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租界有一部军统的秘密电台被破获,人员被抓后投降了特工总部,这个事情陈明翔还是第一次听说。

    这也不奇怪,他和局本部是单线联系,戴老板也不会告诉他局本部的直属电台,不是一条线,绝对不能产生交集,这对陈明翔也是个巨大的威胁。

    “破获军统电台,特别是这种直属总部的秘密电台,那可是大功一件,怎么一点风声都没有?”陈明翔问道。

    “这件事和我们行动总队没关系,是去年年底的时候,一个军统沪市区的小喽啰叛变,向特工总部提供的情报。”

    “李主任把这个任务交给马晓天和电讯处的晋辉,确认这个电台讯号后,由警卫总队进入租界偷偷抓的人。”

    “当天抓、当天审讯、当天叛变、当天回去继续发报,估计军统总部可能还蒙在鼓里。”张进庐说道。

    “这是军统局本部秘密埋伏的电台,负责的两个人,专门搜集和收买情报,连军统沪市区也不知道这部电台的准确地点,但价值不高,就是收获了一套军统局的密码,与沪市区的完全不一样。”林志江说道。

    陈明翔对此也无计可施,这种潜伏的电台,不被发现是最大的保护,一旦被破获,那就没有什么价值了,单线联系没有什么油水可榨。

    他虽然感到痛心,却没有要营救的意思,除非提前得到这个消息,不管这两个军统人员是真叛变假叛变,都失去了营救的必要,地下工作就是这么残酷。

    万利浪很少说话,陈明翔总感觉这个货,是自己最大的敌人,他好像一直在观察自己。

    在沪市潜伏的这段时间,他唯独警惕两个人,一个是万利浪一个是南造云子,这两个老牌特务的直觉很吓人,怀疑是特工的本能反应。

    华通贸易公司与行动总队的交易很顺利,两百公担猪鬃被陈明翔交给了儿玉机关,按照他的要求,儿玉与士夫给出了八千法币的收购价,每公担净赚两千法币,一次就是四十万的利润,可惜这种机会不多见。

    “章老板,这次我来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大家合作生产卷烟,我负责烟叶和道路运输,你负责生产,我支付给你加工费和包装费。”陈明翔来到位于租界的一个小型卷烟厂。

    这个时期全国的卷烟总产量,大约为一百六十六万箱,其中英美烟公司占百分之六十七。

    沪市是全国烟草工业的中心,大约集中了全国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卷烟厂,八一三会战后,日军侵占沪市租界以外的地区,沪市的卷烟工业受到了极大损失,近三十家民族烟厂先后遭到破坏。

    也有一部分的烟厂在战后迁入租界,继续进行生产,卷烟属于日常消耗品,利润低但是销量大。

    但是日军为了实现独霸沪市烟草的野心,不但抢夺烟厂的设备,还把烟草原料列为管控品,规定烟草销售必须要有搬出证,而且拖延着不给办理,给民族工业的烟厂造成极大威胁,日资企业当然不存在这个问题。

    “这是好事,我当然答应,华通贸易公司在沪市可是大名鼎鼎,我知道陈经理也有这样的能力,三个纺织厂在你手里起死回生,上万个家庭得到温饱,沪市商界对你可是赞赏有加啊!”泽众烟厂的老板章文岩满脸的喜悦。

    他是苏省的一个富商,因为战乱的缘故,带着家产到租界避难,以前曾经做过烟草销售,就在租界建了几排房子,一年多了,也没有把牌子打出去,眼看着就要关门了,突然陈明翔到访,不由得他不高兴。

    “这种烟使用许昌烟叶作为原料,没有牌子,分为三种,一种烟盒上打宪兵特供四个字,一种烟盒打海军特供四个字,第三种打内部特供四个字,具体数量需要看你的烟厂日产量有多少。”陈明翔没有接话茬。

    “烟厂有三台进口的英式卷烟机,每小时每台卷烟机的产量是六万支,如果按照二十支装计算,那就是三千包香烟,全天候开动,在有足够烟丝的情况下,那就是可以生产七万两千包,三台全开每天保底二十万支。”章文岩说道。

    沪市宪兵队是千人编制,就按照每天一千包计算,一个月需要三万包香烟,如果加上每月给海军陆战队同等数量,那就是六万包烟,烟厂一天的产出就能满足需求。

    “我从界首把许昌烟叶运过来,每公斤收购价大约是一块五,运到沪市一辆车三吨,要一百二十块钱的油,折合下来一公斤烟叶一块五毛四,我们成品烟的成本怎么样?”陈明翔问道。

    “一吨烟丝能出大约四万包二十支装,折合每公斤产四十盒,烟叶三分多钱,加上烟盒和人工电力,不会超过一毛钱,现在物价飞涨法币价值大跌,我们要拿出钱一毛五作为成本。”章文岩说道。

    这是符合逻辑的算法,眼下随着法币贬值物价上扬,工人的工资基本上是在三十五块上下,陈明翔记得以前还有几分钱一包的廉价手工烟。

    “我给你每盒按照两毛五分钱作为烟厂的毛收入,每月至少要生产一百箱,也就是二十五万包,你一盒赚一毛钱,那就是两万五千块,但是烟盒必须要精致,要上档次,能做到吗?”陈明翔问道。

    “只要陈经理的烟叶能供的上,我这边绝对没有问题,一百箱是很轻松的。”章文岩笑着说道。

    “三万包打宪兵特供,三万包打海军特供,两万五千包打内部特供,一共三十箱,另外的七十箱,全部打成外滩牌吧,烟盒上要有外滩的风景。”陈明翔想了想说道。

    以这样的生产规模,他每个月要为这笔投入提供五万块,但是赚到的利益,绝对不止这个数。

    戴老板需要走私香烟到国统区,十二万五千包香烟,每包收取五毛钱,那就是六万两千五百块,本钱赚回来不说,还有利润可拿。

    军统局的关系户,可以卖到七毛或者七毛五分钱,如果运作得好,甚至能卖到八毛或者九毛,法币在贬值,价格自然要上升。

    。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