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是说中岛大佐和小野中佐保密意识淡薄,实际上截然相反,如果不是因为陈明翔对海军陆战队帮助良多,还是儿玉机关的主要供货商,双方的私人关系也日益亲密,这些话是绝对不会说的。

    陈明翔苦心营造的关系网,终于发挥了重要作用,获取情报的速度,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当然,如果是在战略大轰炸之前,两个日本军官肯定要守口如瓶,可眼下大轰炸再有一个月就结束了,也不再是多保密的内容。

    山城政府天天都知道要挨日军飞机轰炸,还派人在机场周围监视,可知道又怎么样呢,空军顶不起来,小规模的骚扰不会影响大局。

    “这次怎么没有见到南造云子小姐来参加酒会?”陈明翔心情大好,就开始想南造云子了,这可是他没有执行完的任务。

    “前几天,南造云子执行一次秘密任务失手,遭到宪兵司令部和特高课的严厉处罚,倒是给她发请柬了,估计她现在没有心情参加酒会咦,不愧是帝国之花,恢复能力倒是挺快的,瞧,就在东南角和儿玉机关长说话呢!”小野中佐有些钦佩的说道。

    刺杀西尾寿造的任务是南造云子执行,但她却搞成了这个样子,不但三浦三郎不满,海军的岛田繁太郎、松植少将同样不满,连木下荣市少将也不满,这次计划对陆军来说意义重大,能够为加入轴心国组织增添筹码。

    特高课长岗村少佐,更是对南造云子达到了厌烦的程度,这种难以驾驭的手下,任何一个当领导的都不喜欢,哪怕是狗屁帝国之花。

    “明翔,陪我喝两杯行吗?”穿着和服的南造云子,声音透着前所未有的温柔,嘴里带着淡淡的酒气,脸颊有点发红,喝的肯定不少。

    “当然,能得到云子小姐的邀请,怕是没有哪个男人会拒绝,请!”陈明翔笑着说道。

    从司令部办公大楼出来,刚到停车场,陈明翔就听到南造云子喊自己,没想到,她居然要自己陪着她喝酒。

    两辆汽车一前一后来到一家日本风格的酒馆,是家居酒屋,就是小酒馆的意思,外面是砖石结构,里面却是全木结构,一个客人都没有,老板和老板娘的岁数大约在五十左右。

    两人来到小酒馆一个单独的小房间,拉开推拉门,陈明翔看到地面铺着榻榻米,非常洁净,两张对着的长桌摆着餐具和鲜花,左右各有一张小桌子摆着茶具。

    坐下来之后,他的思维在疯狂转动,今天晚上是个难得的机会,在海军陆战队司令部的停车场,没人看到自己和南造云子一前一后出来。

    陪着南造云子来酒馆的,只有一个司机,还留在外面的大厅喝酒,如果自己突然杀掉她,把司机叫进来杀掉,然后收拾这对夫妇就简单了。

    酒是品质上等的清酒,牌子叫做菊正宗,是日本神户久负盛名的古老酿酒作坊。菜也挺简单,生鱼片、铁板烧和天妇罗等,还有寿司。

    “你知道吗,我从十三岁就参加了间谍的培训科目,被老师土肥圆誉为是大日本帝国情报机构的王牌情报员,无论执行多么艰难的任务,从来都没有失手过,为帝国的战争做出了极大贡献。”

    “但是,就为了一次失手,梅机关、宪兵司令部和特高课,他们竟然把我晾到了一边,还把我的情报网络发展计划否决了!”

    “帝队的武器装备和现代化军事素质,综合实力远远超过山城政府的军队,如果再有情报的支持,那等于是如虎添翼!”

    “他们的理由是,帝国现在没有能力对山城政府发动战略进攻,以经济封锁作为主要手段,军事打击作为辅助手段。”

    “可是,大本营眼下的决策,并不代表以后不会不会发生,无论什么时候,都要把事情做到前面,这些目光短浅的人,都是帝国的罪人!”南造云子一口喝干了杯子里的酒。

    这次刺杀西尾寿造的任务失败,作为现场督导和执行者的南造云子,被认定为第一责任人,为什么不是三浦三郎呢?

    很简单啊,三浦三郎是堂堂的宪兵少将,他只需要制定出作战计划,怎么执行是手下的问题,难道还让一名将军,去刺杀另一名将军?

    再说,南造云子为帝国立的汗马功劳再多,也就是功勋情报员,军衔也只是个少佐,能和将军相提并论吗?

    “云子,我虽然不能算是真正的特高课特工,但是我知道,如果帝国特工在执行任务的期间出现重大失误,那就意味着终结了自己的职业,以后恐怕很难受到重用或者负责重大任务了。”陈明翔故意刺激她。

    这是个意志坚定,而且受到毒害已经不可救药的女特务,她就算死也不会悔改,如果说有什么担心害怕的,那就是一身本事没有施展的机会。

    “可这不是我的错,是三浦三郎那个自以为是的家伙,不听我的劝告,没有使用我的手下去做这件事,宪兵没有接受过这类的训练,怎么担得起这么重要的任务?”南造云子果然急眼了。

    “问题是,情报机构向来是以成败论英雄的,不管你执行的过程,只看你得到的结果,甚至是没有理由,就像是我,要平衡沪市的物资输出问题,结果落到现在的地步。”

    “傻子都知道,绝对管控那是笑话,堵不如疏才是正确的,可现在呢,日本纺织企业告我的状,宪兵司令部把我的权力收回了,如同你,保留特一课的课长职务,我也保留了稽查队一把手的名义。”

    “你知不知道,眼下沪市对外输出违禁物资的数量,比我负责时候多了三十多倍,帝国的利益受到严重损失,我上哪里说理去?喝酒吧!”陈明翔说道。

    “从七月初我就懒得去宪兵司令部,就是木下荣市将军就职的时候去过一次,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但是以你所说的,你或许只有短暂的蛰伏期,而我却是遥遥无期,木下将军对我的计划也不感兴趣。”

    “不说了,今天晚上我想好好的醉一场,幸好有你陪在我身边,我不怕孤独却不喜欢孤独,来,喝酒!”南造云子举杯说道。

    。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