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们,地下省委刚才发来了紧急任务,日军对我们华中根据地发动了大规模扫荡,在这次战斗中,我们受到了严重的损失。”

    “第一个任务是,想办法搞到一批药品、药棉、纱布等医用物资,我们的有大量的伤员需要救治,上级要求我们想尽一切办法必须完成。”

    “第二个任务是,保护两位根据地的首长,他们要得到治疗,并且在沪市养伤,根据地的环境太恶劣,随时面临着敌人的进攻。”

    “但这个事还不着急,首长没有到沪市,路上的盘查太严,可能要耽误几天。”物资采购小组的组长说道。

    “上个月,我们搞到的一点西药和地下市委筹集到的药品,已经全部送到了根据地,现在市面上西药受到日本人和特工总部的严格管控,拿着钱也不一定能买到,更何况我们手里缺少资金,特别是黄金这样的硬通货。”负责和沪市地下市委联系的组员老林说道。

    “陆琨瑜同志,我希望可以得到你的帮助,时间紧任务急,关系到那么多人的生命,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专门负责药品线的组员老孙,有些为难的说道。

    药品的价格是价比黄金,那些西药贩子手里的货,全都是要用黄金来结算,地下党严重缺乏经费,法币都没有多少,更何况是黄金了。

    大家都知道陆琨瑜的未婚夫陈明翔,现在为日本人做事,家里开了一个诊所和一个药店,诊所有一部分西药,是通过德国洋行购进的。

    地下市委送往根据地的一百瓶百宝丹,就是以各种方式,一瓶一瓶从陈明翔的药店买来的。

    没钱的情况下还要搞药,眼下只能打陈明翔诊所的主意,这也是无奈之举,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不会想出这样的办法。

    陆琨瑜每个月上交给组织一千法币的经费,基本上负担了整个物资采购小组的日常运转,她已经尽力了,虽然这只是陈明翔给她的零花钱而已。

    “这恐怕不行,陆琨瑜同志的爱人并不是我们的同志,一旦把药品都拿走,诊所就得关门,他肯定不同意,而且这会给他带来大麻烦。”

    “很多租界里的有钱人都在这家诊所看病,突然关了门,容易惹来租界及特工总部的怀疑。”

    “陈明翔为我们根据地运输物资,已经担了很大的风险,我们没法要求他更多了。”物资采购小组的领导摇了摇头说道。

    运输线的安全才是最为重要的,这是长期为根据地提供支援的生命通道,哪怕在这样的情况下,也不能和陈明翔把关系搞砸了。

    “我可以和我爱人做做工作,拿出一半的药品捐献给根据地,这样诊所不至于关门,估计没有多大问题,可组织上知道,一个诊所并没有多少药品。”陆琨瑜说道。

    她心里很明白,陈明翔只是不愿意和地下党接触,并不是反对帮自己的同胞们做点事,只要安全方面有保障,想必他不会拒绝的。

    对于她来说,国家和民族才是第一位的,在有能力帮助组织的情况下,绝对不会推脱,这是进步青年的觉悟。

    实际上很多地下党的同志,把自己的积蓄和收入都用来执行任务,军统和中统都有大量的经费,成员有月薪可以拿,但地下党可没有。

    更为重要的是,陈明翔现在越来越得到日本人的赏识,担任的职务越来越多,地位越来越显赫,仔细追究起来,一顶汉奸的帽子是跑不掉的。

    如果可以为根据地做点实事,对陈明翔有很大的好处,至少不会被判定为汉奸,帮助抗日力量的人,那肯定是进步的人。

    “有多少算多少,千万不要强求,我们也不能全指望陆琨瑜同志,抓紧时间和地下市委联系,动用一切的关系采购药品,同志们的生命都在指望我们救援。”郑同辉说道。

    他自己这话说的也没有底气,地下市委费尽心血搞到的药品,已经全都送到了根据地,估计也没有什么招了。

    “可眼下最紧迫的事情是资金,我们没有钱啊!”老林看着陆琨瑜,有些难以启齿的说道。

    这次的时间太紧张,常规办法起不到效果,除非用高价到黑市上买,但小组的经费几乎耗尽了,只能希望陆琨瑜提供资金,实际上她哪有什么办法,还不是要向陈明翔伸手要!

    “都是自己的同志,说话没必要遮遮掩掩的,就用报社的名义向陈明翔借,我来给他打欠条,这笔钱迟早都要还给他,只要皖省的运输保持畅通,我们就用物资来偿还。”郑同辉不假思索的说道。

    根据地可以帮着华通贸易公司在皖省或者豫省,收购需要的货物,按照行情来抵消借款,这是一次等价交易,无非就是欠了陈明翔一个人情。

    他也是着急根据地的战士们,没有药品,那就代表死亡,许多同志的生命就死于伤口感染!

    “有什么话就说,我们两个之间还需要考虑说话技巧吗?”陈明翔吃饭的时候,看到陆琨瑜有点欲言又止的意思。

    “说出来我怕你生气。”陆琨瑜的确是不知道该怎么措辞。

    不但要把诊所的药品白送给根据地,还得从家里拿金条支持组织上买药,可陈明翔毕竟不是地下党的人,人家没有这样的义务。

    “听你这话就知道没好事,肯定又算计我,你不说我得出门了。”陈明翔笑着说道。

    “是这样的,根据地遭到日军的扫荡,很多战士和群众受伤了,现在需要大量的药品,我们家的诊所不是有点西药吗,能不能分一半给我?”陆琨瑜很没底气的说道。

    “人家的媳妇都是胳膊肘往里拐,你倒好,胳膊肘往外拐,连自己家的诊所也打主意,还行,好歹还没有张嘴全拿走。”

    “我知道你们也是逼急了眼,就按当初我的进价吧,我也不赚地下党的钱,记住啊,按照黄金结算,不要法币。”陈明翔笑着说道。

    这是存心和陆琨瑜开玩笑呢,地下党没有什么经济基础,哪来的这么多金条啊?听听,是分一半而不是卖一半,摆明了自家媳妇是要白白捐献。

    “你知道我们组织的经费很紧张,哪来的金条给你,这是我为根据地主动捐献的,也是我的责任和义务,你平时给日本人做事,就不能为自己的同胞做点事?”陆琨瑜直接把事情揽到自己身上。

    “空手套白狼啊,这笔生意做得真是够精的,你们领导打的好算盘,再这么搞下去,我就得喝西北风了,下不为例啊!”陈明翔翻着白眼说道。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