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处长,给我在训练班挑选两个女学员,对,我从日军那里申请了一部电台,用来和各地的收购站联系,你那里备个案,免得电讯处到时候查电台,查到我头上。”

    “顺便也帮着我设计一套简单的密码,不需要太复杂,商业往来的情报,被破译了也没关系。”陈明翔给特工总部电讯处长晋辉打了个电话。

    一部电台留在了华通贸易公司,专门成立一个通讯室,这样很方便联系自己的收购站,得到市场信息的同时,也能迅速下发指令。

    “哇,还是全新的军用电台,做得真小巧!”陆琨瑜看着陈明翔带回来的电台,眼睛都在放光,地下党太缺乏这种东西了。

    但她也知道事情的轻重,没有开口要陈明翔给地下党,电台这种东西实在是太敏感。

    “我向海军陆战队司令部申请了两部电台,用来和收购站的电台联系,这部是作为备用的。我只有使用权,却没有所有权,电台在海军陆战队司令部备了案,属于日军的资产。”陈明翔解释说道。

    一个晚上他都在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他现在不敢上报给局本部,事情自己都搞不清楚,难道让戴老板自己去猜吗?

    可是,知情不报那属于军统局的大忌,自己觉察到了事态变化的可能,却不通知局本部,万一事后戴老板追究起来,会对自己产生怀疑的。

    “局座,春风来电,日军准备七月份在租界实施一次秘密行动,由宪兵司令部和海军陆战队司令部联合执行,为此,日军参谋本部派专使前来。”

    “此次行动的保密工作极其严格,现在尚没有得到具体内容,也未发现有大规模调动的迹象。”潘琦吾说道。

    “七月份针对租界有行动?这群该死的日本侵略者,民国二十六年搞了个七七事变还不罢休,又想在民国二十九年的七月份搞事!”

    “告诉春风,以保护自己的安全为大前提,不要太过于勉强,事情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

    “命令陈恭树调动沪市区的力量,秘密监视日军的动向,随时向局本部汇报情况,注意自身的行踪,小心谨慎为要。”戴立想了想说道。

    在戴立看来,日军最大的可能就是向租界施加压力,抓捕藏匿在里面的抗日分子,法国已经战败,德国和英美两国正在打的热火朝天,以日本人卑鄙无耻的个性,或许是要借助国际形势,对租界采取措施。

    即便发生这样的事情,对山城政府来说也没有什么坏处,反而会因为这种事,得到英美方面的支援,华夏可是牵制着大量的日军。

    “根据宪兵司令部的要求,从六月十七号到七月十七号,我们稽查队要对沪市所有的水陆关口,实施一次专门治理,华通贸易公司和东南贸易公司也不能例外。”

    “在这个期间,所有日军明令管制的违禁品,统统不允许对外输出,尤其是棉纱,这是重中之重,发现一个查处一个,不得有丝毫懈怠。”

    “我也知道大家都被人情拖累,可这次我丑话说在前面,谁要是敢私底下搞小动作,那是要钱不要命的行为,一旦被执勤的宪兵发现,有一个抓一个,我是不会给这种人求情的。”

    “所有人员在这个期间不得请假,也不得无故离岗,假如被我发现谁有此类状况,有一个开除一个,谁也不能例外。”

    “平时我还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愿意挡了自己弟兄们的财路,可到了关键时候,谁也不许给我掉链子,让那些关系好的走私商贩也闭上嘴巴,当心祸从口出!”陈明翔在稽查队召开会议。

    日本人发起狠来,事情就很快得到落实,这次连华通贸易公司和东南贸易公司都不能例外,谁还敢说别的?

    各个关口的稽查队员,真正做到了“铁面无私”的工作状态,谁敢和日本鬼子对着干,还要不要命了?

    顶多就是一个月没有钱收,等到这阵风声过去了,还能加倍收回来,谁找那个不自在,非得在节骨眼给自己挖坑。

    “兄弟,你看清楚点,我们这是东南贸易公司的运输车队,属于免检通行的范围,是不是额外关照一下?”一个公司的办事员说道。

    有特工总部撑腰的东南贸易公司,这次也没有例外,被挡住了车队不允许进入码头,周围的人心理平衡了很多。

    “老兄,你也不要为难我们,这次检查是宪兵司令部的命令,谁敢违抗啊?你们要是非要走货,就到特高课批条子,要不然我们不敢放。”执行科的人也是苦笑连连。

    李仕群很快就给陈明翔打了电话,一听这是岗村课长的命令,也只能把自己的运输队撤回来,他惹不起宪兵司令部和特高课。

    “主任,属下也觉得莫名其妙呢,但是岗村课长这么交代,我就只能这么做,主任你倒可以问问梅机关,说不定知道是怎么回事,到时候还请主任通知一声。”陈明翔说道。

    岗村少佐的命令没有对着华通贸易公司和东南贸易公司,他这是投石问路,想从侧面打听一些情报,李仕群有着特殊的优势,毕竟是特工总部的主任,日本人信赖的大汉奸。

    停止对外输出一个月,华通贸易公司财大气粗无所谓,可问题是,东南贸易公司还扛着三百万法币的债务呢!

    五月份的工资,是从稽查队借来的,六月份怎么办啊?晚了几天发工资,下面就已经怨声载道了,要是发不出工资,那种局面想想都觉得头疼。

    汪伪政府财政部拨款的三百万法币,是给东南贸易公司作为流动资金,在沪市收购紧缺物资的,不是让他拿来发工资的,而且这笔钱还得归还,周坲海可没有这么大方。

    “晴气中佐,宪兵司令部和特高课这是要搞什么啊,突然之间封锁关口不准出货,特工总部都要揭不开锅了。”李仕群抱怨的说道。

    “这也不能怪岗村少佐,日本纺织企业把你们告到了参谋本部,说你们两家公司大肆输出违禁品,特别是棉纱,影响到了帝国的利益,参谋本部为此甚至派来了特使。”

    “我听到消息,派遣军总司令西尾寿造大将,将会在七月七日视察沪市,他和宪兵司令三浦三郎少将关系一直不和睦,估计宪兵司令部也是感受到了压力,所以才做了这个决定。”晴气中佐说道。

    。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