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游戏规则,付出和收获是成正比的,竞争稽查队的大权这不是问题,能者居之嘛,可你自己顶不起来,那就是问题了。

    在李仕群的警告下,吴四保老老实实的把收来的货,全都卖给了华通贸易公司,日本人禁止违禁品出沪市,但是欢迎违禁品流入沪市,也就是说,只许进不许出,这倒是给了警卫总队和行动总队一次好机会。

    “队长,你的意思是让我来宣读这个决定?”秦鸿涛看着手里的一张纸,有点傻眼。

    这是稽查队关于处理周泽轩的决定,结果是直接开除,可对于秦鸿涛来说,却等于晴天霹雳一般。

    周泽轩虽然是赵乐康的人,但却是他的下属,两边现在是合作阶段,而且收入颇丰,短短几天时间,秦鸿涛的手里就增加了两万多块收入,赵乐康也是一样。

    “宪兵司令木下荣市少将,对周泽轩的问题很生气,要求从重惩治,你通知周泽轩抓紧时间找找关系,最多两天时间,他就得办理交接手续。”

    “我只负责传达宪兵司令部和特高课的决定,你是分管副队长,全权负责一科和二科的工作,要不要宣读是你的问题。”陈明翔淡淡的说道。

    听到这个消息,赵乐康和周泽轩都傻眼了,合着不是宪兵司令部忘了这个事情,是要等到木下荣市来了之后再做处理决定?

    这可是真金白银买来的职务,说撸就给撸了,日本人还真是特么的白眼狼,吃多少都喂不饱。

    “赵队长,我现在怎么办啊?”周泽轩哭丧着脸说道。

    为了这个稽查队的肥缺,家里不但动了舍不得用的老关系,而且为拿出这笔钱和送礼打点,好长时间揭不开锅,就这么一把撸了,太心疼了。

    “抓紧时间找找吴麦庭啊,这个事情就是他做的孽,吴秘书是傅市长的绝对心腹,只要傅市长愿意开口,宪兵司令部多少要给点面子的。”赵乐康说道。

    “木下荣市是刚从日本来的宪兵少将,与各方面都不熟悉,我怕傅市长不会轻易张嘴,一个小小的稽查队执行科副科长,分量实在太轻了。”周泽轩失魂落魄的说道。

    木下荣市刚来到沪市,就对稽查队亮出了刀子,一刀砍掉了陈明翔的权力,另一刀把一个副科长斩落马下,这样的人性格必定很强势。

    稽查队就要空出一个副科长的位置,这个消息很快传遍了沪市的政界,秦鸿涛的家里顿时门庭若市。

    按照稽查队的新规定,分管副队长对自己管辖的科室拥有人事权力,虽然最后还得报给宪兵司令部和特高课,但入门资格却掌握在秦鸿涛的手里。

    自从陈明翔失势之后,稽查队的大检查随着结束,各处关口再度火爆起来,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大量的货物输出沪市,居然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双赢局面。

    “不过就是稽查队一个副科长的位置,就让这些人像苍蝇一样天天来咱们家堵着你送礼,不知道的,看这场面还以为你当市长了呢!”秦鸿涛的妻子是受过西式教育的,对这样的事情很看不惯。

    她也是觉得担心,自从秦鸿涛手里有了实权,来钱的速度太快了,有的是人拿着法币和金条硬往家里送的,而且都是大笔货物输出。

    秦鸿涛掌管着港口和火车站,小生意连边都不敢沾,敢动用万吨货轮和火车向外运货的,哪个不是几十万上百万的数额?

    “你以为我不头疼啊?可是这些人的背景太硬,我一个也得罪不起,财政局、公用局、土地局、工务局,还有公署的署长,各县的县长,我敢拒绝谁?就一个名额,推荐名单已经达到二十二个人了,简直是笑话!”

    “我有种很不好的预感,这次可能要出大事,稽查队眼下开的口子太大,出货的数量,超过陈队长时期的几倍甚至十几倍,我看着每天的值班记录,头上都冒冷汗。”

    “宪兵司令部一再要求严查违禁品流出,陈队长当时的后台那么硬,也只敢采取相互挂靠,或者干脆使用华通贸易公司的名义走货,这段时间我睡觉都睡不好,天天做噩梦。”秦鸿涛说道。

    以前稽查队的重大事务都是陈明翔在负责,那些大笔货物轮不到他们来处理,几乎没有感觉什么压力,按照吩咐去做等着分钱就好了。

    可现在呢,方方面面都来打招呼走关系,答应一家就得答应第二家第三家,口子是越放越大,这简直是在作死啊!

    “你好糊涂啊,既然知道了这么做要出事,还大胆的放行,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你要是出点事,叫我怎么办?”秦夫人生气的说道。

    “你懂什么,敢找上门来向我要货物通行的,那都是些什么人?市政府的关系、警察局的关系、特工总部的关系,还有维持会的关系,我不答应行吗?”

    “更何况,你们家的七大姑八大姨,十几个亲戚堵着门要方便,这个职务又是你娘家出钱出力帮我争取的,我不答应行吗?”

    “为了你弟弟,岳父大人半个月找了我四次,我这个小舅子不但自己做买卖,还帮着别人走货自己拿提成,我能说什么,要是拒绝,你回娘家的时候脸面往哪里放啊?”秦鸿涛说道。

    秦夫人被这些话堵得无可奈何,自己家里那些亲戚的德性,自己弟弟的德性,自己是最清楚了,也难怪丈夫顶不住。

    “这可怎么办啊,你总要想办法救救自己,我娘家的人你别管,日本人可是杀人不眨眼的。”

    “要不然你别在稽查队了,家里的钱足够我们好吃好喝的活一辈子,干脆辞职从沪市搬走吧!”秦夫人说道。

    娘家人再亲,也不如自己的丈夫亲,不过能够当机立断,这个女人倒也是有大智慧的。

    “又说傻话,我现在辞职,不是提醒宪兵司令部,稽查队出事了吗?就算逃到国统区,以我这样的经历,还不被那些军统中统特务们逼死,事到如今,只能找陈队长救我了。”秦鸿涛说道。

    “陈队长?他不是已经没有实权,得不到日本人信任了吗?”秦夫人很是疑惑的问道。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