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该死!混蛋!狗屎!fxxk!!!!”

    刺耳的尖叫和粗鄙的怒骂,伴随着噼里啪啦的砸东西的声音,在亨廷顿酒店的豪华套房中回响。

    本来就算邪笑也不减风度的金发少女彻底的爆发了,她纤弱的身躯站了起来,向无辜的家具物件伸出了毒手,棋盘被砸烂,棋子从篓中飞洒,沙发被踢倒,电视被砸穿,花瓶被摔碎……

    破坏!伴随着愤怒的破坏!

    她像是一头暴怒的狂狮,满头金发夸张的舞动,要不是豪华套房的隔音比较好,现在估计已经有人来找麻烦了!

    而在桌子两旁坐着的御姐和次郎两人,都低着头,战战兢兢,不敢说话。

    “为什么!”少女怒吼着,质问着,“为什么我们五分钟前才想好的计划,现在就满世界都知道了?为什么?”

    她一脚踩在次郎背后的沙发上,用力地抓住了次郎的头发,精致的脸凑到了次郎的耳边。

    但这本来暧昧的姿势现在却极为恐怖,因为金发少女崩坏阴森的颜艺,“告诉我,小次郎!你是不是不是叛徒!”

    “啊!”咬牙忍着从头顶传来的剧痛,次郎不自觉地顺着力道仰起了头,想要缓解一下痛苦。

    “不,不是我,我忠心耿耿,会长!”他咬牙切齿地用喉咙低吼道。

    “很好!”金发少女没再接着折磨次郎这个中年大叔,她一步步地踩着沙发和桌子,走到了御姐的面前,挑起了御姐的下巴,柔声说道,“看着我的眼睛,结衣,我能信任你吗?”

    “毋庸置疑,会长大人!”御姐依旧一脸正经,十分肯定地回答道,“我估计有人攻破了我们的封闭通信网络,截取了我们的命令信息,并且成功地完成了加密破解,这才是冢原绘云知道我们计划的原因,有人在帮她!”

    放下了手中宛如莲藕般的光滑下巴,金发少女就这样站在桌子上,面无表情,沉默了片刻之后,才说道“是的,没错,这估计是真正的答案!而就算我再怎么生气也改变不了一个事实,我们被人监听了。在这个情报战重于一切的现代,我们就像被扒光了皮的野猪,被看得精光……”

    “现在该怎么办,会长?”次郎有些急切地问道,“我们还要继续原计划吗?”

    “你是白痴吗?小次郎!”随手拽起桌上的残缺木质棋盘,金发少女就将那半块棋盘狠狠地砸在了中年男人的头上,怒吼道,“他们都知道了,整个教学楼的学生老师都知道了,我们还能伪装成校园枪击案吗?就算我们的人能够将所有的人都杀了,但那更会让我们成为众矢之的!”

    “死十几个学生,全美默哀一下,如果死几百个学生,你猜美国的特殊事件对策部门和其他超凡势力会不会发疯?啊?说啊!”暴躁地吼着,显然之前的平静只是短暂的假象,她还是很气。

    “更不用说,冢原绘云能够得知我们的计划,这说明那个攻破我们内部网络的势力在我们根本没有察觉的情况下联系到了她,你怎么保证我们的人在冲进去之后,会不会中别人的陷阱?会不会直接被人包抄绞杀?”金发少女恼怒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但,如果她身边的势力这么强的话,他们为什么不直接解决我们派过去的人呢?”次郎问道,“而且,冢原绘云的行为也很反常,她为什么要用广播呢?将我们的计划说出来是为了什么?这是不是一次空城计?”

    “嗯?”嘴角邪恶地勾起,金发少女眯起了眼睛,“怎么,你觉得你比我聪明吗,次郎?是的,空城计,很大可能,但也可能是她所具有的力量不足以完美地碾压我们的部队,所以打算用计减少损失,这样无论我们是退走还是硬上,都讨不到好!这是阳谋!不错,不错,有点意思!”

    “但那是不是也意味着冢原绘云想要保护那些无辜的学生呢?”御姐也想到了一点,“这看起来很像是正常的女大学生会想要做的事情!”

    “那可能是她的心理,但最重要的是,冢原宗近这头沉睡的猛虎已经苏醒,他会不顾一切,想要找到我们,干掉我们,以保护他的女儿和人书!”金发少女冷笑了一声,“而如果不能在他感到加州之前,得到他的女儿,我们再也没有东西能够威胁到他!这是最后的机会,也是唯一的机会!无论是谁帮助了她,无论是哪个势力,他们都低估了我们的决心!”

    “今日,冢原绘云必须死,无论如何!”

    话毕,金发少女冷哼道,“调集2组4组的人,我们也走,今天就算把那栋教学楼里的所有人都杀光,也要抓住冢原绘云或者杀掉她!美国人如果想要阻止我们,那就像上世纪那样,粉碎他们,让我们成为新的传说!”

    “是!”

    ————

    凌冽的风略过发梢,带起了寒意。

    但那不是屋外的秋风,而是急速奔跑产生的风,冢原绘云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要跳出来了那样,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让皮肤发热发烫!

    这感觉很好!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信任来历不明的变形金刚,有某些瞬间也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了幻觉或是在做梦,但她感觉到了他们的善意,也亲身体会到了这超凡的力量。

    隐身,治疗,巨力。

    她回想到她刚刚下楼时因为奔跑过快,而将拐角处的铁扶手径直捏扁拉断,她不觉得想要害她的人会给她这样的力量,而那个一楼的家伙到底是不是真正的死士,是不是想要杀害那些无辜的学生,当她见到枪的那一刻就会清楚!

    有一点兴奋呢!

    虽然依旧板着脸,抿着嘴,但她的速度慢了下来,显得小心翼翼,她就这样迈下了最后半层楼梯,悄无声息地踩在了一层的地面上。

    在这走廊之上靠着墙坐着一些学生,还有些人坐在凳子上,他们有的在玩手机,有的在聊天,还有些人在看着电脑……

    而一个满头黑发,相貌普通的男人,正裹着黑色的大衣,阴沉地靠着墙壁,他的身侧就是厕所,另一侧是教室,他闭着眼睛低着头,虽然衣着古怪,却并不引人注目。

    “就是他,靠墙的黑大衣,绘云,你要做的是偷袭,一击毙命,因为星斜会的人具有超凡力量,从目前的情报来看,他们已经拥有了远超常人的力量,速度,抗打击性,柔韧性,还有忍者系列的超凡技巧。”

    耳中传来卧龙冷静而细腻的声音,“不要着急,绘云,把握机会,注意安全!”

    “嗯~”含糊得像轻风一般的应和。

    绘云将蛇符咒塞进了嘴里,马符咒放在了左胸罩里,牛符咒则放在右胸罩里,作为it的高材生,她非常聪明地把握住了这场战斗的关键,也就是她的力量基础。

    “咚咚咚~”

    心脏的声音对她来说好像重鼓,紧张而恐惧。

    你可以做到的!

    一边在心中说着,她一边一步步地靠近了那个靠在墙边的男人,握紧了拳头。

    一步,两步,三步……

    越来越近,她也屏住了呼吸。

    下定了决心,也再难憋气,对着那个男人的脑袋,绘云狠狠地挥动了拳头!

    。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叮当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行者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行者自知并收藏我真不是叮当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