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关长阁下,华通贸易公司的那个陈明翔,今天已经到了皖省和豫省交界处的界首镇,并联系了当地民华公司的分部,使用我们的电台,要求儿玉机关向宪兵司令部特高课通报他的行程。”儿玉机关的通讯官汇报说道。

    “你马上回复陈明翔,我会亲自给岗村少佐打电话的,他的速度倒是不慢,我喜欢这种雷厉风行的作风,这才是做事的人。”

    “另外告诉他,如果界首收购点需要资金方面的支持,可以直接联系民华公司的分支,等他回来,我用最好的日本清酒和最好的日本料理招待他。”儿玉与士夫笑着说道。

    “机关长阁下,属下有个问题,我们儿玉机关有民华公司在界首收购各种物资,为什么非要借助华通贸易公司来做?这样不是增加了成本支出吗?”通讯官不理解。

    “你这个蠢货,不知道帝国海军和陆军的关系,现在是势同水火吗?陆军宪兵管控着地面所有的交通要道,华通贸易公司有宪兵司令部的背景,能够一路畅通无阻,还会得到特殊保护,民华公司能做到吗?”儿玉与士夫骂道。

    宪兵司令部自成体系,向来不买海军的帐,其实也不怎么买陆军的帐。但终究宪兵也是隶属于陆军省管辖,陆军的道路运输没有受到多少刁难,可海军的货物就惨了。

    儿玉机关设在界首的民华公司分部,是专门为日本海军收购物资的,就是因为这个背景,货物经常被皖省各地的宪兵队扣住,理由也是五花八门,搞得儿玉与士夫也是焦头烂额。

    在军令部的巨大压力下,这个老鬼子就盯上了陈明翔,他认为这个华夏人思维灵活知道变通,能够帮助他完成任务。

    “我们华通贸易公司有特殊免检待遇,如果客户提出以货易货,你也可以用沪市的物资进行交换,运输队五天就能从界首到安庆走一个来回,你只管放开手脚谈,不用考虑来路。”

    “如果收购站的资金一时没送到,你可以到民华公司的分部借款,我在沪市直接付给民华公司总部。”陈明翔对业务员张定春说道。

    在根据地停留的时间虽然不多,可他内心的震撼是激起强烈的,由于日军的封锁和不断进攻,无论是部队还是老百姓,生活都非常艰难。

    不要说是买不起布料做衣服,就是一天两顿饭都很难保证,甚至最最基本的食盐也经常缺乏,皖省可是粮食产地啊!

    野战医院里的战士让他感觉揪心,衣衫褴褛面黄肌瘦,这是长期营养跟不上的结果,不要说吃肉,菜里居然看不到油星。

    这样艰难的条件下,这些游击支队的战士,还是在坚持与日本侵略者战斗,陈明翔对此感到非常敬佩,毕竟山城政府的军队,条件要比他们好很多。

    老百姓尽管处于这样的环境,但他们却愿意和这支部队在一起,不再受到地主恶霸的欺压,也没有什么苛捐杂税,拥有了最宝贵的财富,那就是土地,已经很知足了。

    他高兴的是,自己也是对抗日本侵略者的一员,虽然被人误解,但他的心是安宁的。

    “老板,您不在界首多停留几天吗?”张定春问道。

    “我对你们做事很放心,都是这一行的老手,打开局面并不难。沪市那边还有很多工作需要我处理,出来的时间太久不太好,明天上午我就返回庐州。”陈明翔笑着说道。

    他是军统局的情报人员,不是专门的走私贩子,之所以下心思来皖省搞什么走私,归根结底为的是加深利益链的牢固程度,为以后获取情报打下坚实的基础。

    丁墨村的亲弟弟被人用酒瓶子打死了,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要尽快赶往金陵,好不容易和丁墨村建立起私人关系,必须要维护好。

    这些采购站的人员,全部都有家属在沪市,陈明翔也不怕他们动手脚,战乱时期能找到这么好的工作,稍微有点头脑的人就知道该怎么办。

    他高价租赁了一处院子,找个木器行做了块招牌,其余的事情就不管了,当老板的哪能事事都操心?

    说到这里,同样是战乱时期,界首却成了赫赫有名的小沪市,如果不是这样的大环境,想要制造这么一个地方,还真是不敢想象。

    大街上的饭店很多,其热闹景象,仿佛就像是回到了沪市,只不过店面比较简陋,没有大沪市的奢华与文化底蕴。

    这些饭店不是豫省的特色就是皖省的特色,陈明翔和张定春,加上卡车司机肖守安,三人找了家豫菜馆。

    “特派员,那个年轻点穿西装的,肯定是局本部说的,华通贸易公司的老板陈明翔,剩下的两个,一个穿着长袍一个穿着粗布衣服,一看就是跟班的。”一个穿中山装的人说道。

    华通贸易公司庐州收购站界首收购点的附近,站着两个人,看起来很像生意人打扮。

    “我眼睛不瞎,管好你的嘴巴,戴老板可是指望着利用华通贸易公司的渠道为局里赚经费,陈明翔是关键人物。”

    “严格意义上说,他可是汉奸!这次来界首的消息是严格保密的,要是走漏风声有个什么闪失,我们怎么向戴老板交代?”一个戴着墨镜的人说道。

    戴立把豫省的一批物资,主要是从北方走私过来的猪鬃和豫省的烟叶,由界首调到沪市赚取经费,这个局本部的特派员,就是专门负责这个事情的。

    太平洋战争还没有爆发,猪鬃现在还不属于管制货物,却属于对日本禁运的物资,日方的收购价格,已经到了八千法币一公担。

    戴立要求陈明翔把这批猪鬃,暗中销售给租界的英美公司,或者是德国公司,尽量不要给日本方面。

    所得的钱款,购买棉布、棉纱、五金、橡胶轮胎、西药、卷烟等运到国统区,陈明翔可提取其中的两成作为经费。

    “陈经理,我是博丰公司豫省分公司的经理戴星,总公司说您来了界首,我已经等了四天时间了。”陈明翔刚回到收购点,戴着墨镜穿着西装的人,就走过来说道。

    博丰公司是军统局一个下属商号的名称,与华通贸易公司有很多业务往来,走私数量相当惊人。

    什么戴星,就是戴星秉,军统局的少将级特工,真想不到戴老板为了筹措经费,居然把心腹大将派到了这里。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