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在金陵的大世界舞厅,丁墨村的弟弟丁时俊被人给打死了,表面上是一个白俄人干的,可偏偏特工总部金陵区的区长苏成德也在现场。

    勃然大怒的丁墨村,立刻向汪经卫和周坲海告状,把矛头对准了苏成德,而且一口咬定是李仕群在幕后指使的。

    出了这么严重的事情,李仕群也不能在沪市待着,一大早就坐火车去了金陵,他也担心汪经卫和周坲海听信丁墨村的话,对他不利。

    丁墨村虽然有职无权,可终究是堂堂的汪伪政府中常委加社会部长,论地位和层次要远远高于李仕群。

    “苏成德这下倒霉了,不管事情是不是他指使的,就凭着在现场这一点,就会遭到怀疑,毕竟他是李仕群的心腹,李仕群和丁墨村现在是仇人,这个举动也未必不是真的。”刘妮娜说道。

    “等我处理完庐州的事情,专程到金陵去一趟,慰问一下丁部长,这时候的局面很复杂,我不能引火烧身。”

    “苏成德是中统的叛徒,最早受到丁部长的器重,才在特工总部坐了一把交椅,可惜,他却偏偏投靠了李主任,这样的人品格有问题,早晚要倒霉的。”

    “我到庐州之后,稽查队的事务就交给你来负全责,我的印章也给你留下,机要室能用电台和我取得联系,如果有处理不了的事情,就给我发报,特高课批了一部军用电台给我。”陈明翔说道。

    电台是严格管制的军用物品,即便是关系深厚的大商人,需要使用电台联系业务,也得事先向宪兵司令部申请备案。

    但是考虑到庐州和沪市的电话联系很不方便,特高课的岗村少佐,批了一部日军的电台给陈明翔,就放在庐州的收购站,由日军的电讯专家,设计了一套简单的密码。

    并且从特工总部的无线电训练班,调了两个报务员长期值班,并且允许陈明翔购买几部电台作为商业用途。

    “这次通过华通贸易公司的运输车队,医疗物资及时送到了根据地,大量受伤的战士和群众得到了救治,华中根据地的首长们,对给予高度评价,并且感谢坚持在地下战线的同志。”

    “鉴于情况比较特殊,首长们听取了相关汇报后,通过省委对陈明翔提出表扬,虽然在沦陷区为日伪工作,但是暗中为抗日事业做出突出贡献,不能按照汉奸来对待,属于可以争取的对象。”郑同辉笑着说道。

    这是一次罕见的大规模医疗物资援助,各种绷带、医用脱脂棉、医用酒精、敷料、凡士林等,装满了半卡车,别的都是布匹。

    其中最珍贵的是一箱子阿司匹林片和磺胺,还有十几套德国进口的全套手术器械,把野战医院的领导们高兴的合不拢嘴。

    另一卡车是满满的大米、蔗糖、纸张、肥皂等日用物资,这是四个执行科的罚没物品,陈明翔自然有权做主,只拿出了三成,也不会有人敢询问。

    “我正要向组织汇报,他今天上午带着庐州收购站的人,乘坐日本陆军的飞机,到庐州去了。”

    “我未婚夫是个很固执的人,不会轻易动摇自己的想法,每次我刚提到关于我们的话题,都被他找借口搪塞了,希望组织上能够借这次机会,邀请他到根据地实地看看,或许能够触动他。”陆琨瑜说道。

    她一直都希望和陈明翔并肩战斗,做一对夫妻搭档,可陈明翔却对她的话题不感兴趣,每次顾左右而言他,把话题扯偏。

    地下党在抗日战场名声显赫,但是在沪市的地下战斗却没有多少存在感,现在和日本人以及汪伪政府正面厮杀的是军统。

    陈明翔这时候以打击侵略者为信念,思想还是比较单纯的,明知道山城政府的和窝里斗的短视,可事实是,山城政府的确在与日本侵略者对抗,在这个大前提下,他没有想过要转变思维。

    “这个事情可以考虑,我请示一下上级,看看能不能安排,庐州附近也有我们的根据地。”

    “其实不是非要陈明翔成为我们的一员,只要他不助纣为虐,愿意为抗日事业付出自己的努力,这已经足够了,时间会证明一切,事实也会改变他的思想,没有必要强求。”郑同辉笑着说道。

    只要愿意抗日,那就是自己的同志,没有必须要加入地下党才算数的规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想和做事风格,强求就没有意思了。

    “机关长阁下,您说陈明翔到庐州去了?”南造云子说道。

    刚从江城回到沪市的她,来到儿玉机关后,听到的第一个消息就是关于陈明翔的。

    “是啊,他走之前特意来和我打了个招呼,这次可是雄心勃勃,准备深入到蒋统区开办几个大型收购站,组建一条物资走私运输网络,我对此是非常支持的。”

    “蒋统区的地方政府和程度难以想象,以他的能力,肯定能够处理好与这些人的关系,这一点毫无疑问。”

    “帝国的战争打到现在,资源已经极度紧张了,军令部要求儿玉机关千方百计搜集物资,而陈明翔的举措,将会为海军带来更多的资源。”

    “我同意提高多种物资的收购价格,尽量用黄金这样的硬通货支付,对待真心为帝国服务的人,必须要让他看到好处。”儿玉与士夫说道。

    海军的物资采购渠道,被陆军牢牢把控着,在华夏战场,海军又不能和陆军真的翻了脸,陈明翔的华通贸易公司,就分量日渐重要起来。

    儿玉机关的搜集范围只是沪市及周边,远远达不到国统区,有陆军的重重障碍,他是干着急没办法。

    而陈明翔来到儿玉机关,为的是日后的货物价格问题,他投入巨资和大量的精力,把蒋统区的军用物资运到沪市,必须要有个合适的价格。

    儿玉与士夫很赞同这个说法,只要能够得到海军需要的东西,他可以提高价格,而且用黄金和美元来支付,反正这些东西也是从沪市抢来的。

    并且还答应,请海军舰队照顾陈明翔的运输船,为此提出的条件是,华通贸易公司的货物,海军要占到六成份额。

    陈明翔准备从桂省直接用货轮向沪市运输,到了大海,那就是日本海军的势力范围,这是一个不得不接受的条件。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