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样做可是会得罪人的,周泽轩能当上稽查队的副科长,背后肯定有人撑腰,一脚把他踢出去容易,小心被人给穿了小鞋。”刘妮娜打了一份任免文件,对陈明翔说道。

    稽查队属于特殊机构,因为掌管着物资稽查的大权,哪怕是一个小科员在外面,都是受到重视的角色,一个副科长,职务不算低了。

    刘妮娜是真心为陈明翔考虑,她在稽查队当秘书,每天半天班却拿着全天的工资,相当于一个副科长,要是换个人来当队长,或许她就没有这个待遇了。

    “开除周泽轩这是特高课岗村课长的决定,谁觉得不服气自己有本事,就去找特高课理论嘛,我只不过是执行而已。”

    “我最喜欢这种主动跳出来找茬的,你找机会对外放放风,就说我失去保护伞,没有本事镇住场子,想当队长的要抓紧时间活动。”

    “大乱方能大治,这个免职通知稍微等一段时间再宣布,鱼儿还没有浮出水面呢!”陈明翔慢悠悠的说道。

    周泽轩在家里休息了两天,然后照常到稽查队上班,他也是担心自己的收入受影响,可陈明翔什么也没有说,他没有因为这件事受到任何处分。

    于是,稽查队内部开始流传一股风声,陈明翔的靠山走了,他已经没有后台撑腰了,开始压不住阵不敢得罪人了。

    虽然陈明翔还在稽查队当老大,可惜,突然间门可罗雀,大检查时期没有客户登门,各科室的负责人登门的也不多。

    “队长,我发现咱们稽查队的一些科室领导,正上蹿下跳的拉关系走后门,要争夺您的位置。”第一执行科的科长宋博海说道。

    陈明翔也有些惊讶,宋博海在吃晚饭的时候来到自己家里,除了两件玉器古玩,居然还带来了二十根大黄鱼,这份礼物价值不菲,也是典型的烧冷灶行为,看来他是想要赌一把。

    “宪兵司令部的三浦将军,调回了日本工作,眼下我没有撑腰的,新的宪兵司令来了之后,我这个职务有很大可能被替换,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我现在就是如此,没有背景没有后台,博海啊,你这个冷灶烧的有点不值啊!”陈明翔笑着说道。

    宋博海心里更加淡定了,这位稽查队老大,一点也没有沮丧的样子,反而对眼下的状况,表现的云淡风轻,绝对是有底气才会这么镇定自若。

    尽管三浦三郎少将突然调走了,可是特高课没有变动,课长还是岗村,下面的宪兵小队和宪兵班也没有任何变化,没伤到基础。

    陈明翔和海军陆战队的关系不受这次事情的影响,华通贸易公司的受益人,除了宪兵司令部和特高课,还有梅机关和特工总部,这样的人即便不当稽查队的老大,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骑在头上的。

    “队长,也不是属下看不起这些人,他们的眼睛被金钱遮挡了,只看到稽查队日进斗金,每月的收入越来越高,却不知道关键是幕后的实力。”

    “换做他们,谁有本事得到宪兵队的全力配合,谁有本事让宪兵听从指挥,谁有那么多资源给宪兵司令部带来福利,谁有本事得到特工总部和警察局的支持?”宋博海说道。

    什么地方都不缺少聪明人啊!

    宋博海看得很透彻,当稽查队长容易,想要镇住场子却难似登天,在这里面当官的人,哪个没有背景?

    陈明翔之所以能够形成绝对压制,是他的手段太巧妙,利用华通贸易公司的资源,宪兵司令部、海军陆战队司令部、梅机关、儿玉机关、特工总部,这些势力被他组合起来,形成了难以对抗的关系网。

    谁有本事从国统区往这里发土特产,不要钱的到处送?谁有本事把公司经营的风生水起,一月分红几十万?谁有本事为皇军生产订制烟,还能从烟叶产地调来优质烟叶?

    “现在的水还不够混,有很多人都在观望,从明天开始,你也伸手进来,我心里清楚得很,不怕乱!”陈明翔意味深长的说道。

    “我明白队长的意思,会做得不着痕迹。”宋博海大喜,急忙说道。

    陈明翔的这句话,已经给出了答案,他这是放出了鱼饵等着钓鱼呢,稽查队的老大,别人抢不走的。

    事情愈演愈烈,到处都是议论到处都是猜疑,可是当事人陈明翔,却没有出面辟谣,似乎是默认这个事实了。

    “明翔啊,有人把礼都送到我家里来了,你这个稽查队老大的位子,看起来成了香饽饽,警政部、特务委员会、内政部、工商部等等,有的是人写条子打电话,到底怎么回事啊?”李仕群打电话问道。

    “部长,您这不是明知故问嘛,三浦将军回了日本,大家都觉得风水轮流转,我也该让让地方了。”陈明翔笑着说道。

    “稽查队四月份成立,经过你三个月的努力,眼下各个科室都已经开始正常运转了,每个月检查费的收入,也都在五十万法币左右,这是有人看中了这个肥缺,想要取而代之。”

    “总有那么些人喜欢不劳而获,也不想想,不是随便哪个阿猫阿狗坐上这个位置,就能处理好稽查队的工作,不是碰的头破血流,就是死的惨不忍睹。”

    “更奇怪的是,他们都没有问过我是不是同意撤换稽查队长,仿佛这一切成了定局,他们哪来的自信?”李仕群嘲笑着说道。

    稽查队的这池子水可深着呢,别看就是物资稽查,要是摆不平方方面面的关系,不是叫人打了黑枪就是叫人套麻袋丢到黄浦江里。

    敢在沪市玩大规模走私的,那都是些什么人啊?

    市政府高层和实权人物、警察局、特工总部、青帮、军队、日本特务机构的关系户,这种人是能得罪的吗?

    控制不住管制物资的输出,日本人就找你的麻烦,但是你得罪的人多了,麻痹的,你们全家老小都不要命了?

    也就是陈明翔这样出身特工总部,受到宪兵司令部和特高课器重,与各方面都能拉上关系的人,才能坐这把交椅,对于稍微明白点的人来说,这可不是什么肥肉,而是特么的修罗场!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