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帮这些流氓地痞不是好惹的,打黑枪的事情绝对能做得出来,你自己要注意点,要不要拨给你点武器?”中岛大佐临走的时候说道。

    王宝和酒楼的门外停着三辆一模一样的福特车,连车牌都是一样的,谁都明白,这是陈明翔自保的一种手段。

    “感谢大佐阁下的好意,我已经向德国洋行订购了一批冲锋枪和驳壳枪,用来装备我的保镖,汽车也做了防弹处理,青帮想要对付我,也没那么容易!”陈明翔底气十足的说道。

    对山城政府的军队来说,日本的武器装备还算是不错的,但对于军统局的戴立来说,更倾向于德国武器,军统别动队就是清一色的德制武器。

    冲锋枪和驳壳枪都属于连发的近战武器,对付青帮应该是绰绰有余了,这些帮会分子多数使用的是汉阳造、土枪,少部分人拥有左轮手枪和驳壳枪,并不像电影里那样,动不动就半自动武器。

    “你继续盯着南造云子的举动,看看她这几天常去的地方,抓紧时间向我汇报。”陈明翔来到自己的诊所,叮嘱周国骏说道。

    南造云子现在和特高课长岗村少佐的关系相当糟糕,估计抓来的犯人不会关在宪兵司令部,她想的是能够钓到大鱼,在新任宪兵司令面前露露脸。

    假如能够得到关押地点,那么陈明翔就能动用沪市区的力量,强行把两个弟兄救出来,也正好借此打击一下南造云子。

    如果岗村少佐知道这件事,一定会对南造云子的行为感到更加厌恶,无视上司的行为,在任何地方都不被允许,这就进一步孤立了这个女特务,限制了她能动用的资源。

    回到家刚下车,陈明翔突然发现自己的书房竟然还亮着灯,他觉得很是纳闷,小师妹三更半夜不睡觉,跑到书房干嘛?

    上楼到了书房一瞧,陆琨瑜居然把那部海军陆战队司令部批给自己的电台搬出来,不过没有打开电源,正在认真的练习电键手法,看样子估计是学习如何发报。

    “你们地下党想让你做发报译电工作?”陈明翔皱着眉头说道。

    虽然现在日本人还做不到精确定位,可是锁定一个区域还是没问题的,也就是说,报务员的工作非常危险,随时有可能被人发觉。

    陈明翔深爱着自己的未婚妻陆琨瑜,不希望她深陷于危险之中,对于此刻国内的局面,这种想法是自私的,但这也是人之常情。

    陆琨瑜所在的地下党小组,专门负责根据地的物资采购和运输,陈明翔之所以支持她,暗中帮助她,主要原因是自己能够庇护她。

    可是一旦成为了报务员,性质就完全改变了,一旦被宪兵司令部特高课和特工总部侦察到,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何况现在的电讯技术发展很快,可移动式电台测向车很快就要生产出来了,危险程度增大了许多,他是真心不愿意陆琨瑜做这份工作。

    “亲爱的,有个事情我要和你商量一下,组织上准备安排我到陕北的延州学习一年时间,除了提高自身的思想和理论知识,还要进行专门的技能培训,电台业务就是其中一项。”

    “鉴于我严重缺乏对敌经验,上级一直都没有给我安排具体的工作,在小组就是负责掩护和传递消息,领导认为我外语水平很高,又有文化,应该有更大的发展空间。”陆琨瑜说道。

    陈明翔当然知道延州是个什么地方,地下党的核心中枢所在地,也是戴老板最为忌惮的红色根据地。

    要说这个事情呢,他倒是可以接受,其实心里对地下党的这个安排,反而有些感激。

    自己的小未婚妻做地下工作太幼稚,原本只是温室的花朵,根须入土太浅了,突然暴露在风雨之中,未免有些根基不稳。

    把她调到根据地学习,就能躲开沪市的腥风血雨,自己也不用整天提心吊胆的,可以全力与敌人搞斗争,小师妹是自己的软肋。

    只是,山城政府和地下党之间的关系非常微妙,军统的老大提起来就如临大敌,他虽然对此有些腹诽,却也没法改变这种现状。

    小师妹受到地下党的重点培养,自己却是军统的战略特工,将来两人的关系是个大问题!

    算了,谁知道这场战争到底还要持续多久,况且未来的事情也无法预料,小师妹是个很有主见的女孩子,但凡把这个事情说出来了,一定就会去做,谁也拦不住她。

    “你们领导什么时候安排你去延州?”陈明翔问道。

    “还不知道,要看组织上的安排,大概是九月底或者十月初吧。”陆琨瑜想了想说道。

    “这么快啊?”陈明翔有些猝不及防。

    现在已经是八月中旬了,小师妹九月底就要离开沪市,自己就剩下一个月的相聚时间了?

    “明年这个时候我就回来了,警告你啊,我走了以后,你可不许在家里乱来,被我知道了,看我怎么收拾你!”陆琨瑜抱着陈明翔的脖子说道。

    她也舍不得和陈明翔分开,爱情这种事情,是没有道理可讲的。可是,为了自己心中的理想和信念,她必须要走出这一步。

    “有个问题啊,你要去参加学习,我怎么对别人说?”陈明翔问道。

    “没事,你就说我到国外去了,我要先到港城,然后坐船到美国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看看我哥哥,回来从港城穿过国统区再到延州。”

    “你别担心我的安全,组织上有两位同志也要去那里有别的事情处理,我们一起走。”陆琨瑜说道。

    “你哥哥简直就是个吸血鬼,把你们家的那点积蓄花的一干二净不说,也不体谅家里的困难,就知道张嘴要钱,难怪选择金融专业!”陈明翔和这位未来的大舅子从来不对脾气。

    战争时期跑到大洋对面的美国躲避,这也是说得过去的理由,无论是特工总部还是日本人,都可以理解这个行为,听起来总比跑到国统区或者根据地要舒服很多,对陈明翔也不会造成任何的影响。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