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明翔是军统局的战略特工,隶属于山城政府的军队编制,不愿意和地下党方面接触的太多,万一走漏了风声,传到了戴老板的耳朵里,肯定不是吃不了兜着走的结果。

    可是身为一个华夏人,要让他眼睁睁的看着同胞面临死亡的威胁不做任何事,那也是不可能的。

    加上混军统的时间太短,学习期间很少有关于地下党的思想教育,一切都是为了抗日的大前提,所以才默许陆琨瑜用他的资源帮助地下党。

    如果他不愿意,陆琨瑜一盒药品都拿不走,沪市的有钱人多了去了,你们干嘛老盯着我?

    实际上,他早就通过德华洋行,为根据地采购了大批的医疗物资,一直放在对方的仓库里没有提出来,陆琨瑜向自己张嘴,就代表到了关键时候。

    不过提的正是时候,他正不知道该怎么交给地下党支援抗战呢!

    其实陈明翔很理解陆琨瑜这样做的苦心,汉奸这顶帽子,早就扣在自己头上了,只不过和别的汉奸有所区别而已,陆琨瑜不愿意自己有这样的名声,就要用实际行动给出答案。

    军统局的特工,这个身份是绝密,陆琨瑜在不知道内情的情况下,做出这样的选择,也证明了她的胳膊肘没有向外拐。

    “还有个事情,我要代表报社向你借一笔钱,是黄金不是法币,报社给你打借条,等资金宽裕的时候还给你。”陆琨瑜一咬牙,说了出来。

    “你们想要借多少,不会是有借没还吧,地下党的经费什么时候宽裕过,我还有希望等到还钱的哪一天吗?”陈明翔说道。

    陈明翔不是不愿意帮助自己的同胞,都在为抗日事业而拼搏,他对钱这玩意看的并不是太重,可麻烦的是,现阶段他的手头也不是很富裕,赚得多是不错,可花的更多。

    华通贸易公司在沪市收购物资,完全可以等到交完货收完钱后再支付,但是在国统区开办收购站,就没有这样的便利条件了,除了军统局的货物外,其余的需要用现金来支付。

    更为麻烦的是,收购站是戴老板为军统赚取经费而下的任务,他可不想失去老板的信任,所以要抽调所有的家底来运作这个事。

    以他拥有的条件,顶多两个月时间,各个收购站就能完全做到自给自足,战争时期的紧缺物资太畅销,来钱太容易。

    如果地下党借的数量少,那倒无所谓,他每个月的收入完全能够撑得住,但是数量多的话,那就只能说对不起了,还是军统局的事情重要。

    “借一百根大黄鱼,我知道书房的保险柜里有这么多,你可别和我打马虎眼。但是这笔钱,我们组织上会用紧缺物资来等价交换,不要以为还占你的便宜。”陆琨瑜说道。

    “不行,你咬死我得了,狮子大开口啊!最多一百根小黄鱼,这笔钱是用来做各地收购站流动资金的,你想都不要想。”陈明翔断然拒绝。

    “那就这么说定了,再给我一万法币,老郑把报社的钱都拿出来支援根据地反扫荡,眼下穷的都快发不出工资了。”陆琨瑜笑着说道。

    她本来就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孩子,知道家里的钱是用来办大事的,陈明翔肯定不会答应一百根大黄鱼这么多,所以漫天要价落地还钱,至于法币,这家伙看得很轻。

    陈明翔还真是很佩服地下党的坚韧,过着这样的穷日子,还能坚持在敌后与日军战斗,换做是军统或者中统,没钱早就散架子了。

    “既然帮你们一次,那我好人也做到底,我就知道会有这种事情,提前德国洋行订购了一批医疗物资,这次免费赠给你们地下党好了。”

    “你通知那个郑同辉,明天晚上到十六铺码头的稽查队仓库,清点一下数量,连夜装车运到根据地。另外还有点大米、蔗糖、布匹、纸张和肥皂等东西,都是执行科罚没的,白送给你们一批。”

    “地下党可欠着我一个大人情,省的被你们天天骂成汉奸,陈家的老祖宗在棺材里也不安生。”陈明翔说道。

    地下党向来讲究自力更生,轻易不会开口,明知道陆琨瑜和自己的关系,以前也没有这样的事情,这是真的撑不住了。

    “太好了,你怎么知道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我错了,这个问题问的实在太笨了。”陆琨瑜的脸飞起了两团红晕。

    陈明翔早就和她说过,日军既然没有能力再对山城政府的国统区,发起战略进攻,目标一定会指向各处的根据地,意图是保住占领区的利益,在这样的情况下,根据地没有伤亡才是怪事了。

    “哈哈哈哈”陈明翔看到陆琨瑜此刻的表情,没心没肺的大笑起来。

    “叫你笑话我,叫你笑话我,啊你个坏蛋,快放我下来!”陆琨瑜正在捶打陈明翔呢,被这货一把抱起来就往楼上走。

    “谁叫你们借我的钱,我觉得心疼,先收点利息,呸,本来就是我媳妇,自己把自己绕晕了!”陈明翔自己也没算过账来。

    陆琨瑜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然后,那就是不可描述的事情了。

    沪市因为成为沦陷区的缘故,很多行业都充斥着大量的失业人员,而华通贸易公司,是很多人心目中的最佳选择。

    这家公司有日本宪兵司令部做后台,具有特殊免检待遇,不愁没有生意可做,而且待遇高福利好,自家人还不受欺负。

    看到《新闻日报》上刊登的招聘广告,报名的人在门前大排长龙,快把门槛踩烂了。

    陈明翔利用两天时间,把四个收购站所有的人手,一次性都找齐了,然后建立了详细的人员档案。

    每个收购站的编制有经理一个,负责收购站的日常事务,设置一个管账的会计和一个负责钱款保管的财务人员。

    运输主管一个,负责所有货物的收购和转运,并且安排运输路线,处理运输中遇到的麻烦。运输队长一个,负责安排车辆,司机十个,配备一辆小汽车和五辆卡车。

    收购主管一个,负责洽谈大宗的紧缺物资购买和销售,下面有办事员六个,在各地收购物资和联系业务。

    “什么,丁部长的弟弟被人用酒瓶子打死了,怎么会出这样的事情?”陈明翔刚到稽查队,就听到刘妮娜说了一个消息。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