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位为了行动总队的前景,也是施展了浑身解数,单单猪鬃一项就有两百公担之多,二十支纱居然有两百件,我马上让公司的人验货,猪鬃每公担五千五百元,二十支棉纱每件两千四百元,物价飞涨通货膨胀,生意真是够难做的。”陈明翔看着货单说道。

    日本公司收购猪鬃的价格正是六千元,按照这种价格收购,刨除各项费用,陈明翔是一分钱没赚他们的。

    二十支纱才能够去年的两百八十元一件,一年时间涨了十倍,达到了两千八百元,给出两千四百元的价格是非常公道的。

    “感谢陈主任的支持,这笔钱给您提出两成,我们继续收购各种紧缺货,希望得到您的帮助。”林志江大喜。

    张进庐很鄙视的看着林志江,这个爱财如命的家伙,行动总队周转不开他一毛不拔,但是一听要和华通贸易公司做生意,立刻就来了精神,拿出了一大笔钱,居然占据行动总队走私贸易总股本的一半还多。

    按照当初收购的价格计算,两百公担猪鬃每公担能赚取一千五百元,一次就赚了三十万法币,两百件二十支棉纱,每件赚四百块,那就是八万块,这货竟然一笔买卖就能达到十九万的收入!

    “都是自家兄弟,我既然有这个资源,一切都好说,你们放心大胆的收购,钱这方面不成问题。瞧,一次就能赚三十八万,足够行动总队三个月的经费了,你们自己手里也宽裕。”陈明翔说道。

    要说这些人会把钱全部投入到行动总队,糊弄鬼,鬼都不会相信的!

    陈明翔判断,到最后为行动总队投入的,顶多也就是八万块钱,能占据个零头就很不错了,毕竟总务处还拨出一部分经费。

    关键是,总务处以后肯定是要把这些钱兑现的,李仕群也不敢赖账,否则连这些钱也不会投入,行动总队又不是亲儿子!

    “这次林总队长可是吃的满嘴流油,为了行动总队的经费,他投入了总股本的一半,瞧瞧这魄力!”张进庐忍不住讽刺说道。

    真到了分钞票的时候,连万利浪也不能淡定,林志江的收入太扎眼了,干一样的活,凭什么他拿这么多?

    “有权不用过期作废,趁着我掌握华通贸易公司眼下的大好时机,你们暂时先收收心,多为行动总队赚取经费。继续加大股东,加大对紧缺物资的收购,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陈明翔说道。

    “陈主任,发生什么事情了,难道宪兵司令部要把华通贸易公司撤销?”林志江顿时紧张起来。

    万利浪和张进庐也害怕了,陈明翔给的价钱公道,远远超出他们的期望,东南贸易公司可没有这种力度。

    “这个事情是在刀尖上跳舞,鬼知道这种局面还能延续多久,不但有人盯着我的位置眼红,日本公司对此也是颇有微词。”

    “华通贸易公司的行为,严重阻碍了日商对沪市经济物资的掌控,要不是有宪兵司令部撑腰,我早被人撵走了。”陈明翔苦笑着说道。

    这话说的半真半假,华通贸易公司不遭人妒忌眼红,那是不可能的,这个事情在日伪机关也不算秘密,面对每个月高达几十万上百万的高利润,有的是人动脑筋。

    但想要把陈明翔撵出这家公司,那也是扯淡。华通贸易公司本身就是个空壳,也是陈明翔全资创办的,没花几个钱就注册完成了。

    最关键的价值不是公司,而是在于宪兵司令部授予的免检通行权力,没有这个特权,这家公司屁都不是。

    当然了,是真有人在活动,想要获得免检通行权力,不过宪兵司令部都没有批准,梅机关给特工总部搞得东南贸易公司,是打着为特工总部赚取经费的名义,华通贸易公司,是打着为特高课获取经济情报作掩护的名义,这种有损日本方面利益的公司,多一家都不敢批。

    陈明翔之所以要这么说,就是利用汉奸们对金钱的,组成一个庞大的利益共同体,保护华通贸易公司的安全,也是拉近和行动总队的关系,减少对自己产生的威胁。

    “是谁这么大胆子,敢谋夺陈主任的公司,有没有具体的目标?”林志江皱着眉头问道,他可是获利最多的人,最不希望陈明翔倒台。

    “放心吧,估计年前暂时我还倒不了台,但无风不起浪,有这样的风声传出来,或许就是有人提前做试探,不止是华通贸易公司,连稽查队也一样,谁让我后面没有背景呢!”陈明翔说道。

    做了这么长时间的潜伏者,他也总结出一个规律,涉及到利益分配的事情,从来都是有矛盾的。

    吴四保为了钱,连李仕群这个老大都只能跟着喝口汤,李仕群为了钱,东南贸易公司没有给下属们一点股份。

    警卫总队和行动总队闹到这个地步,真的是为了地盘吗?扯淡,是为了地盘产生的钱!

    陈明翔不是三头六臂无事不知的神仙,他一个人再厉害能有多少本事?最为安全和便捷的方式,就是利用钱,把各方势力捆到自己的战船上,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人性就是如此,行动总队赚的钱多了,会引来各种各样的麻烦,这也是一个大坑。

    比如李仕群的不满,东南贸易公司再赚钱,那也得分出一块来给特工总部,否则梅机关不会答应,给你这个特权,不是为了让你自己吃独食的。

    比如吴四保的妒忌,当流氓地痞收的那点费用,远远不如做买卖赚钱,还没有风险还不会引起公愤,警卫总队也能做啊!

    再比如内部的纠纷,利益分配是个非常敏感的事情,牵扯到钱的问题,亲兄弟还得明算账呢,更何况是合作伙伴。

    “陈主任放心就是了,军统龟缩在租界不出来,日本人又不愿意和租界闹得太僵,眼下我们即便有心,也不敢对着租界乱伸手,有大把的时间做买卖。”

    “从年初到现在,也不过就是在法租界抓了一部军统电台,还是联络山城局本部的,但这两个人都已经归顺特工总部了。”林志江说道。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