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因为这张照片实在太过于古老,所以就算爱酱能力超群,在互联网世界里统治一切,对别人的电脑为所欲为,但所能得到的更进一步的细节和情报却也没有多少。

    第一个找到的自然是照片的主人,一个住在加州的千万富翁,经过交叉比对之后,确认了这个家伙是照片中的那个一家三口里的小男孩。

    紧接着被找到的是照片拍摄的地点,虽然很多商店变了,一些建筑也经过了重新装修,但针对不变的地形,甚至是地砖进行比对和演算,爱酱还是确认,这地方是在旧金山的渔人码头附近。

    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线索了,对血滴来源的追查一时陷入了僵局。

    又想了一会儿,倒是有了些新的头绪,陈东喃喃道:“对了,那副画!那副画上的红色颜料消失了,这跟之前那约翰说的话对上了,没错,它就是那个约翰口中的画,这滴血本来作为颜料画在了那副画上,而约翰的血正好抹在了那柱枫树之上,于是便出现了滴血认主?”

    新的疑问又随之浮现:“但如果是这样,那这个血滴又是如何确保其不会氧化,也不会变色的?也不对,这玩意一点血腥味也没有,它可能根本不是血,只是拥有血的颜色的某种其他的东西,哎呀,好烦啊!”

    挠了挠头,陈东陷入了烦躁,最终,他还是叹息了一声,再次跟爱酱招呼道:“算了,今天就这样吧!明天提醒我再顺着画查,今天的话,我要先回去睡觉了,可太心累了,今天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

    “好的主人!晚安主人!”爱酱挥了挥手,笑着道别。

    “对了,看好那个方块,有任何变化就叫我!”最后叮嘱完,陈东才一个瞬移,回到了宿舍附近的偏僻地方,准备今晚好好睡一觉。

    但在寒风里才走了两步,他又突然发现自己忘了什么。

    忘了什么呢?

    好吧,他忘了被他固定在纽约的别墅里的欧若拉,他的能力应该会在24小时内失效,而他如果不是提前回来了的话,欧若拉是必定会被禁锢24小时的。

    “嘶……”倒吸一口凉气,陈东有点惴惴不安,喃喃自语道:“之前是权宜之计,欧若拉应该能理解吧!她应该不会怪我吧!”

    这么想着,陈东又瞬移到了纽约,而他的身影刚刚出现,迎接他的就是愤怒地呐喊:

    “陈——东——!!!!!!”

    不用六个感叹号不足以形容欧若拉的情绪。

    ————

    冢原宗近叼着烟,吸了一口,他面无表情地望着身前的四具残尸,感受着吹拂着落叶的微风,风中有一丝熟悉的血腥味。

    “呼——”

    吐出的烟气在空中飘散,很快便回到了自然之中。

    他并不像想象中那般平静,不然,也不会将戒了十几年的烟重新又拿出来抽,但冢原宗近并不是在担心已经死去的四个人,而是在担心他的女儿,远在斯坦福上学的女儿。

    纵使星斜会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弱鸡,未必有胆量在美国最有名的院校里,对他的女儿直接下手,但就像那个死眯眼仔威胁的那样,星斜会已经盯上了他的女儿,而他们也绝对会为了人书而不择手段。

    那为什么冢原宗近不直接将人书的下落高速这些星斜会的人呢?难道所谓的正义比起女儿的性命还要重要吗?难道他冢原宗近就是这样能够为大义而灭亲的人吗?

    不!当然不!

    但是,有些事情由不得他!

    当年,在成功地覆灭星斜会,重新夺回人书和爱人之后,他便用只存在于概念之中,能够斩断概念的刀【】将人书斩断,分成了【墨】和【玉】,人书之墨被他藏在了画里,匿名捐给了博物馆,想来,在博物馆的安保之下,也不会有人意外将其再次激活,而人书之玉则被他的妻子保存在了自己体内,后来又在死前放在了他们刚刚出生的孩子身体里。

    也就是说,他的女儿现在就是人书本身,他如果说出人书的下落,并不能救他的女儿一命,反而可能将他的女儿害死!

    “桃月啊,你难道早就料到了这一幕吗?”感叹着,冢原宗近怀念着早早逝去的妻子,“确实,自古以来,情与义就是条荆棘之道,顾全之人太少了,若我失去了女儿,那我就有愧于家庭,而若我出卖了人书,则负了大义,只有现在,我才无论如何都得走上这条两全之路,纵使这条路再怎么艰难!我也要杀全救一!”

    最后几个字,老人已然咬牙切齿,横眉立目,如狼似虎,满溢而出的杀气几乎要将周边冻僵,而他的决心也像年轻时那样,坚不可摧。

    没错,只要将星斜会的人都杀光,就再也不会有人威胁到绘云和人书了!

    而在这之前,他需要打个电话。

    将烟头随手丢在血泊里,冢原宗近快步回到了卧房,翻出了那天得到的黑色翻盖手机,没有犹豫,冷静地打通了里面唯一的号码。

    “喂?这里是猎人会。”电话很快就被接通,另一边传来了一个清脆的女声,听起来很年轻。

    “你好,我是冢原宗近。”声音像往日一般低沉镇静,但说得话却无比急切,“我需要帮助,十万火急!”

    “诶!?”另一边的女声显然没有太反应过来。

    “人命关天,非常紧急。”以为对面的人没有听明白,冢原宗近重复道。

    “真的吗?发生了什么?你别急,嗯,你现在在哪里?”话筒另一边的女声顿时急促了起来,一连串的发问,听起来比冢原宗近还要着急的样子。

    这电话到底靠不靠谱?

    冢原宗近虽然心中产生了这样的怀疑,但寻求猎人会的帮助无疑是最有效率的策略,因为他不会瞬移也不会飞,不可能立马抵达女儿的身边:“我需要你们帮忙保护我的女儿,事关重大,你们有在斯坦福大学附近的人吗?”

    “这个,我不知道啊!等我问问!”另一边传来了那个女声向别人大声问话的声音,当然,非常焦急,也非常低效率。

    “等等,你是不是新来的!”冢原宗近赶紧打断了对面的人继续问下去,“如果是的话,麻烦你现在把电话快点给你们分部长级别的人,最好是副会长,这件事非常重要,所以你可能解决不了!”

    “我确实是新来的,但是……不是我不想给他们,但他们现在去处理一个非常严重的邪教事件了,这里的大部分人都出动了,只有我和一些成员还在,而对于是否有人在斯坦福大学附近,我们都不清楚。”

    怎么偏偏这个时候?

    冢原宗近也有些懊恼了,他紧皱着眉头,却也没有迁怒对面的人,毕竟这完全是巧合,但如果猎人会靠不住的话,他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

    感觉到对面沉默了一会,电话里的女声也急了,说道:“等等,我好像有办法了!”

    “什么办法?”冢原宗近催促道。

    “我认识一个有空间能力的朋友,我会去拜托他,看看他能不能帮助你的女儿!”

    “这样吗?那真是太好了,”冢原宗近觉得这可能是意外之喜,连忙说道,“我的女儿叫冢原绘云,我一会把照片发给你们,一切就拜托你们了,就算是带着她逃跑也好,只要撑一段时间就行了,千万不能让星斜会的人抓到她!这很重要!我会全力赶去的!”

    “嗯,我知道了,我现在就打电话!”

    “对了,还有,千万要让你朋友小心星斜会的人,他们的忍者能力都很阴险。”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叮当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行者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行者自知并收藏我真不是叮当猫最新章节