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格是与生俱来的,很难被后天的环境的所改变,或许表面上会受到影响,可在特殊的时候还会回归本性。

    向来强横霸道的吴四保,如果吃了大亏丢了脸,势必会认为是自己的奇耻大辱,早晚都要找回场子来,行动总队的人能偷袭,欺负他吴四保不会吗?

    “你们两边也不用像是斗鸡似的,在我的办公室摆架势,这次请你们警卫总队和行动总队的主要领导过来,是受到了岗村课长和李主任的委托,这么说吧,特高课对你们天天乱咬的行为,已经忍耐到了底线。”

    “岗村课长说了,不要去尝试挑战他的耐心,宪兵司令部不缺牢房,也不差诸位的一口饭,你们够胆量带种,就继续作死。”陈明翔说道。

    这是在督查室主任办公室开的会,原来这里是汪伪政府社会部的办公地点,两间屋子打通,外屋属于接待的性质,摆着两组欧洲古典样式的沙发和两张茶几,估计是从哪个政府官员的家里抄来的。

    地面铺着厚厚的实木地板,还有进口的地毯,桌子上有来自景德镇的,青花瓷的茶壶茶杯,另外还有大玻璃烟缸,进口的雪茄烟,托盘里放着几样水果,看起来办公室很上档次。

    左边是警卫总队的吴四保、佘艾珍、潘搭,右边是行动总队的林志江、万利浪和张进庐,泾渭分明的阵势。

    “陈主任,这次可不是我们警卫总队挑事,是行动总队烧了我的作坊,连机器带原料损失了将近三十万,不给我个说法,这事没完!”吴四保的眼珠子都红了,恨不得把对面的三个人生吃了。

    “吴四保,话可不是乱说的,说我们烧你的作坊,这个事情你要拿出证据来,血口喷人就不好了。”万利浪阴森森的说道。

    “我血口喷人?放你个狗屁,在沪市除了你们行动总队,谁敢烧我的作坊,这还需要证据?”吴四保怒了。

    “鬼知道你吴四保惹了什么人,人家烧你的作坊也是报复,仇家那么多,干嘛非要赖在我们头上?”张进庐说道。

    “张进庐,你别给脸不要脸,行动总队赔我们三十万,这件事就算了,要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佘艾珍冷笑着说道。

    “给脸不要脸的是你们,行动总队还没有找你们算账呢,断了市北区的货源,你们还有理了?”林志江说道。

    眼前一群人吵翻了天,把外面探头探脑的人吓得够呛,警卫总队和行动总队都有一伙小中层在外面等着,关系到大家的利益,谁也不敢掉以轻心,伸着脖子瞪着眼,就如同斗鸡一般。

    还有中统的一群叛徒和特工总部的皇亲国戚,也围着看,谁不知道警卫总队和行动总队快打出屎来了?

    站在远处听动静的李仕群和叶寄卿,听到陈明翔的办公室,传来类似于泼妇骂街的吵架,心里暗暗庆幸。

    幸亏让陈明翔来处理这个事情,谁对上这群流氓地痞加叛徒,不气死也得被活活烦死。

    “你们都特么的给我闭嘴!”陈明翔一拍桌子,屋子里顿时安静了。

    虎躯一震,王霸之气迸发,老好人一旦发了脾气,还真让人害怕,连吴四保和林志江都吓得一哆嗦。

    “我叫你们来不是吵架的,以前那些狗屁倒灶的烂事我不想听,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游戏规则,玩阴的被人揪住尾巴,那算自己倒霉,只要抓不住证据,屁话说的再多也是屁用不顶!”

    “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你们也是老江湖了,混成精的人物,啰嗦什么?就问你们一句话,我的话听不听,算不算数?”陈明翔喝道!

    这可是宪兵司令部和特高课、海军陆战队和儿玉机关的大红人,还有陆军海军两个日军少将光环加成的人物,不听,谁敢啊?

    他们对陈明翔的话,也从内心里感到赞同,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干特务这一行的人,砸黑砖使绊子都是常有的事,背后捅刀子更是家常便饭,没有证据的事只能怨自己倒霉,没这个办事就不要张嘴。

    反过来说,陈明翔的意思是,这种事情可以做,他并不反对,但打落牙齿和血吞,谁也不准闹得沸沸扬扬,丢了特工总部的脸。

    “请陈主任裁定,我们行动总队服从。”林志江说道。

    “陈主任请说,警卫总队绝对执行!”吴四保说道。

    陈明翔自然没有要当和事佬的意思,这两边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之所以选择暴力压制的手段,就是想让吴四保吃个大亏,老实一段时间,但是梁子结下了,早晚都会出现变故。

    “第一,上班时间除非是执行总部的命令,就是请假也不能越过边界,如果出现打架闹事,谁的区域谁有权力处理,对方不得有异议,下班时间越界不算违规。”

    “第二,跨区域没有执法权,如果想要采取行动,必须要经过督查室进行协调,否则视为越界,紧急情况下可以变通,但原则上在谁的区域就由谁来负责,功劳也做这种分配,特工总部空着一个副主任的职位。”

    “第三,你们如果在对方区域内查到线索,必须要向督查室备案,除此之外,把公共租界划给警卫总队,法租界和日战区划给行动总队,这是以后关于租界的主要活动区域。”

    “再加一条,如果别人在你的区域发现军统或者中统的窝点,或者发现重要人物,你却没有发现,此类事件连续三次,该区域自动移交给发现方,不得有异议。”

    “这次无非还是老调重弹,没有什么新意,但是,这份新协议你们两边要签字画押,到时候真出了事,别为自己喊冤,特高课只认协议不认人,对此有没有异议?”陈明翔说道。

    表面上看起来,第四条似乎对吴四保的警卫总队很不利,他的地盘大而且都是油水丰厚的繁华区域,可大家谁都没有吱声。

    军统和中统的人,现在好像丧家之犬一般,都藏在租界里不敢露面,谁特么脑袋被门挤了,跑到外面来设置老窝,那不是找死吗?

    “陈主任,对于您说的这四条,我们行动总队都同意,只是要把情报给督查室提前报备,不知道具体是怎么个流程?”万利浪不动声色的说道。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