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租界华格臬路显赫一时的张公馆哭声震天,横行沪市半辈子的张骁林怎么也没有想到,即将踏上人生“巅峰”的时候,被人给一枪打死了。

    这个消息顿时登上了沪市各家报纸的头版头条,汉奸卖国贼张骁林恶贯满盈终于授首,这对沪市民众来说是具有特殊意义的。

    山城政府没有放弃与侵略者作斗争,军统特工没有停下铲除汉奸的步伐,据说消息一传出,许多汉奸吓得不敢出门不敢上班。

    “将军阁下,陈明翔这家伙简直让人恨不得踹死他,明明已经警告他不要太过分,可他呢,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

    “刚才晴气中佐打电话来说,他居然和海军那帮子混蛋,在王宝和酒楼包场喝酒,搞得吴四保等青帮出身的人极其不满。”岗村少佐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的说道。

    “有点意思,陈明翔和帝国的海军陆军接触多了,好的不学,这种本事倒是学的很像。算了,这也是人之常情,不能因为张骁林死了,就要求他非得哭丧着脸,把小事搞成大事。”木下荣市倒是很看得开。

    岗村少佐一想也对,帝国的海军和陆军不就是这个德性嘛,任何一方吃了亏,对方必然会摆酒庆祝。

    最重要的原因是,华通贸易公司七月份的分红,数目高达七十余万,这还是一半的利润,木下荣市来到沪市天天钞票金条数的手抽筋,对陈明翔的印象也是越来越好。

    陈明翔的心情兴奋得难以言喻,军统局沪市区的弟兄们,这次倒是没让自己失望,顺利铲除了张骁林这个大汉奸,这对提升军统局形象,对山城政府的抗战来说很有意义。

    高兴了怎么办呢,他就觉得该做点出格的事情刺激一下,于是,当天晚居然在王宝和摆酒庆祝,最要命的是,这货居然包场了,生怕别人不知道有这回事一样。

    张骁林一死,派遣军总司令部、梅机关、宪兵司令部和特高课,也包括汪伪政府和特工总部,简直勃然大怒,这种情况下谁敢陪他发疯?

    也不是没有哦,海军陆战队司令部的几个军官,就欣欣然前来赴约,连儿玉与士夫和南造云子都来了,他们不在乎陆军的想法。

    这也引起了吴四保和佘艾珍的极大不满,两人都是青帮的子弟,眼下沪市青帮唯一的大佬尸骨未寒,陈明翔就开始折腾,简直是在鞭尸嘛!

    “主任,陈主任做事情未免太过分了,张爷刚刚遭遇横祸,他就跑到王宝和大摆筵席,太不给青帮面子了!”吴四保说道。

    “那你要我怎么办?陈明翔和张骁林非亲非故,两人还闹着矛盾,宪兵司令部和特高课不管他,梅机关也不管他,我能有什么办法?”

    “你们觉得生气,那就去到王宝和给他踢了场子,不过我告诉你们,从这件事情可以知道,陈明翔的心眼比针尖还小,谁得罪了他,早晚都要找回场子来的。”李仕群不咸不淡的说道。

    找陈明翔算账,还踢场子?

    这对夫妻对视无语,你说得轻松,陈明翔对着张骁林这样的浙省高官都不落下风,要是记恨上我们,以后还有好日子过吗?

    “陈君,没想到你还有这一面,我喜欢你这种直爽的性格,想必岗村少佐现在气的直跳脚,明天肯定会找你算账的。”小野中佐笑着说道。

    “为了帝国的利益,我肯定不能对张骁林下死手,但是他死在军统手里,那就和我没关系啦,张骁林就是个地痞流氓,难不成他一死,沪市也得跟着嚎啕大哭?笑话!”陈明翔很是不屑的说道。

    南造云子看着此刻的他,眼睛里流露出欣赏的神情,像她这种类型的女人,就喜欢霸气的男人。

    “这些军统的特工们太嚣张了,虽然这个保镖说杀张骁林,纯粹是自己的行为,但傻子都知道,这其中必定有军统作祟,躲在家里都被人杀了,想想这是何等可怕的事情!”中岛大佐说道。

    看到南造云子的眼睛里流露出不屑的神色,陈明翔就知道这个女人或许有什么线索,她之前太成功,滋生了骄傲的心态,经过一次失败后,迫切需要得到别人的肯定。

    “是啊,我听特工总部的人说,沪市的军政要员眼下人心惶惶,对于自己的安都没有了自信,纷纷打电话要求特殊保护待遇,搞得特工总部的李主任天天焦头烂额。”

    “特工总部的人就这么多,负责的事情也多,不可能去给达官显贵做保卫工作,再说,鬼知道军统下一步袭击的目标是谁,说不定是我!”陈明翔撇了撇嘴说道,夹了只螃蟹放在身边南造云子的碟子里。

    “连这点胆量都没有,凭什么要享受帝国赋予的权力和财富,真是烂泥扶不上墙,从过完年到现在,特工总部就没有什么具体的行动,拿着那么多的经费,雇佣了那么多人,一点成绩都看不到。”

    “对付军统,还得靠着大日本帝国的特工,地痞流氓永远成不了气候,我已经锁定了军统沪市区的一个重要据点,属于军统局本部的直属站,与沪市区没有任何交集。”

    “根据叛徒的报告,我前天的时候抓到了一个叫做傅临的行动队员,今天晚上会抓行动组长张进宝,他们都是直属站的行动人员。”

    “前段时间金陵政府负责宣传方面的重要人员被刺杀,就是他们这个行动组干的,到现在特工总部还搞不清楚状况。”

    “这次我要放长线钓大鱼,一举摧毁军统的沪市直属站,也让有些宪兵司令部和特高课的人瞧瞧我的本事,哼!”南造云子得意洋洋的说道。

    汪伪政府宣传部驻沪特派员兼伪民国新闻社的社长穆事英,汪伪政府所谓的民众指导委员会专员,特务毛羽奉,都被神秘刺客击毙,这两件事情曾经小范围的引起特工总部注意,却始终没有找到对手。

    陈明翔顿时愣了,什么时候局本部在沪市设立了直属站,真特么够保密的,自己这个大老板的战略特工,居然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

    虽然知道的晚了点,可总比什么也不知道强,以南造云子的职业素质和专业能力,这两位弟兄逃脱的可能性很小,但只要人还没死,就能动动手脚。

    。顶点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