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乐康和周泽轩都是靠着市政府的关系,才能进入稽查队捞到肥缺,两人算是天生的盟友,无论如何赵乐康也得为周泽轩说话。

    宪兵司令部那这是个什么地方,绝对的人间地狱啊,周泽轩也没有吃过这样的苦,到里面别吓出个好歹来。

    “你让我救他,那谁来救我啊?我刚说出去的话,就挨了他一巴掌,宪兵司令部还没有追究我的责任呢!”

    “他不是有关系户吗,这时候该找的是那个什么市长秘书,不是找我这个没用的稽查队翻译。”陈明翔不耐烦的说道。

    赵乐康灰溜溜的出了办公室,他知道周泽轩的这次行为,已经把陈明翔这个老大惹烦了,没落井下石就算不错了,只好给傅箫安的秘书打电话求救。

    “这是以为老子的靠山调离了,想要谋朝篡位啊,王八蛋,就算给你抢到这个职位,你能坐得稳吗?”陈明翔看着赵乐康的背影冷笑着说道。

    其实周泽轩被抓,就是他的安排,火车站的宪兵小队和第二执行科,天天混在一起,不至于翻脸不认人把周泽轩抓到宪兵司令部。

    结果宪兵小队长给陈明翔打了个电话,陈明翔一听就火了,直接命令宪兵小队把周泽轩抓起来。

    三浦三郎少将在的时候,没人敢放句屁,结果他刚走,下面就有人给自己闹幺蛾子,摆明了是一次试探。

    “陈队长,我是市政府傅市长的外交秘书吴麦庭,听说我的一批货在火车站被扣住了,还连累稽查队第二执行科的副科长周泽轩,被宪兵队抓了起来,我感到非常抱歉。”吴麦庭打电话说道。

    “刚才宪兵司令部特高课的岗村课长,已经打电话来严厉斥责我了,说这是严重的失职,对破坏物资统制委员会工作的周泽轩,必须予以严惩。”

    “吴秘书有什么事情直接联系特高课,我实在是无能为力,但是我建议您快点行动,如果救得晚了,人估计会在宪兵司令部的牢房吃大苦头的。”陈明翔不咸不淡的说道,把吴麦庭后面的话堵在嗓子眼。

    这点屁大的事,怎么可能放到岗村少佐的眼里,现在宪兵司令部正忙着迎接新宪兵司令官,如果陈明翔想要救周泽轩,一个电话也就放出来了。

    可问题是,陈明翔既然把周泽轩送到了宪兵司令部的牢房,凭什么要把不听话的周泽轩再放出来?

    走了一个周泽轩,再来个别人当副科长,也不耽误稽查队的工作,还能多收一份见面礼,没有好处的情况下,他根本不稀得搭理这货。

    非但如此,陈明翔还专门给岗村少佐打了电话,把这个事情说了一遍,请求特高课的支援,否则在稽查队将造成很坏的影响。

    岗村少佐一听,就知道三浦三郎走了以后,有人要挑事抢夺稽查队的控制权,当即决定把周泽轩这个出头鸟开除,特高课的通知都打好了。

    但是陈明翔认为,这种小鱼小虾起不到什么威慑力,他要看看到底会有什么势力跳出来,杀一儆百才是王道,岗村少佐同意这个说法。

    “你要赚钱也不能开逆风船,这是什么时候,日本纺织企业对沪市棉纱输出的问题正火大呢,连我都接到了告状的电话,结果你却搞出这样的事情来,叫我怎么和日本人斡旋?”傅箫安也有点头大。

    吴麦庭是他的心腹手下,这个事既然向他求助了,不帮忙是很不恰当的,可是稽查队此次大检查的背后,水混的厉害,他也不愿意沾上一脚泥。

    当然,作为堂堂的伪政府市长,还是沪市的市长,他的地位相当高,分量也足够重,只要开了口,日本人肯定会给个面子,只是这话有点不大好说。

    “傅市长,周泽轩的家里人去宪兵司令部看过他,被宪兵打的遍体鳞伤,人都要精神失常了!我们两个的父辈有很深的交往,这次他是为我被抓的,要是救不出来,老爷子也不会放过我,您就伸伸手吧!”吴麦庭哀求着说道。

    宪兵司令部可不是警察局,一个电话就能搞定,对于日本宪兵来说,一个小小的外交秘书,不值得一提。

    “稽查队方面呢?这个周泽轩好歹也是他们自己人,稽查队的翻译陈明翔,那可是宪兵司令部的大红人,他要是愿意出手帮忙,救个人还是不难的。”傅箫安说道。

    他参加过稽查队的挂牌仪式,对陈明翔的印象非常深刻,当时的宪兵司令三浦三郎少将和海军陆战队司令官松植少将,都亲自到场祝贺,这是很少见的事情。

    “傅市长,现在的形势不是以前了,他的保护伞三浦三郎少将,已经回国任职,在宪兵司令部他失去了靠山,没有那么大的能量。”

    “说不定新的宪兵司令来了以后,他的华通贸易公司和稽查队两个肥缺,都叫人给抢了,更何况,因为这次的事情,特高课还得找他麻烦呢,他要是伸手才怪了。”吴麦庭说道。

    这话倒未必是空穴来风,华通贸易公司仗着宪兵司令部的特殊免检待遇,每天财源滚滚来,稽查队有物资稽查大权,收钱收到手软,还能送出去不少的人情,说起来简直就是两座金山,实在太招人眼红了。

    以前有宪兵司令三浦三郎护着,谁也不敢伸手,可现在三浦三郎走了,蠢蠢欲动的人绝对不在少数,其中就包括吴麦庭这货。

    “做事情要量力而为,我劝你不要胡思乱想,趟这趟浑水,陈明翔不是那么容易受欺负的,乱伸手的后果很严重,别到时候打不着狐狸惹一身骚,被人给记恨了,你怎么就知道新任宪兵司令会针对陈明翔?”

    “你们只看到他大把的收钱,看似很轻松,换成你们,未必就有这样的本事,看人挑担不费力,自己挑担压断脊。”

    “梅机关、宪兵司令部和特高课、特工总部、警察局、海军陆战队,都被他绑到了一起,这种手段是非常高明的,他能坐稳这两个位置,的确有自己的独到之处。”傅箫安很不屑的看着吴麦庭说道。

    即便有傅箫安出面找梅机关说情,晴气中佐亲自给岗村少佐打电话,周泽轩还是被关押了两天才被放出来。

    虽然没有受到什么致命伤,但状态也不怎么好,精神恍惚鼻青脸肿,看起来结结实实挨了一顿拳打脚踢。

    。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