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奸张骁林被杀了,这个消息刮遍了整个沦陷区,特别是金陵和沪市这两座城市,汉奸们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不但各地的报纸纷纷报道,国统区的新闻媒体更是大加评论,要那些卖国求荣的汉奸们抓紧时间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张骁林的保镖把林淮部擒住后,送到了法租界的巡捕房,他坚持不肯承认与军统有关系,本来日军想要引渡他到日战区接受惩罚,但法租界认为缺少证据支持,准备交给法院审判。”刘妮娜说道。

    陈明翔或许是唯一一个公开敢对这件事情,持幸灾乐祸态度的人,偏偏他和张骁林有私人恩怨,谁也说不出他的问题来。

    日本人不想管他,特工总部不愿意管他,青帮也不敢招惹他。

    虽然张骁林是青帮目前在沪市的唯一大佬,但青帮这个庞大的帮会里面,可不是只有他一个大佬。

    黄老板为了不当汉奸,大门紧闭不见任何青帮以外的人,杜老板则是逃到了港城,但他们的影响力仍然在。

    陈明翔虽然职位不高,可要说地位和实权,在沪市也是数得着的人物,刺杀这样的人,宪兵司令部和特高课,还有特工总部要发疯的,青帮实在承受不起带来的后果。

    “给林淮部的家里送点钱,以我的名义送,顺便和巡捕房通通关系,少让他受点罪,看看能不能找找法院的法官,气急之下杀人,那也是罪不至死,关两年算了。”陈明翔抽着雪茄,看起来就心情很好。

    军统沪市区从上到下都松了口气,好歹完成了一项任务,不但戴老板来电嘉奖,据说山城的委座,也专门对军统局的成绩做出表扬,可紧箍咒还是存在的,傅箫安还获得好好的呢!

    “这个陈明翔有点意思啊,日本人和汪伪政府对张骁林的死大为震怒,恨不得把林淮部千刀万剐,堂堂的浙省高官被杀,那是不得了的事情。”

    “可他呢,张骁林被打死的当天晚上,就跑到王宝和酒楼包场庆祝,奇怪的是,宪兵司令部和特高课,还有特工总部,对此全当不知道。”齐庆斌笑着说道。

    “还有更嚣张的事情呢,据第二行动大队在林家附近监视的弟兄说,陈明翔派稽查队的秘书刘妮娜,就是李仕群的小情人,特工总部的女特务,给林淮部家里送了两千块钱。”

    “刘妮娜就那么大摇大摆的开车过去,生怕别人不知道,这家伙的小心眼,已经到一定程度了。”陈恭树也笑了。

    陈明翔和张骁林结仇的事情,在沪市不算新闻,前段时间就是因为他扣住张骁林的货,还把张骁林手下的枪给缴了,让军统别动队赚了个大便宜。

    “去给刺杀的凶手家里送钱,这也行啊?陈明翔这是摆明了要把张骁林从棺材里拉出来鞭尸!不过从侧面也证明,这小子有自己的底气,不怕张家告状报复,也不怕宪兵司令部和汪伪政府找他的麻烦。”

    “我觉得最好接触他,这人的价值,远比我们想象的要高很多,以后沪市区遇到大麻烦,特别是那种能解决,但不方便出面的事情,很适合由陈明翔来处理。”齐庆斌说道。

    “我也知道这个人的价值很大,可怎么接触也是个麻烦事,眼下局本部和陈明翔合作的非常融洽,戴老板对他的印象很好,并不把他当做汉奸来看待,严令沪市区不得对他采取任何行动。”

    “我们可以私自打个折扣,戴老板要求沪市区暗中保护他,你挑选一个没有暴露的兄弟,要那种身手好脑子灵的,想办法混到他的身边,司机也行保镖也行,随时掌握他的动向。”陈恭树想了想说道。

    局本部现在大量向沪市走私,九成的货物是由华通贸易公司来收购的,借着双方的合作,沪市的管制物资源源不断的流入国统区,军统局得到了数目惊人的办公经费。

    对于这样高价值的合伙人,戴老板当然要另眼相看,钱不是万能的,可没钱是万万不能的,除了要求沪市区不得骚扰陈明翔,还要沪市区进行保护。

    陈恭树这种嫡系,又是沪市区的少将区长,遇到陈明翔也得束手束脚,他可不敢激怒戴老板,这位老大是翻脸不认人。

    陈明翔不知道沪市区正在算计他,想要往他身边安排内线,他被李仕群一个电话喊到办公室,正在接受思想教育工作。

    “我的陈主任,你就算是要搞事,也等过了这阵风头再说嘛!张骁林刚死你就到王宝和摆酒庆祝,这也就算了,你让刘妮娜给林淮部的家里送钱,也无所谓,可好歹晚上再去嘛!”

    “林淮部家现在多敏感,宪兵司令部和特高课、特工总部和警察局,都派人在看着呢,你倒好,大中午刘妮娜就开车过去,拎着礼品进门,生怕别人不知道是你搞事。”

    “刚才宪兵司令木下荣市少将打来电话,把我臭骂了一顿,说你和张骁林有仇,这样做情有可原,但我这个主任严重失职,连自己的属下也无法约束,看在我的面子上,安稳一段时间吧?”李仕群苦笑着说道。

    他心里也在骂娘,木下荣市这个老鬼子根本就是瞎扯淡,陈明翔做出来的事情,老鬼子不去骂搞事的,反而逮着自己一通狠批。

    麻痹的,你们宪兵司令部的财神爷,你们都不想管他,我一个特工总部主任敢管吗?

    陈明翔也是混蛋,你就不能做事情低调点?小心眼居然能到这样的程度,也真是特么的少见!

    “主任请放心,我以前就很克制,没和张骁林一般见识,他既然死了,我也不会和死人计较的,要不然我送个花圈表示一下?”陈明翔笑着说道。

    李仕群也就是嘴上说说,张骁林死不死的关他屁事?而且,李仕群对张骁林能出任浙省高官,心里很是不满,他还没当上高官呢!

    “你算了吧,别气的张骁林从棺材里爬出来找你拼命,以后不许再有这样的举动了,兔子急了还咬人呢,真以为张骁林的那些徒子徒孙们是吃素的?”李仕群瞪了他一眼说道。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