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不知道死活的玩意,日本宪兵司令部故意把你们养肥了,然后好下刀宰了吃肉,一口敢吞没一半多的经费,你们这是要钱不要命了?

    你们还真是有本事,老子都没有这么大的胆量,别看现在跳得欢,八月底就得拉清单,到时候哭都来不及了。

    一个科长级领导一月落下两三万块,这是可以接受的范围,甚至宪兵司令部也会默许,人家是拿着金条买来的职务,没有高收入,凭什么给你送这么多的黄金?

    但是,这些家伙们闹得太不像话,一个月收入七八万甚至十来万,这就无法忍受了,游戏是得玩,却不是这么玩的。

    宪兵司令部成立稽查队的目的,是管控紧缺物资的输出,不是让你们私下放纵,这种收钱的方式日本人也会。

    “丁部长,您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了?”陈明翔刚回到办公室,就接到了丁墨村打来的电话。

    “在日本派遣军总司令部和梅机关的要求下,刚才中常委开会已经通过了对张骁林担任浙省高官的任命,十号周坲海和陈恭波从金陵到沪市,向张骁林宣读任命。”

    “我知道你和张骁林向来不对付,提前和你说一声,虽然金陵政府的公馆派和实力派,都想把这个要职拿在手里,但是根本顶不住日本人的压力。”丁墨村说道。

    陈明翔对他算是很不错了,沪市的高端奢侈品,源源不断的送到金陵他的家里,还给了一笔钱,尽管是在烧冷灶,但是丁墨村是非常感激的。

    这段时间他和周坲海的关系进步很多,两家人经常在一起吃饭聊天,虽然没有进入周坲海的核心圈子,可在金陵政府,也没有人敢故意为难他。

    陈明翔和张骁林的关系相当恶劣,这在沪市或者金陵政府的圈子里也不是什么秘密,起因就因为张骁林为人太狂傲,在稽查队成立的时候不给陈明翔面子。

    结果呢,陈明翔就把张骁林的烟土给扣住了,最后让军统沪市区的特工赚了便宜,一把火烧了个干净,还把他的心腹手下打成了马蜂窝,张骁林因此而元气大伤。

    “日本人的眼光真不咋样,居然找张骁林这样的流氓地痞当浙省高官,要我说啊,这个重要职位就应给部长来坐,这个老流氓现在被军统沪市区盯上了,他可不一定有这样的福气!”陈明翔说道。

    这么说也是有原因的,张骁林可是军统局死亡名单的必杀对象,意思就是非杀不可,作为青帮在沪市的唯一大佬,他造成的影响实在太恶劣,连老头子都点名要他死。

    陈明翔对军统局沪市区的工作很不满意,这些弟兄们效率实在太低,从稽查队成立的四月份就开始偷袭,搞到八月份居然一点成绩都没有。

    “戴老板来电,下月的十号周坲海和陈恭波要到沪市,向张骁林宣读浙省高官的任命,要求我们沪市区必须在张骁林到杭洲上任之前解决他,否则军法从事!”

    “老板的耐性已经到了极限,我们没有退路了,抓紧时间联系内线,无论如何也得尽快杀了他,再准备一套方案,内线失手,哪怕就是把沪市区的人都填进去,务必完成戴老板的命令!”陈恭树满嘴苦涩。

    军统局的家规非常严厉,戴老板说是军法从事,那就不会打任何折扣,再是嫡系心腹也不行。

    “实际上局本部的情况和我们一样,也是退无可退,张骁林当了高官,造成的影响太坏,委座绝对无法容忍这样的事情出现。”

    “我们沪市区也该做出点成绩了,瞧瞧别的弟兄们,人家都把手伸到汪伪政府高层了,这么重要的情报,肯定不是一般人能知道的。”沪市区的书记齐庆斌说道。

    “不一定是从汪伪政府的高层传出来的,日本情报机构和特工总部,也可能得到了消息,我总感觉和以前的情报员春风有联系,也说不上是为什么。”陈恭树说道。

    春风这个代号,是局本部秘密特工的代号,还是由戴老板亲自安排和指挥的,因为吴庚述和戴星秉的缘故,与沪市区有过几次电台联系,但这件事只有少数几个高层才知道。

    对于春风的本事,沪市区的几个领导都是心服口服的,一是快速二是准确三是价值高,可惜,戴老板把春风看成是杀手锏,根本不让春风和沪市区联系,到现在谁也不清楚是男是女。

    春风在干嘛呢?

    “这些该死的混蛋,竟然敢贪污这么多钱,他们的眼睛里还有宪兵司令部吗?考虑到和某些方面的关系,我本来不愿意下死手,可是他们自己找死,能怨得了谁呢?”岗村少佐勃然大怒。

    稽查队七月份的收入,被陈明翔送到了宪兵司令部,结果会计与账目一核对,居然少了一大半的费用。

    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岗村少佐,听到陈明翔的解释后,直接就爆发了,他低估了稽查队各科室的贪心程度,可问题是,你们有命拿钱,有命花吗?

    木下荣市被稽查队拿来的五十万法币现钞,刺激的半天没说话,他从日本调来,还不适应这样的环境。

    现在才知道三浦三郎在沪市过的多舒服了,只是一个稽查队,每个月就能为他带来十几万的收入,帝国的将军每月才多少钱?

    “不要生气,作为帝国的精英军官,遇到事情要沉稳,不要害怕他们贪污受贿,吃进去多少,等到下月初,连本带利都得吐出来。”

    “几家在沪市的日本纺织企业,已经开始告状了,青木阁下和小仓阁下,都给我打了电话,要宪兵司令部严厉管控沪市的物资流出情况。”

    “我和两位经济方面的重要人物交换了意见,一致认为三浦将军在沪市采取的策略是符合现状的,绝对封锁并不现实,总要考虑到帝国朋友们的利益,这有利于双方的合作。”木下荣市说道。

    梅机关属于汪伪政府的军事顾问,也是人事方面的太上皇,但日方为了更好的控制这个汉奸政府,还成了一个经济顾问团,由日本政界的大人物来充当操纵沦陷区经济的黑手。

    所谓的青木阁下,是日本政府企划院的次长兼贵族院的议员青木一男,所谓的小仓阁下,是小仓正恒,住友株式会社的总理事和贵族院的议员,也是日本财阀在华夏的代表人物。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