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党的本事还真不能小看!

    这是陈明翔发自肺腑的感受,刚到亳州找了家大点的旅店住下,和掌柜的闲聊,说自己是沪市前来收购粮食、棉花和烟叶的商人,没到十分钟呢,就有人找上门来谈生意了。

    “昌华商贸的老郑和小陆,说您要到亳州来,今天晚上我做东,请您吃顿饭,咱们边吃边聊。”这位自称老刘的人说道。

    陈明翔这就清楚了,昌华商贸是地下党与华通贸易公司做买卖的空头公司,老郑大概说的是郑同辉,小陆自然是未婚妻陆琨瑜了。

    肯定是沪市的地下党把消息传到根据地,然后进入庐州开始,就被盯住了,人家算出了自己的路线,提前盯住了交通要道。

    有旅店掌柜的介绍这个前提,没人会怀疑自己的行踪,他也不害怕检查,身上带着庐州宪兵队开出的通行证,必要的时候,还有沪市宪兵司令部特高课的证件。

    炖鸽子、红烧果子狸、火腿炖甲鱼和一品锅,吃的老刘满嘴流油!

    他的确是地下党的成员,潜伏在亳州搜集日军情报,但是碍于经费不足,这样的饭菜还是第一次吃,陈明翔坚持自己请客。

    “我们抗日根据地的首长,非常感谢陈先生赠送的医疗物资,挽救了大批战士和群众的生命,也感谢陈先生对沪市地下战线同志们的帮助,首长说,虽然陈先生在日伪机关做事,但是能为抗日事业尽一份力量,就是我们的同志。”老刘说道。

    “我只是个在沦陷区求生活的普通人,能够养家糊口就已经心满意足了,大道理我知道,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帮帮自己的同胞是可以的,力量有限,不敢当这么高的赞誉。”陈明翔不动声色的说道。

    老刘对这样的人感觉很头疼,人家说的很明白,没有进一步靠近地下党的意思,能帮的地方会帮,如果是涉及到自身安全的事情,就免开尊口吧!

    “既然你来到了亳州,首长特意邀请你到根据地做客,我们总要让你亲眼看到,送给我们的这些医疗物资用到了什么地方。”

    “根据地发动群众,千方百计凑了一批猪鬃,这是目前的紧缺货物,也是个最好的借口,同时呢,也是在为沪市的同志们还债。”老刘说道。

    “我突然进入根据地,或许会引起一些人的猜测,事情传到日本人的耳朵里,大小也是个麻烦。”陈明翔摇了摇头。

    地下党愿意给物资来交换硬通货,这对陈明翔来说是可以接受的,这玩意利润丰厚,他可以给的价钱高一些。

    “安全方面我已经考虑到了,亳州的日军和汉奸对你一无所知,是这家旅店的掌柜的,把你介绍给我,我带着你去作坊收货,这个理由无懈可击。”

    “我在亳州也有几年时间了,认识我的人很多,就算传到日本人那里,也找不出你的问题来,顶多算是受到了蒙蔽,可这车货是真的。”老刘说道。

    也对,或许是自己太小心了,但特工的本能让他尽量把事情往坏处想,先算败再算胜。

    老刘说的也有道理,亳州这个地方的确没有人认识自己,自己来的消息只有庐州宪兵队知道,顶多亳州宪兵队收到消息,但也不会太关注。

    了解了解抗日根据地也好,以前只是听老师说,这些的军队,将是山城政府最大的敌人,也是军统局的死敌,还没有真正领教过呢!

    “陆琨瑜同志,刚接到根据地发来的电文,你的未婚夫今天上午到了根据地,参观了野战医院和部队驻地,并且受到了首长的接见,吃完午饭后才离开。”郑同辉笑着说道。

    “太好了,这次他亲自到根据地实地考察,内心肯定会受到触动,对我们的工作非常有利。”陆琨瑜似乎感觉到一对志同道合的夫妻诞生了。

    “没那么简单,陈明翔只答应在合适的机会,为沪市地下党的物资采购运输提供便利,也答应提供给我们硬通货,以根据地的物资交换,别的什么都没说,但上级领导的意思,我们已经达到目的了,别的问题以后再慢慢解决。”郑同辉说道。

    界首是皖省和豫省交界处,隶属于太和县的一个小镇,交通便利又在山城军队和日军防线之间,形成了特殊的走私市场。

    抗战前的界首只是一个农村间的小集市,民国二十七年山城政府炸开了黄河大堤,太和县泛入洪水,界首涌入了大量的灾民,突然成为商业中心。

    山城政府与日军均采行经济封锁政策,这样的大环境,也刺激了走私的急速膨胀。界首因交通便利,形成了这两个省的走私中心。

    眼下的界首,其繁华程度居然要比蚌埠还高,人流密集客似云来,除了店铺、旅店和饭店,还有戏院、烟馆等娱乐场所。

    日军儿玉机关控制的民华公司,梅机关控制的岭南公司,杜老板的通济公司等,居然也在界首拥有分支,由此可见这个地方的特殊性。

    “局座,根据军统局庐州站阜阳情报组的报告,华通贸易公司庐州收购站界首收购点的招牌已经挂起来了,收购员高调租赁了房子,春风肯定也到了界首。”潘琦吾来到戴立的办公室。

    陈明翔在临走之前,已经把这次皖省的大致行程,上报了局本部,意思是局里的货物,可以走皖省的线路运往沪市。

    于是戴立下令给庐州站,军统局本部的合作商华通贸易公司,近期将到庐州、亳州、蚌埠、界首、六安、宿州和安庆等地设点收购物资,庐州站必须切实保障该收购站的安全。

    局本部还直接发电给站长,交代了这个事情的原因,局本部为了筹集资金,选择华通贸易公司作为沪市的代理商,事关重大不容懈怠。

    接到老板的电令,庐州站就差要把这个所谓的庐州收购站,当成活祖宗供起来,派专人在几个地方死死盯着,一旦发现有华通贸易公司收购点挂牌,就立刻上报,这可是为军统局赚钱的大商号。

    。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