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到了戴老板的命令,身为区长的陈恭树和主要领导,顿时感觉到压力山大,老板这还是第一次明明白白把期限规定好,年底之前必须要完成任务,否则就要从重惩处。

    也就是说,局本部不管沪市区有多大的困难,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只要结果不看过程,怎么做是你们的事情!

    “现在刚七月底,距离规定的时间还很充足,但如果能够提前完成任务,也能为沪市区在老板那里挣点脸面,整整七个月了,我们两个任务一个都没有完成,也难怪老板下了死命令。”

    “还是老办法,我们必须要有足够的耐心,无比达到一击成功的目的,因为短时间内,这两人不可能再有第二次机会实施内部刺杀,关键的问题是,张骁林身边找到了林淮部这个突破口,傅箫安身边还没有打开局面。”陈恭树有些头疼的说道。

    “我们第三行动大队,在傅箫安的住处周围设置了一个观察点,可惜,始终没有找到机会进行策反,这个汉奸的那群白俄保镖,一直都待在傅宅,我们根本没法接触。”蒋安化说道。

    “难道傅宅的下人们不出来采买?我觉得你们的思维进入误区,要杀傅箫安不一定非要策反他的保镖,那样难度更大,别忘了,这都是些白俄人,其实傅宅的仆役或者女佣也能做到。”陈莫说道。

    “你说的有道理,傅箫安有个老仆人朱生原,年龄有六十多岁了,据说做得一手好菜,很为傅箫安所信赖,他倒是经常到我们开的小酒馆喝酒。”蒋安化觉得眼前一亮。

    “不管成与不成,这都是我们目前的一个方向,局本部对沪市区的工作非常不满意,一个月几十万的经费,却没有拿出合格的成绩,除了要刺杀两个大汉奸,我们还要对沪市的日伪特务下手,各大队自行寻找目标展开行动。”陈恭树说道。

    稽查队的副队长秦鸿涛,得了急性肝炎需要卧床静养,为此向陈明翔请假半个月,这件事并没有引起什么注意,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得病的?

    他管辖的一科和二科,得到了最大程度的自由,由于“身体不适”的原因,大宗货物输出也不需要找他签字,体现在每日的工作记录就可以了。

    “我这一装病,你就要受委屈了。”秦鸿涛拉着妻子的手说道。

    都已经“卧床静养”了,自然不能到办公室上班,也不能到检查站监督指导,岳父一家子的买卖就受到了影响。

    特别是他的小舅子,恨不能一天来三次,不是要他打电话就是写条子,最后还是妻子出面把这货轰走了,于是,刚才老泰山找上门来,话说的很难听。

    “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我是秦家的媳妇,自然要为你着想,你现在退一步,他们就会逼你走出两步,宁愿和娘家撕破脸,也不能惯着他们,等日本人开始追究了,想救也救不了他们。”妻子无奈的说道。

    话是这样说,怎么可能不为娘家考虑呢?

    别看现在走货走得多,赚钱赚得多,在沪市也有了一点小名气,可是,日本人比豺狼都要恶毒,按照丈夫的说法,搞不好是要家破人亡的。

    “谁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稽查队七月份的出货量,比六月份的时候增加了十多倍,但每个科室交上来的检查费,却比以前少了一半,瞧瞧金额,才九十多万!”

    “每天出货是有记录的,就算是按照百分之五来计算,四千多万的出货也得两百万法币的收入,算上大宗货物的比例,实际数目更多,是你们各科室私自降低了费用,还是中饱私囊了?”陈明翔在月底的会议上说道。

    每次放行都有宪兵在旁边监督,数量是丝毫不能错的,货物的价值和检查费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一点无法抵赖。

    其实呢,两方面的原因都有,一方面是关系户们的原因,不是在背后给他们撑腰的就是这些人背后有撑腰的,各科室得罪不起,少交费用或者是干脆象征性的交一点费用,偏偏这些人出货的数量最多。

    其次,各科室吞没的费用太高,剩余的一百多万,四个科室一分,从副队长、科长到副科长,再给下面的科员一点油水,转眼间就没了。

    说到底,就是分钱的时候太爽,没控制住底线。

    陈明翔其实没必要开这个会,下面交上来多少钱,按照实际数量给宪兵司令部送去就是了,有账本核对呢,眼前的小中层们自己作死,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可问题是,不管这些人再混蛋再贪婪,那好歹也是华夏人不是?紧缺物资大量流到国统区,对山城政府是有好处的,而且军统局也是受益匪浅,局本部就专门派人来沪市接洽那些大走私商,有多少货吃多少货。

    开会的目的就是提醒和警告,你们做的太过分了,适当的收手吧,抓紧时间打点一下自己的后台,法不责众嘛,大家一起对着宪兵司令部施加压力,木下荣市也不愿意把事情做绝了,一来沪市就把本地势力得罪干净。

    “队长,能收上来这么多,弟兄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您也知道,敢往外走货的都是些什么人,大家实在是得罪不起,您也体谅一下弟兄们的难处。”赵乐康说道。

    “赵副队长说的是事实,您在办公室里坐着不知道,那些人不是拿着高官的条子就是高官的亲属,还有沪市本地帮会的头面人物,哎呀,都是在沪市本地混饭吃的,您得给我们留条后路啊!”朱瑞邦说道。

    接下来,科长副科长们纷纷发言,对着陈明翔大倒苦水,仿佛他们在下面受了多大的委屈。

    为了“澄清”自己和大家是一条战线,一科的科长宋博海和一科的副科长姜洪升,也说了大致差不多的话,宋博海事先和陈明翔打过招呼。

    “既然大家有实际困难,我会向宪兵司令部和特高课反应的,不过我奉劝诸位,有些底线不能碰,特别是棉纱,日本纺织企业盯得很紧,散会吧!”陈明翔懒得和这些人磨嘴皮子。

    麻痹的,真是好言难劝该死的鬼,老子给你们警告了,这时候收手还来得及,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搜狗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