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宪兵队的大力支持和“帮助”下,陈明翔很快就在庐州选好了收购站的地址,一处交通便利的大院子。

    这里原本是山城政府庐州高官的住处,面积非常宽敞,环境也不错,装修很上档次,此前是被宪兵队霸占的房产,但没派上用场,昨天宪兵队派人接通了电话线和通了电。

    “从德国洋行购买的卡车,大概要七八天才能到,我借了宪兵队扣押的一辆卡车,明天早晨去亳州,然后再到界首,先看看皖省的情况。”

    “你们以前就是干这个工作的,对收购有很丰富的经验,每人到财务支取费用,尽快赶到各自的地方租赁个大院成立收购点,按照我的要求操作。”

    “这些笨重的活你们干不了,在当地招几个帮手,按照行情,一个月给三块钱就不少了,干的好了给五块钱。”

    “我们收购的重点是茶叶、蔗糖、棉花、猪鬃和烟叶,至于粮食,这个不着急,你们敞开收,先存在自己的收购点,每隔一段时间集中运输一次。”陈明翔当天晚上开了个小会。

    如果论利润来比较,粮食赚的钱肯定不如别的货物,而且还占地方多,运输也麻烦,一车货赚不了几个钱。

    一辆原装的德国卡车,也就是三吨的载重,等于六千斤或者六十担,一担米在沪市现在的价格是八十块钱。

    先用卡车拉到安庆,在装船运到沪市,再用卡车拉到米店,抛除收购、车辆、油费和人员等成本,一担米赚不到二十块钱,一车也就是一千多块,对眼下的陈明翔来说,根本看不到眼里。

    收购站现在急于把成本赚回来,优先运输高利润的东西,比如说是猪鬃,不要看这种东西不起眼,却是赚钱的主要出口物品。

    每公担也就是二百斤猪鬃的收购价格,不过两千法币,折合每斤十元,可是英美洋行和德国洋行收购的价格,这时候已经达到了一百美元一公担,放在黑市差不多要合到一万法币。

    五倍的利润啊,一车猪鬃能赚多少钱!

    堂堂汪伪政府中常委、社会部长丁墨村的弟弟,居然被人在舞厅用酒瓶子打死了,金陵的大街小巷,都在议论这个新闻。

    丁墨村脸色铁青的坐在书房里,默默的抽烟喝酒,此刻的神情显得非常狰狞,突然,他举起酒杯狠狠摔在地上!

    半小时前,他刚从李仕群的住处回来,汪伪政府的三号人物周坲海也去了,为的就是商议如何处置苏成德。

    丁墨村主动提出不再坚持杀掉苏成德,李仕群也同意暂时把苏成德冷藏一段时间,由马晓天来接任,周坲海对这个结果表示满意。

    不是他不愿意为弟弟报仇雪恨,而是日本驻金陵宪兵司令部的松岗大佐,特意为这个事找他谈了谈。

    日本方面认为,苏成德在担任特工总部金陵区长的这段时间,对于军统和中统的打击,是成绩斐然的,并且把金陵区的情报组织,延伸到了皖省地区,对于这样的干将,可以给予一定的惩戒,但是绝对不能杀死。

    日本人的意思丁墨村无法对抗,他现在的处境非常尴尬,虽然和周坲海缓和了关系,可始终只是汪伪政府有职无权的闲人,没有任何筹码来和日本人谈判,出现这个结果并不例外。

    “主任,报告您一个好消息,今天晚上吴四保在沪西的那家黑作坊,居然被人给烧了,吴四保正在跳脚大骂呢,这下李仕群该头疼了。”一个沪市的心腹打电话说道。

    “烧得好啊,怎么没把吴四保这个混蛋烧死,继续盯着,有消息马上向我汇报!陈明翔呢,他这几天在忙什么?”丁墨村说道,心情好了许多。

    他可是一个当过特工总部主任的大汉奸,这点拉拢人心的手腕并不缺,李仕群再怎么折腾,也不可能把他的网络连根拔起。

    有两个心腹当时职位偏低,也没有暴露出来,目前藏匿在特工总部,大的作用没有,通报情况是没问题的。

    “陈主任去皖省庐州了,听说是要给华通贸易公司开一家收购站,乘坐日本陆军的飞机去的。”

    “主任,这次吴四保肯定把矛头对准林志江,在沪市的地盘上敢和他作对,就是行动总队的那群人。”心腹说道。

    吴四保和佘艾珍的脸色很难看,眼前冒着黑烟的一座宅院,就是他的吗啡制造厂,也是他最大的财源。

    潘搭等人站在旁边,脸上火辣辣的疼,像是被人狠狠抽了一个耳光,这次烧的不止是吴四保的脸面,他们也出了洋相。

    “林志江,你个王八蛋,特么的还真敢下手啊,老子迟早要把你弄死!奇怪,沪西的警察们都死到哪里去了?”吴四保恨恨的说道。

    烧掉一家作坊对他也不算什么,再找个地方,一个月又能搞出一家来,关键是这口气咽不下。

    吴四保的理论是,我找你麻烦断你的货,这是应该的,你找我的麻烦烧我的作坊就不行!

    “他们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们家大业大,他们连点产业都没有,为这点事动刀动枪还真不值得,好算计啊!”佘艾珍说道。

    能舒服的活着谁也不想拼命,行动总队那帮人都是些叛徒,在沪市顶多有点小钱,家产神马的想都不要想,可就是这样的对比,让吴四保也觉得头疼。

    “小姨,我给李主任打电话了,他听到这个事情很生气,明天下午回来,让你不要冲动。”沈更梅赶来说道。

    李仕群到金陵处理苏成德的事情,机要秘书就得在办公室值班,万一遇到突发事件,随时可以和他取得联系。

    麻痹的,如果都像你们这么搞下去,我这个当主任的非得心脏病不可,按下葫芦浮起瓢,苏成德的事情刚告一段落,行动总队和警卫总队又开战了。

    “陈经理,我是亳县富隆贸易商行的老刘,距离这不远,做点棉花、猪鬃和茶叶生意,听旅店掌柜的说来了沪市的大客商,就冒昧的前来拜访,希望您不要见怪。”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敲开他的门说道。

    “刘掌柜客气了,请进来说话吧!”陈明翔笑着说道。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