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既然已经死了,那就失去了利用的价值,陈明翔的举动尽管有点过分,可无论宪兵司令部还是特工总部,或者是梅机关,都没有对此做出什么实质举动,李仕群出面告诫陈明翔一番,事情就算是结束了,现实就是这么的残酷。

    只不过,经过这次张骁林被刺杀的事件,沪市的伪政府、情报机构、暴力机关和工商界,都知道了陈明翔这货的性格是睚眦必报,哪怕人死了也不放过,小心眼到了极点。

    对待这样的货,只有两个办法,要不就一棍子把他打死,要不就躲得远远的别招惹他,张骁林当了汪伪政府的浙省高官都镇不住他,动心思之前,也得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够不够。

    “先生,这是我们哥几个观察四天的记录,南造云子对两个地方格外重视,一个是工部局医院,里面三楼的一间病房,有六个人值班看守,一个是法租界霞飞路的一套公寓,由四个人看守。”周国骏给陈明翔打电话说道。

    “做得漂亮,每个人一百块钱的奖励,这两个是抗日人士,有人暗中请我帮助搜查他们的下落,没想到这么快就有结果了。”陈明翔笑着说道。

    “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我们几个人别的事情不做,全天候盯着南造云子的行踪,这都几个月时间了,要是这样再找不到蛛丝马迹,我们就成窝囊废了。”

    “先生,其实我们兄弟几个出手偷袭,也能把人救出来,如果您要送对方一个大人情,我们可以效劳的。”周国骏说道。

    周国骏和他负责的小组,全都是经过出身于王牌师特务连的军人,从鲜血和死亡的战场的磨砺中生存下来,在一对一或者一对二的情况下,根本不畏惧那些日本宪兵司令部特高课的特工。

    之所以愿意为陈明翔效力,甚至不惜生命,第一是因为高待遇,他们与自己所在的军队失散后流落沪市,大多数已经安家落户,现在物价飞涨,身为男人总得养家糊口吧?

    第二,陈明翔虽然是给日伪工作,但性质属于做买卖的范畴,哪怕是稽查队,也只是管控物资,没有做什么天怒人怨伤天害理的事情,也不欺压老百姓,心理上容易接受。

    第三,陈明翔不是死心塌地为日本人卖命,就像他们一直监视的人,居然是日本情报机构特高课的南造云子,一个罪大恶极的女特务,他们坚信陈明翔走到这一步,也是生存的一种方式,就是有点不大光彩。

    “你们继续执行对南造云子和万利浪的监视任务,救人是对方的事情,伸手太长了,容易把我也拖到坑里爬不上来。”

    “你们也知道,我身边的情况非常恶劣,除了日本情报机构就是金陵政府的特务机构,这些人特么的后脑勺都长着眼睛!”

    “华通贸易公司和稽查队都是流着油的肥缺,多少人都想取代我的职位,巴不得出点事情让我下台,我行事要慎之又慎,决不能麻痹大意。”

    “在大多数人看来,我是个担任伪职的汉奸,说不定哪一天,我就得步了张骁林的后尘!”

    “向一些山城方面的特殊组织提供情报,我这是在自救,担的风险非常大,你们就不要轻举妄动了。”陈明翔说道。

    自己没向戴老板请示的情况下,在沪市秘密组建一个小团队,这个做法固然能让自己的工作开展得更为顺利,但也是一个巨大的隐患。

    这些人里面万一有人叛变,灭顶之灾说不上,可也是个大麻烦,为此,陈明翔不得不苦口婆心做周国骏的思想工作。

    “局座,春风发来密电,局本部直属沪市站出了叛徒,行动组成员傅临和行动组长张进宝,一个被特一课秘密抓捕,另一个可能因为三天前晚上抓捕时受伤,被特一课送到工部局医院,都是南造云子采取的行动。”

    “春风判断,南造云子并没有报告特高课,这是私下的行为,他请求沪市区出手把自己的同志救出来,地址已经探查清楚,工部局医院三楼病房有六个人看守,应该是张进宝,霞飞路一六七零弄十六号公寓,有四个人看守,应该是傅临。”潘琦吾说道。

    “好精准的情报啊,三天前南造云子刚刚实施了抓捕,今天春风就把人员关押地点、看守情况探查的明明白白,这种速度连我都觉得不可思议。”

    “看起来我们的战略特工,为了对付南造云子这个女特务,秘密布置了自己的监视力量。”戴老板说道。

    这么快的反应速度,也说明戴老板的能力有多强悍,能想到不稀奇,但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这就是天赋了。

    “这个春风,自己可是军统局本部的战略特工,秘密发展力量居然不和局本部报备,还有没有点纪律性!”潘琦吾很是生气的说道。

    这就是有老师的好处了,什么事情都做到了前面,把问题提前点出来,总比以后戴老板追究要强很多。

    “不用给春风打掩护,我知道他是你最得意的学生,但你不要忘记,他也是我最欣赏的学生,一个人再厉害也无法应对整个沪市的局面,发展自己的眼睛和耳朵,这是他的聪明之处。”

    “之所以春风没有向局本部报备,他是在担心泄密,按照我的推测,他不可能把这些人发展成为军统成员,那些人应该只知道他的表面身份,这也是最为稳妥的办法。”戴立笑着说道。

    戴立何许人也,军统局上万人的老大,一听就知道潘琦吾的用意。但他并不讨厌这种小心思,春风的表现值得潘琦吾这么做,换做是自己,同样要千方百计保护这样的学生。

    “局座,春风的要求怎么处理?”潘琦吾并不觉得尴尬。

    “你通知陈恭树,责令沪市区立刻采取行动,把直属站的两名同志救出来,必须是一次性达成目标,因为南造云子不会给他们第二次机会。”

    “直属站的这些人简直是饭桶,两个同志被抓了这么长时间,居然还没有察觉,这不是失职,是严重的渎职!”戴立生气的说道。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