己人的声音,实在不容易。

    陈恭树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陈明翔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对陈恭树的思维也觉得很佩服,不愧是沪市区的区长,脑子转的挺快嘛!

    自己的诊所具有先天性优势,特工总部不会找麻烦,租界工部局警务处也不想找麻烦,宪兵司令部和特高课也很难产生怀疑,照顾一个受伤的伤员,是再合适不过了。

    “没什么不方便的,你是军统局的贸易合作伙伴,我不会对你怎么样,只是请你帮个小忙,八点,让你的大夫暂时不要离开。”陈恭树说完就挂了。

    给沈国昭打了个电话,陈明翔开车来到了诊所,果然,陈恭树没在诊所里等着他,估计就站在不远的地方瞅着呢!

    “老板,今天晚上有重要的病人?”沈国昭喝着茶问道。

    给陈明翔干活好处多多,不但没有人敢欺负,福利也是源源不断,类似茶叶这种消耗品,不但让他喝个够,还能往家里带,这可是川省的竹叶青茶,味道相当好,沈国昭都喝上瘾了。

    “你留心点,今天晚上有人会送来一个病号,你告诉小沈和小崔,什么都不要问,就像对待普通病人,出了问题很麻烦,这些人是真敢杀人的。”陈明翔说道。

    “您的意思是说,这些人是抗日分子?”沈国昭顿时兴奋起来。

    日本人在沪市无恶不作,是个华夏人就对这样的禽兽恨之入骨,他早就想为抗日出把力,但一直没有找到机会。

    “心里有数就行了,知道多了对你没好处,以后遇到这样的事情,就按照我说的做,你是大夫,治病救人是本分,万一被查出来就照实说,说你自己是被逼的,不要让自己成为日本人的怀疑对象,家人也要跟着受牵连。”陈明翔警告他说道。

    等了足足有十几分钟,两个三十来岁,西装革履的人走了进来,看上去像是生意人。

    三人到了陈明翔的办公室,沈晓丹送来了一壶热茶,陈明翔掏出雪茄烟,自顾自的点了一支。

    “陈经理,我就是军统沪市区的区长陈恭树,这位是我的副手齐庆斌,都是特工总部欲得之而后快的目标,陈经理应该不陌生吧!”陈恭树笑着说道。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