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天之间再一次的陷入了寂静,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些懵逼,有些不明白刚刚发生了啥。

    明明比赛进行的好好的,都已经进入最后的评审环节了,但是那个胖子参赛者却突然被一个壮的跟熊一样的肌肉猛男给强行拖下了台。

    “少主,我知道错了,请再给我一次机会”

    肥胖的宛如一座肉山的鲍比不停的扒着地板,但是却依然改变不了他正在被人提着脚一步一步拖走的事实,握住他腿的那只手宛如钢铁铸造的机器一般,强壮而不可撼动。

    恐惧宛如潮水一般彻底淹没了他,他满脸扭曲的朝着那个站在台下面无表情的小正太哀嚎求饶着,妄图能再次获得一次机会。

    他很明白要是自己真的就这样被拖下去之后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样的下场,也正是因为清楚这一点,他才更加的绝望与恐惧。

    打死,剁碎,料理,喂喰种

    杀人,毁尸,灭迹,一条龙

    鲍比他不想死,他还没活够呢,他还有番还没补完呢,他好不容易从一堆规矩的科技厨师协会叛逃了,加入了黑暗料理界,从此可以过上百无禁忌,为所欲为的自由生活,还有太多的东西没有享受呢,他怎么可以去死。

    此时,他无比后悔之前自己的冲动,这段加入黑暗料理界的日子过得太放纵了,那种无视法律和规则,随心所以为所欲为的感觉让他变得自大膨胀了,这导致自己忘记了即便是在号称百无禁忌的黑暗料理界其实也还是有着禁忌的。

    黑暗料理界的禁忌只有两条。

    第一条是无能,组织不养废人,无能之人只会被其他人撕咬啃噬殆尽,沦为资粮,而相反的,你要是才华横溢,对组织有大用,那么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哪怕犯了再大的事情,把天捅破了,组织都会给你撑腰。

    而这也是黑暗料理界最核心的理念,是组织存在的基石,能无所顾忌的施展你的才能,这便是黑暗料理界最吸引人的地方。

    至于第二条,那是一条从来没有明确提出,但是所有人都知道的潜规则,那就是绝对不要违背白家人的意志。

    毕竟,大家都知道,现在的黑暗料理界其实叫做白家的黑暗料理界才更准备一点。

    这两条禁忌是每一个加入黑暗料理界的人都必须铭记在心的,只是,很显然,过于放纵自我,再加上白天这个还是小孩子的少主看起来毫无威严,这让鲍比遗忘了本分。

    只是,鲍比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一直很是和善,对谁都笑嘻嘻的小正太竟然会这样说翻脸就翻脸,这比赛还没结束,他就直接让人将自己给拖下了台,浑然不在意场合或者这样做会对比赛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竭尽全力的挣扎无效,苦苦的哀求却也无动于衷,鲍比的心渐渐的绝望了,他开始咒骂起来。

    “该死,你个杂种,你怎么敢这样对我,我是美利坚厨师协会的天才,我掌握着核心科技,我对组织有大用,失去我你们会后悔的,绝对”

    只是,这样的咒骂并没有引起任何的想法,除了让那一直跟在白天之后的两排墨镜黑西装的保镖跟着走出了门外之后,毫无卵用。

    为首的那个保镖头子出门前摘掉了墨镜,露出了下面那双黑底的红瞳,这是喰种的标志。

    “唉,年轻人就要心里有点b数,怎么全都一副世界离开我就不会旋转的心态呢,这样的心态要不得,对我来说听话的狗才是好狗,不听话的狗只是废物,黑暗料理界不需要废物。”

    白天耸了耸肩,有些无奈,他琢磨着以后组织招人的时候要不要加个智商检测,否则老是招到这种智障真的很丢人啊。

    唉,算了,想想那头肥猪其实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他体型足够的庞大,这样倒是能让自己那可怜的饿了好多天的保镖团们好好的享受一顿了。

    节省着点的话,应该能吃好几顿吧,这样也好,堂哥的地盘刚好也不怎么方便他们狩猎。

    小正太心里这样想着。

    至于其他的情绪,这个真没有,对于这种事情他已经习以为常了,毕竟在黑暗料理界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要不然你以为组织里那么多喰种的伙食是从哪来的。

    反正黑暗料理界啥都缺,就是不缺人,每年总会有各种犯了事的恶棍为了寻求庇护而卖身组织当狗。

    就像指望人类永远保持理智是种奢望一样,你指望一群喜欢动手超过动脑的恶棍一直安分守己显然也是不可能的,天天都有这种自命不凡的脑残儿主动送上门给喰种们加餐。

    小正太的身后,薙切蓟低眉顺眼,仿佛什么也没看到一样,他这样的聪明人自然知道什么叫分寸,至于五人中剩下的两个女人则是战战兢兢,瑟瑟发抖。

    反倒是小正太本人迅速换了张天真无邪的脸,朝着台上的薙切爱丽丝不好意思的打了个招呼。

    “抱歉啊,姐姐,耽误你时间了,没办法,我这同伴突然老毛病犯了,需要尽快送去治疗,要不这样,这局算你们赢怎么样。”

    他睁着眼说着瞎话。

    “哦,这样啊,你这同伴发病症状真奇怪。”

    并不知道黑暗料理界的残酷的薙切爱丽丝还一副信以为真的模样。

    “不过我才不要这种白来的胜利呢,你同伴不是已经完成了料理了嘛,就算是人不在也不会影响评审的。”

    对于这种白送的胜利,少女不屑一顾。

    白天“”

    咦,这么明显的胡扯竟然还有人真信了。

    心黑了的小正太开着眼前这个仿佛得了白化病一般的纯白少女有些无语,这妹子该不会脑子也是白的吧。

    “啊,这样啊,既然姐姐这么要求的话也行,那么作为补偿,这个就送给姐姐你吧。”

    白天点了点头,他将鲍比留下的那个装有机甲的银白手提箱推给爱丽丝。

    “咦,这个可以吗?”

    爱丽丝顿时眼睛一亮,虽然已经找到了基因料理这条新路,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就彻底放弃了分子料理,这样一台美食机甲对于她的吸引力还是绝对的。

    见到小正太点头,她顿时就美滋滋的收下了。

    而这一幕让一旁全程看着的薙切绘里奈不由的捂住了脸。

    这丢人堂妹天真的有些过头了吧。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薙切绘里奈不着痕迹的看了眼裁判席上坐着的三个美食协会的执行官。

    刚刚对面的那个小屁孩做得太过分了啊,直接将食戟的选手从赛场上拖了下去,这是对食戟的亵渎,作为裁判,三人理应出声制止才对。

    可是

    她明显铺捉到了台上那三个裁判看到那个叫白天的小正太时眼神的不正常,这让她心神一凛。

    该死,这该不会是黑哨吧。

    少女咬紧嘴唇,有些怀疑。

章节目录

宅厨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放开那只姐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放开那只姐姐并收藏宅厨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